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科幻小说 > 虫屋 > 第365章 蜜桃酸奶

第365章 蜜桃酸奶

    顾瑶伸出手,接住了几丝雨。

    她看到了她手腕上不知何时缠上的一圈透明丝线。

    “有一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家里,灯都关着,饭桌上的盘子饭碗都没收,”顾瑶收回了手,“我在家里找了一圈,在阳台上找到了他,他坐在地上,坐在那里哭,那时候我已经死了三年了。”

    “我刚才外卖叫了个奶茶。”姜游说。

    “奶茶?”

    “蜜桃酸奶,很好喝,我叫了两杯,你可以一边喝一边慢慢的说。”

    “你这个人,”接着她笑了出来,“你还真是……”

    “周末嘛,又是下雨天,”姜游把腿向前伸了些,“适合喝点甜的,草莓和桃?#28216;?#30340;饮料都不错,上个月的时候出了许多樱花味的汽水奶茶还有薯片。”

    “好?#26376;穡俊?#39038;瑶忍不住问。

    “樱桃味啊,我不是太欣赏的来。”

    聊了几句后,姜游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外卖送到了。他走出院子,拿了外卖回来,他拿出一杯递给了顾瑶后再次在台阶上坐下。

    顾瑶双手捧着奶茶杯子,她看着雨滴从屋檐上落下,落到地上,沁入泥土之?#23567;?br />
    “他在阳台上种了很多东西,除了各种花以外,还有薄荷,铃铛辣椒,这些可以做菜的。”

    “挺会生活的。”姜游评价。

    “他的手很巧,还会做那种手工的小房子,会发光的,他做好了放在阳台上,和花花草草放在一起,”顾瑶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那天阳台上晾着几件衣服,角落里堆着空的花盆,小房子也没有了。”

    顾瑶吸了下鼻子,她把吸管插进奶茶杯中,吸了一小口,酸甜冰凉。

    她说:“他在自责。”

    “没有及时让你去检查吗?”

    “不只是这个,”顾瑶摇了摇头,“要不是?#19968;?#19978;了小慧,可能我们早就离婚了。”

    “为啥啊?”

    “我和文松是一个大学的,不同专业,毕业后他去了司法局,我进了一家公司做商务,双方父母觉得我们谈了两年了,工作也都稳定了,就催着我们结婚,我们就结婚了,”顾瑶咬了下嘴唇,“我,性格比较强,他妈妈性格也很强势,我这个工作出差比较多,最忙的那一阵子,我有一个月都在出差,每天醒来的时候,都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

    “要劳逸结合啊。”

    “那时候身边的人,都是一种想法,要趁着年轻拼一拼,大?#19968;?#30456;打气鼓劲,然后鄙视那些只求安稳,不努力不付出不拼搏的人。”

    “你老公那样的?”姜游问。

    “对的,我有家庭,所以?#25512;?#20182;人比,和单身肯定不一样,我觉得他阻碍了我……”

    “就想离婚?”

    “对,加上?#25512;?#23110;的矛盾,”顾瑶叹了口气,“那时候,财产怎么分割都谈好了,结果发现?#21507;?#20102;,我,我原本想去打掉的,月份不是很大,他也同意了,可是那天,说好要去的那天我突然哭的不行,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然后离婚的事就不了了之了,我们谁都没有再提。”

    “舍不得吧。”

    “小慧出生后,休完产假我?#36879;?#22905;断了奶,回去上班。我已经落后了很久了。”

    “更加努力拼搏了?”

    “对的,然后身体也出了一点问题,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生产过,所以精力和体力跟不上,没有往别的地方去想,小慧一岁的时候,体检的时候,医生让我一定要去门诊复查,我也没有太在意,拖了一段时间,结果,复查的时候已经转移了。”

    “然后呢?”

    “我那时候还觉得老天太不公平了,我这么努力,为什么要让我得这样的病。”

    “上班上傻了。”

    “?#21069;。?#39038;瑶苦笑了一下,“?#19968;?#35273;得自己又聪明,又漂亮,又上进……”

    “就看自己老公越来越不顺眼了?”

    “?#21069; !?#39038;瑶承认了。

    “我多嘴一句啊,”姜游晃了晃奶茶的杯子,“我觉得你老公人不错,带着个小姑娘挺不容易的,所以最开始这笔生意我是不想做的。”

    “是吗?”

    “?#35828;?#21521;前看嘛,四年了,他可能想再婚了,或者找个红颜知己之类的,你突然的出现在他面前,他也许就又停滞不前了。”

    “我知道,所以我必须见他?#24187;媯?#39038;瑶喝了一大口的奶茶,她的眼神很坚定,“最开始我想去找那个小女孩,我在医院里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姜末,我能看到他,那时候我已经知道了一些做鬼的常识,他那时候三魂六魄不全。”

    “然后呢?”

