<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極品戰士之盜墓達人 > 第七百五十三章 無解之題

第七百五十三章 無解之題

    “這要問黃跑跑,都是他干的好事!要不是這匹害群之馬搗亂,農民又怎么會遭殃?”朱瘋子答道。

    “這就奇了怪了,我不是授予了農民‘尚方寶劍’可以先斬后奏的嗎?農民怎么還會遭了殃?”我反問道。

    “農民受不住黃跑跑的激將法,撂了挑子,結果被黃跑跑上了位,‘尚方寶劍’也到了黃跑跑手中,挨斬的也換成農民了呢!”朱瘋子說著說著便笑了起來。

    “別嘻嘻哈哈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拉長了臉道。

    “還是讓我來說吧。”姜如蘭走了過來,詳詳細細地還原了事情的經過。

    “這也太狗血了,手執‘尚方寶劍’的農民竟然會被黃跑跑斬首,這種事也只會發生在他們這樣的奇葩身上!”色農嘆息道。

    “阿蘭,你是說農民被嚇得生物場都離開了他的身體,但農民卻有一息尚存?”我看著姜如蘭問道。

    姜如蘭點了點頭道:“是的。但是現在不知道農民的生物場跑到哪里去了,如果不能找到農民的生物場,農民很有可能會變成一具植物人!”

    “我知道農民的生物場在哪里。”我答道。

    “真的?可司你在哪里見到農民的生物場了?”姜如蘭還沒有說話,農民的女朋友劉蓮青卻激動得跳了起來,并抓住我的手臂使勁搖晃。

    我轉頭看著老神道:“老神你的‘捉鬼神器’呢?現在該派上用場了!”

    老神卻搖了搖頭道:“那東西在咱們被弄到這個世界之后也失去作用了……”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黃跑跑!要不是黃跑跑這個混蛋不聽可司指揮、擅自進入門戶,咱們怎么會弄得象穿越到了幾百年之后而失去了我們身上的一切東西?這次他又擅奪農民的權,還真的要將農民斬首,雖然沒有斬成,卻嚇得農民失去了生物場,這個畜生簡直罄竹難書!”高偉珍突然揚聲痛罵道。

    “當初進入門戶的是你們四個吧?怎么反怪起我來了?”黃跑跑反駁道。

    “人渣,你還有理了?”高偉珍的罵聲更高。

    “高姐,我替你將這個畜生斬了算了!”大頭也舉起天刺戰刀,將刀刃直指向黃跑跑那令人生厭的脖子!

    依我的脾氣,我也想將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給斬了,但我最終強壓下了怒火,從大頭手中拿過了天刺戰刀,平靜地對眾人說道:“現在就算斬了這個混蛋也是于事無補,咱們還是想辦法怎樣找回農民的生物場吧!”

    “可司,我有一個辦法,”姜如蘭的眸子亮晶晶地看著我,“你剛才不是說你們在城堡里看到了農民的生物場嗎?咱們不如到那里去,只要不讓農民的生物場離農民的身體太遠,那么他遲早會回到農民的身體里的!”

    “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就是為農民‘喊魂’,把他的魂喊回來!”老神也幽幽道。

    “喊你個大頭鬼!”我駁斥了老神的意見,然后和顏悅色地對姜如蘭道,“好,就按阿蘭說的辦!”

    老神嘀咕道:“是不是因為阿蘭是美女,你才采納她的意見,而對象我這樣的須眉的意見置之不理?”

    “老神啊,我采納阿蘭的意見僅僅因為人家是美女嗎?你也不想想你那是一套怎樣的封建迷信言論?你當我是黃跑跑啊?”

    “哈哈……”眾人都哄堂大笑。

    一個小時以后,我們又回到了城堡里,來到了那扇打開的大門前。只見那人形雕像仍半開半掩著,門后黑黝黝的空間仿佛怪獸張著的巨嘴,讓人望而生畏。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射到了那人形雕像上。朱瘋子問道:“這就是農民的生物場附體的那座雕像?”

    “是的。”我點了點頭。

    “那他現在還在不在這里?”大頭插話道。

    “不知道。”我搖了搖頭。

    “他不在這里了。”姜如蘭忽然開口道。

    “你怎么知道他不在這里了?”所有的人都奇怪地看著姜如蘭。

    “我修煉了一個特殊的意念洞察力叫特定生物場探查術,之前我就對農民的生物場信息進行了覆寫,就相當于在他的生物場上做了一個印跡。他只要沒超出我的探查范圍,我就能探查到他!剛才在城堡外面我之所以探查不到他,是因為超出了我的探查范圍。”姜如蘭詳細地解釋了一番。

    “所以現在你又能探查到了?他已經在你的探查范圍之內?”我問道。

    “是的。”姜如蘭答道。

    “姐,你真棒!你干脆嫁給我哥算啦!”楊柳眉開眼笑。

    姜如蘭一下羞紅了臉,氣氛一下子變得很尷尬。

    我的臉也緋紅緋紅,好半天才緩過勁來,用手指頭輕輕戳了戳楊柳的小腦袋:“楊柳啊,有些話是不能亂說的!你要陷我于不義么?”

    楊柳瞪圓了大眼睛道:“為什么不可以?萬一咱們真困在這個世界回不去了,阿蘭姐她總要嫁人的吧?”

    “好了,別胡說了!大家都休息一下,一會兒還有行動呢!”我揮手解散了眾人,算是把這個尷尬的局面暫時緩解一下。

    于是眾人都到附近尋找地方休息去了。我安排了朱瘋子放哨,監視大門內的方向,我也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打算小憩一會,同時把丹田里的真氣也整理整理——有晶核這個可以反復使用的“充電寶”,我的真氣可以說是相當充足,儲量最少也是其他人的十倍。

    當然,可能還是不如黃跑跑那變態的藍彘體,但他那藍彘體內的骯臟氣息究竟又能派上多大用場呢?

    “可司。”我正在心潮澎湃,忽然身旁挨上了一個散發著幽香的軀體,我轉頭一看,原來是姜如蘭。

    “阿蘭,有事嗎?”我問道。

    “……楊柳說的那件事,你怎么看?”姜如蘭吞吐了一陣,忽然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道。

    “阿蘭,我……我知道你很優秀,可是我卻不可以想那件事,因為,我不能……我不能對不住朋友……”我臉皮緋紅,舌頭打結,幾乎成了個結巴。我也不知道姜如蘭為什么會這樣問我?這真的讓我很難回答。我也不知道究竟該怎樣回答?也許這就是道無解的題,根本就沒有答案……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