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玄幻小说 > 煞气逼人 > 三百七十九章 杀人

三百七十九章 杀人

    面对张初九的质疑,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姿态都未改变,可整个身体却像是水幕中的幻影一般泛起浅浅的波澜,由菱笕虹转变成了乔?#37117;?#30340;样子。

    之后望着张初九讥愤又无奈的样子,乔?#37117;?#27874;澜不惊的道:“看来你没有骗我啊,张下士。

    你的头脑果然比力量还要出色。

    这倒是个让人意外的惊喜,接下来我要让你执行的任务用脑子…”

    “大人,您?#24187;?#30333;我的意思吗”张初九沉声打断了乔?#37117;?#30340;自说自话,“我绝不会接受您私下的命令。”

    被张初九几次毫不客气的拒绝,出身尊贵心高气傲的乔?#37117;Я成?#32456;于阴沉了下来,“张下士,在我的家乡有一句哲言。

    假如有不可抗拒的力量‘强奸’你的意愿,那么你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痛苦的接受,要么改变自己的意志享受这种经验。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拒绝就能拒绝的。”

    张初九闻言心念转动,背后玄关虚?#24352;?#26354;,凝现出数十件‘海胆炮塔’,操控着进入激发状态,“大人,也许对于我来?#30340;?#30340;确是不可抗拒的力量,但在我的家乡也有句谚语叫做,‘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

    而现在咱们是共享‘天时’,我独占地利与人和,一旦您无法一击?#35828;?#24708;无声息的制服我,闹腾起来,会?#27973;?#22836;?#31383;傘?br />
    还不如大家就这?#31383;?#25163;,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我呢回卧?#20811;?#35273;,您呢出去找别人完成那个艰巨而秘密的任务不更好吗。”

    张初九说话期间乔?#37117;?#19968;直观察着那些悄无声息分散到?#38393;埽?#23558;整个客厅几乎占满的半人多高;

    椭圆形状;

    周身密密麻麻布满无数拳头粗细,可以180度?#25105;?#25197;曲,2/3是炮管、1/3是一束束时而延长、时而收缩金属细?#23458;?#36215;物的海胆炮塔。

    等到张初九把话说完,她突然言不对题的问道:“我虽然?#28216;?#30475;到过这种自动武器,但直觉告诉我它们?#27973;?#21361;险。

    张下士,这是你设计制作的武装造物吗?”

    “是的大人,”张初九点点头道:“我档案资料里不是写着吗,对造物学尤其是武装造物有一定的研究。”

    “张下士,能独立创造出这种‘作品’的?#19968;錚?#23545;武装造物学可不是仅仅有一定的研究。”?#25239;?#36716;向张初九像是才刚认识他一样的仔细打量着,乔?#37117;?#26364;声说道:?#20658;?#30431;防卫军成立了太长时间,已经变得?#20998;?#32780;官僚。

    大多数新服役军官的档案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水分,但你的档案真是谦虚到不能再谦虚了。

    我一向对具有不同能力和价值的人采取不同的态度对待,既然你表现出了这么强能力与价值,那么什么解释都不做就?#31185;?#20320;做事,便是种愚蠢的行为了。

    来,坐到?#30097;?#36793;来,我们好好谈谈。”

    眼下这种情况看似张初九占据了上风,但其实他的军旅生涯才刚刚开始,还要在银河联盟西南边疆呆?#25913;?#30340;时间,真要是得罪狠了乔?#37117;?#36825;种几乎将整个战区化为?#25509;?#30340;奥古思德文明豪族贵女,未来前途必然步?#22856;?#33392;。

    再加上感觉乔?#37117;?#35828;话的语气真诚,直觉其并未使诈,张初九犹豫了一下,缓缓落地,冒险走到乔?#37117;?#36523;旁,拉过一个沙发,坐了下来。

    这些动作他做的?#27973;?#23567;心、谨慎,并且始终没有将‘海胆炮塔’收回叁生鼎?#23567;?br />
    乔?#37117;?#35265;状皱皱眉头有些不满的道:“张下士,看来你似乎不相信我的话啊。”

    张初九笑了笑轻声说道:“我不是不相信您的话,而是不想考验微妙而脆弱的人心,不愿意将自己的安危完全寄托在别人的品德以及?#20449;?#19978;而?#36873;!?br />
    “我很欣赏你的理智,”乔?#37117;?#38395;言扬扬眉毛道:“但很讨厌你的自以为是。

    不过人没有完美的,所以就这样吧,我们来说正事,其实我这次假扮成菱笕虹来找你,是为了让你去杀一个人。

    而之所以让你,而不是那些追随我很久的心腹去做这件事有两个原因。

    一是不久前刚刚接到家族中传来的一个消息或者说指令,我父亲即将作为领导者参与一场相当危险的行动,连带我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变得微妙起来。

    这种情况下那些所谓的‘心腹’一定人心浮动,我自然不能把把柄主动放到他们手里。

    二是我的杀人计划其实?#27973;?#20559;激,不见得能得到所有人的同意,尤其是我保守的父亲或一些绝对信任既像属下,又像朋?#36873;?br />
    “菱笕虹?#39029;?#21527;。”张初九脱口而出的插话道:“大人,刚才您还在批评我自以为是,但原来您也是这种人啊。”

    乔?#37117;?#19981;置?#29022;?#30340;笑笑,似乎认可了张初九的价值后,她对其包容度也高了很多。

    “我是什么样的人并不重要,”笑过之后乔?#37117;?#27785;声说道:“重要的是无数次的实践证明,无论想法多么与众不同,我总是对的。

    张下士,你这次愿意帮我的话,事成之后就可以节省了?#25913;?#26102;间,直接获得我的信任,成为我这一方势力的核心成员之一。

    而不愿意帮我呢,你…”

    “大人,能不能告诉我你杀人的理由?”张初九沉吟着打断了乔?#37117;?#30340;?#21834;?br />
    “一个部门的主官和次官看起来只相差半级,”乔?#37117;?#36731;声说道:“但实际可以发挥的舞台,调动的资源天差地远。

    我熬了10年的资历,终于成为了赤洲军事基地后勤部的副部长,这次打算趁顶头上司阿德兰特部长退役的机会,借着父亲的帮助一举扶正。

    本来就算不能成功也没什么,?#19978;?#22312;父亲大人很可能以后再也不能给我仕途上的助力了。

    而在他离开后,我如果不能迅速?#27801;?#36215;来,所掌握的权势很可能会像骨牌游戏般一个接一个的倒塌,所以这次升迁就变得异常重要起来,决不?#24066;?#26377;丝毫的差错。

    一些碍眼的变数也就必须提前解决掉才?#23567;!?br />
    bq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