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722章:打秋风

    在石经理的带领下,李宪用了一天的时间将纸业基地现在的情况完全摸透。ミ菠※萝※小ミ说

    对基地投入使用事宜做了一番安排之后,次日他便到了黄岛开发区的招商办办公室。?#19994;?#20102;之前负责新北纸业基地招商工作的负责人,招商办的那个钟主任。

    见到李宪,钟副主任明显有点意外;此前这块地皮是以恒源公司这个港资企业的名义搞下来的,?#36234;?#24037;作一直都是严时琳在经手。

    不过在拿下了地皮之后,就变成了新北集团和恒源公司的人联合着手,严时琳回了港城。

    现在开业,其实黄岛招商办这头邀请的也是严时琳。

    一看换了人,他有些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

    “李董事长,我冒昧的问一句,严小姐这一次不来了么?”

    办公室中,钟主?#25105;?#36941;给李宪倒茶水,一遍狐疑的问到。

    现在上面对开发区用地政策已经渐渐收紧,特别是一些企业利用港资货外资企业倒腾地皮的现象,更是重点打击。

    见原本的“华侨”一下子变成了个内地人,钟主?#25105;?#26102;半会儿的有点儿接受不了。

    抱着三分试探,套起了李宪的话。

    “哦、”李宪双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茶水,道了声谢,笑道:“严小姐本来是想来的,不过最近她在东北有一些事情,实在是脱不开身,再加上恒源实业公司已经被我们新北集团收购全部股份,所以严小姐这次特地让我过来出席这个剪?#23460;?#24335;。”

    李宪说确实是事实,只不过这里边儿是有个时间差的。实际上在拿下这块地皮之前,恒源公司就已经是新北的一个壳公司了。

    不过现在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一些东西已经不需要再掩饰。

    严时琳现在正在林区那头,负责林场那头的新业务,也就是将木结构别墅用材出口港城和西方国家的事儿呢。之前在港城,她的身份已经暴露,短时间内肯定是不好再现身的。

    “这样啊、”钟主任点了点头,大马金刀的坐到了沙发上,“?#21069;?#29031;您这么说,恒源公司现在就是你们新北集团了?”

    “可以这?#34850;?#35299;。”李宪笑着点了点头。

    钟主任砸了咂嘴,心里边儿一片通透。

    可是明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跟自?#21644;?#20799;了一道?#20992;?#38472;仓,低价拿了那么大一块地皮,却也不好发作。

    为啥?

    整个纸业基地现在累计已经投入将近三个亿,具体的报告早已经送到了开发区办公室和市政府那头。这个基地要是落成投入使用,至少可以在本地创造一千个工作岗位,带动多个黄岛区周边产业。

    招商就是这么回事儿,政策什么的不值钱,把投资拉进来,带动地方发展才是硬道理。

    在这个面前,什么时候该明白,什么时候?#31859;?#20667;充愣,负责的官员心里边儿都有个数。

    在简短的询问之后,钟主任暗暗决定把这事儿跟市里报备一下,把自己责任摆脱了,便不去计较这个问题。

    转而说起了剪彩的事情。

    按照区里边的安排,作为本年?#26085;?#21830;引?#20351;?#20316;最大的一个成果,新北纸业基地这个项目肯定是要着重宣传一波的。作为一个有象征意义的工程,具体落实到实处,剪裁当天卿岛市的大领导以及区领导都会到场。宣传部和电视台那头也早就已经安排妥当,声势搞的很大。

    对于这些个安排,李宪无所谓。

    和政府办事儿就是这样,上头想要政绩,配合就好。

    况且新北纸业基地本就是集团要重点宣传的一个战略性项目,地方上声势搞的越大越好,搞到人民日报上去才好呢,李宪巴不得。

    一番安排之后,二人就剪彩当天的事情便就商定了下来。

    “钟主任,那就这样?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虽然有意长话短说,尽量的节省时间,可是一番安排下来,李宪还是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个多小时。这边儿现在一大堆的事,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走?#38382;?#19978;面。

    要不是为了表示对当地政府的重视,事实上他都不想亲自来的。随便打发个人过来就成了。

    “李董请留步、”正当他想告辞离去的时候,钟主任却伸出手,将他拉回了座位。

    看着对方?#25512;?#20043;?#26032;?#26174;尴尬的笑容,李宪眉头一皱,“钟主任,还有事儿?”