    “冬至的时候,文松去了我坟前,给我烧了点纸,我跟着过去,那天我邻居下葬,我又看到了他,他的魂魄已经被补全了。”

    “手艺活。”

    “我就问了他们,我知道了你,但是紧接着我又失去了意识,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便是今年清明。”

    “也是巧了,?#19968;?#20197;为他们已经投胎去了呢。”

    “已经去了。”

    “那挺好的。”

    “我听到了那个给他们下葬的男人说的话,他哭了很久,说对不起他们,这么久才筹到了买墓地的钱,让姐姐姐夫可以入土为安。”

    “还想吃点什么吗?”姜游问。

    “?#19968;?#30528;的时候,最后一次清醒的时候,我在重症病房里,手脚上绑着带子,嘴里插着管子,带着呼吸找,我想说话,但是没有办法,说不出来,我,我那时候知道我就要死了,我想要说话,但是我说不出来……”

    顾瑶深吸了一口气,她努力的压下了情绪,“文松读书的时候,在大学里,他很受欢迎,他心?#24049;?#24039;,很细,他会把生活里有意思的事?#27809;?#35760;录下来,他还是学校骑行队的,他一直说他有三个目标,骑行去西藏,去青海,去祁连山大草原。”

    “我年轻的时候也很有冒险精神。”

    “婚后,他夹在我和他父母之间,甚至我和我父母之间,我爸妈他们也一直说我,一个女孩子,工作过得去就好了,我觉得他们是不理解我,一直都是文松在里面捣糨糊,让矛盾不要升级,为了让大家可以太太平平的过日子,家里的事也一直都是他在做,这样我才能够去?#27425;?#25152;谓的事业,哪有什么事业,我以为我认识了很多伙伴,去了一些场合结识了一些牛人,就觉得自己似乎也成为了很厉害的人。”

    “也是有用的。”

    “可是,我没有那么?#19981;?#24037;作,没有我以为的那么?#19981;丁!?br />
    “企业管理也是个学问嘛,那些,特别牛逼的企业,为了让员工好好干活,高价请了多少心理学家?#27515;?#23398;家社会学家,就为了找到让员工?#27597;?#24773;愿卖命的?#26898;ǎ?#20844;司文化啊,团队凝聚力啊,自我提升啊,这套体系是无数年薪百万千万的精英搞出来的,你不用自责的,对手太?#30475;?#20102;。”

    “可是我是在逃避,逃避婆媳关系,逃避家庭责任,全部都扔给他去承担,还要鄙视他不上进,结果,他还觉得都是他的责任,觉得是他不好,没有逼我去检查,没有更关心一点我,没有变得很厉害,让我可以不需要那么去拼,我死后,他爸妈,他?#24656;?#37117;会去看,他?#24039;?#20307;不好,他还要照顾小慧,可是他想做的事呢,就算不是骑行,就算我命中注定会早死,我原本?#37096;?#20197;和他每年抽出点时间,去他想去的地方看看,或者就两个人窝在家里,一起看看肥皂剧也好。”

    顾瑶仰起头。

    她看着屋檐上的滴水,眼眶中的水流了下来。

    “我才明白那时候我为什么会哭,因为我舍不得。”

    春雷响起。

    雨声大了起来。

    姜游把白色的明信片递到了她面前,“给你。”

    顾瑶拿起明信片,她问:“这是什么?”

    “明信片。”

    顾瑶看到她的手指开始融化,蛛丝断开,她的灵魂慢慢地融进了明信片?#23567;?br />
    “他是能把日子过好的人,你不用太担心的。”姜游说。

    “我知道。”

    明信片飘落到地面上。

    上面是一个笑容灿烂的小女孩。

    姜游捡起了明信片,塞进了口袋?#23567;?br />
    他听到了门开的声音。

    他转过身,方文松有些茫然地站在门后,看到姜游后,他说:“我睡着了,不好意思,刚才打雷了?#21069;桑?#25105;听到雷声才醒过来。”

    “?#21069;。?#25171;雷了,”姜游问:“你梦到什么了吗?”

    “我,我梦到梦到我老婆了,她,她……”

    “她和你说什么了?”

    方文松的表情有些怔忡,他说:“她和我说?#24653;弧?nbsp;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快乐11选5奖金 嘻嘻双色球17o96期分析 广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组三群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 江苏快三五分彩 四一来透码 福彩3d内部五注直选号 广东彩票app 双色球选号投注技巧 福建31选718297 qq三张牌游戏币哪里买 香港六合彩博彩网 吉林时时彩计划软件 安徽快3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