    “啊、”钟主?#25991;?#20102;挠耳朵,沉吟了片刻,道:“之前关于基地的问题啊,一直是我跟严小姐沟通的,有些情况呢,你可能不太了解。或者严小姐那?#20961;?#19968;定跟你说,您现在接手了,有个事儿啊,在剪彩开业之前,我得跟你再强调一遍。”

    “您说。”

    “这个捏”钟主任有些迟疑,抿了口剩了个底儿的茶水润了润嗓子,才尴尬道:“这个基地啊,哪哪儿都好。不论是地点啊,还是这个政策啊,你都已经看见了。就是有个困难这个这个”

    钟主任说的情况,其实是不存在的。

    当初她以恒源公司总经理的名义跟开发区谈这块地皮的时候,李宪就在黄岛幕后指挥,具体到当初合同上的每一条每一款,都是他指示严时琳去谈,然后才敲定下来。

    看着对方吭吭吃吃的样子,李宪的眉头皱的愈发深了下去,明知道对方在说谎,却并没有打断,只是用目光催促了一番,表达了自己耐性有限。

    在他的目光催促下,钟主任心一横:“就是这个公路运输啊,可能有一些不那?#27492;?#30021;。?#32440;錐文兀?#26377;一些地方,存在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各种手段吧,在开发区附近的主要干道上兴风作浪”

    听着钟主?#25105;?#24868;填庸的说着自己已经察觉到了的“车匪路霸”现象,李宪冷冷一笑。

    妈的果然有问题。

    企业落在这儿了,才?#35328;?#36755;环节这个关键的困难说出来,这也就是招商部门。这要是放在市场部门,那可就是隐藏关键信息,欺骗消费者啦!

    “当初我们就想着郑重的说明一下这个问题的,可是当初严小姐?#30340;?#20204;的主要运输方式是水路海运,所以这事儿啊,我们?#36879;?#24536;了。”

    钟主任的辩解还在继续,李宪却已经无?#33041;?#21548;。

    对方说的问题,就是自己现在正在着手解决的问题。

    他摆了摆手,将钟主任打断,冷笑道:“钟主任,这些事情你就不用讲了。水路运输肯定是我们的主要物流方式,可是我们新北西部市场,以及部分从东北那边过来的生产原料,还是要仪仗公路的。现在我们基地都已经落成了,你们才说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不厚道吧?”

    李宪说的不?#25512;?br />
    “李董,这事儿我们正在积极的着令地方去解决。现在整个山东省都在搞建设,为你们这些招商引资来的企业打造一个良好的经商环境,你们企业要对我们政府有信心嘛。”钟主任呵呵一笑,?#35805;?#26446;宪的质问当回事儿。

    他跟李宪之前的想法差不多——生?#23383;?#25104;熟饭了。

    几个亿投在这,就算有一些小问题能咋地?

    那么大个基地,还能长腿跑啊?

    不存在的。

    “您可别说这个!这信心我可还真就没有!”李宪哼哼一声,直接撂下了脸:“钟主任,我来的的时候是自己开车来的。自打进了省内,遇上了?#35762;?#36335;霸,命差点儿没交代道公路上!你要是不说,我还以为车匪路霸的事儿在咱们山东就是个例,可是你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很严重!你说已经着令地方上处理了,可是这就是你们的处理结果?”

    李宪可不是假生气。

    可是在生气之外,也有心思。

    这事儿他已经?#19994;?#20102;大致的解决办法,可是既然现在自己抓住了把柄,这么好的机会,不发作一下要要条件,能对得起自己嘛?

    不能?#35805;。?br />
    “李董、还是那句话,你要对我们有信心嘛!”钟主任笑呵?#21069;?#25242;道。

    “钟主任,这可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李宪翘起了二郎腿,“还有三天的时间就要剪彩,按照我们新北的计划,是要在一个礼拜之内进行调试性生产的!这公路运输的问题不能解决,我们怎么搞生产?#24656;?#20027;任,我不瞒你说,这个月朱总?#30828;?#40857;江省,在孙卫民老书记的安排下着重的考察了我们新北集团,对我们新北集团的发展相当满意,不仅口头上多次提起。还对我们集团的发展做出了要求。我三个多亿投在这里,就是为了把我们新北的经营?#27573;?#21644;产能扩大到全国?#27573;В?#35201;是因为这个事儿耽误了,这个责任,你们黄岛负?”

    “哎呦!还有这事儿?”钟主任本打算的是,能糊弄就糊弄过去,要是李宪因为运输环境发作,就拿此前利用外资政策圈地的事儿压一波,把这事儿平下去的。

    可是李宪把那位给抬了出来,可就由不得他使套路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那位去东北之前,可是也?#30828;?#20102;山东省,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那位?#38405;?#21069;民营企业的发展格外重视。所以李宪说新北集团受那位的重视时,钟主任当即就信了三成。

    三成,就够了。

    在这样的事儿面前,哪怕是一个风声,地方上也不敢疏忽怠慢。

    现在下海经商的人多了,鱼龙混杂,天知道这新北什?#34850;?#22836;,里边儿有谁的股份,?#38047;?#20160;么背景?

    生生将原本肚子里准?#36127;?#30340;话咽了回去,钟主任马上惶恐道:“李董,这话就言重了。你看我这不也就是给你打个预防针么!有什么事儿,我们可以好好商量商量嘛!”

    见对方软了,李宪心中暗笑,可是嘴上?#27492;?#27627;没退让,抱起肩膀冷冷道:“钟主任,不是我否定你们的能力。车匪路霸这个问题,要是你们能解决,估摸着就不会拿到现在特地跟我说了。”

    “这个?#21271;?#26446;宪戳破,钟主任好不尴尬。

    见对方?#27807;?#27809;了言语,李宪觉得火候差不多了。

    想了想,便挥手道:“算了,这事儿我跟你说也说不着。钟主任,运输环境的事情,我们集团的物流部门自己解决。”

    “真的?”听他这么说,钟主任立刻面露喜色。

    卧槽!

    遇到菩萨了啊这是!

    ?#23433;?#36807;。?#34987;?#27809;等他高兴,李宪这头就一个转折,直接提出了条件:?#23433;?#36807;我们物流这边,现在遇到了一些困难。可能需要一些地方上的支?#37073;?#20320;也知道,我们新北集团之前完全是看着黄岛这边的诚意才过来的,在这边没什么根基”

    看着他丝毫不加掩饰的打着秋风,钟主任心中暗骂滑头,可是没办法,却不得不赔了笑脸,把胸脯子拍的当当响:“没说的!你们需要沟通哪个部门,我们区办完全可以给你牵线嘛!这一点请李董放心!李董以后有什么需求,尽管打电话过来跟我说嘛!”

    李宪呵呵一笑,伸出了两根手指头,“也别以后,?#20667;?#24456;,现在我就有求着您的地方。省里民政,还有咱们军区的后勤方面,还得麻烦钟主任给安排引荐一下。”

    听到李宪说的这两个部门,钟主任懵了。

    民政?

    军区后勤?

    “李董,你这是要干嘛?可别是想让我违反原则吧?”

    看着钟主?#25105;?#33080;忐忑的样子,李宪笑的格外憨厚,?#38712;?#20040;可能呢。这事儿要是办下来,你钟主任不仅不违背原则,没准儿啊,民政和后勤那头,还得给写感谢信,请你吃饭呢!”

    山东这边儿李宪人生地不熟,要是靠他自己找关系联系,没准儿个把个月能见到管事儿的就不错了。可是在钟主任的安排下,当晚李宪就接到了电话,说是让他明天直接去济南,那边儿已经约好了,下午有时间会面。

    都说朝中有人好办事儿,李宪这回倒是觉得这?#23433;?#20551;。

    次日一大早,李宪?#25512;?#26469;直接?#20960;?#21040;了济南。

    下午三点多钟,省办那边都快下班了,李宪终于风尘?#25512;?#30340;赶到。

    接待他的,是民政部?#31383;?#21150;主任苏长军。

    对于这个黄岛区招商办亲自打电话来约自己的企业家,苏长军本来是有抵触的。可是黄岛那头一再打电话过来,这个面子肯定要给。

    本想着见了面,对方要是提什么难办的事儿,自己直接拖过去,给黄岛那边一个面子就算逑了。

    “苏主任,请问咱们省内现在没有安置的复原军人,大?#21152;?#22810;少人?这里边儿会开车的,从运输口下来的,?#38047;?#22810;少人?我们集团现在正在筹备扩大物流部分,用人需求很大,不知道您能不能给安排一下?”

    可是当见了面,双方客套了一番入座之后,对面那个年轻的不像话的企业家说出第一句话,苏长军就不淡定了!

    bq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