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草莽年代 >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为奔跑着奋斗宗主加更7/7)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为奔跑着奋斗宗主加更7/7)

    人站在这样的一座殿厅里,顿时感觉自己无比的渺小。

    李亚东还算好的,包括胜利哥也还过得去,而战斗少女,此时只感觉两只小腿都在打颤,紧紧地跟随着李亚东,仿佛不这样做,就会失去主心骨一样。

    主要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震撼的场景,也没踏入过如此高规格的宴会。

    殿厅里回响着悠扬的音乐,居然是那?#23383;?#21517;的《喀秋莎》,不知是不是场地不同,在这里听到,感觉十分有味道。

    李亚东原本还想静静地聆听一会儿,?#19978;?#20960;?#21862;?#22826;友善的目光,破坏了这份意?#22330;?br />
    李亚东将视线定格在其中一人身上,与他四目相对。

    然后笑了笑。

    对方,也笑了笑。

    双方的笑容都很玩味。

    “李老板,好久不见,听?#30340;?#26368;近过得很滋润啊?”路易斯老头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踱步走过来,皮笑肉不笑地说。

    “还行吧,?#26032;?#26131;斯先生的福,一直过得都比较滋润。”李亚东从路过的男招待的托盘里,取了两杯香槟,递给有些战战兢兢的战斗少女一杯,自己拿了一杯,抿了一口后,淡笑着说。

    路易斯狭长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寒光,稍纵即逝,冷声道:“希望你能一直这样笑下去。”

    李亚东情不?#36234;?#22320;?#37202;?#30473;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同样冷冰冰地说,“路易斯先生,商场竞争,必不可免,你如果有什么想法,尽管放马过来就是,有什么招数也尽管使,我照单全接。但是,我警告你,别给我整什么阴招,否则请相信我,我的报复绝对比你狠辣十倍!”

    “阴招?”路易斯呵呵一笑,有些玩味地说,“不不,李老板,我可是一个正经的生意人,不?#21152;?#29992;那种手段。”

    “那就好。”

    路易斯不再多言,转身离开。

    ?#36824;?#23601;在转身的那一刻,他的嘴角,却浮现出一个李亚东注定看不见的狞笑。

    酒会还是以标准的上流社会的自由方式进行,李亚东他们这些人显然都来早了,重要的政府官员还未到场。而他也没有和路易斯?#21069;?#31169;人银行家,包括一帮小喽啰官员们聊天打屁的想法,示意胜利哥去应付那些官员后,拉着战斗少女找了个角落,自顾自的喝着自己的小酒。

    “你知道吗,这个大克里姆林宫里,还有个殿厅,叫作叶卡捷琳娜厅呢。”战斗少女笑嘻嘻地说,稍微?#35270;?#20102;一会儿后,总算不那么战战兢兢了。

    “纪念你的?”李亚东打趣着说。

    “才不是。”战斗少女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要是能被这样纪念,还……不对,你骂我!”

    ?#21834;?#25105;骂你啥了?”

    “你说纪念,那是对死人的说法。”

    “功底可以的嘛。”李亚东呵呵一笑,?#20843;?#35753;你取了个俄罗斯皇帝一样的名字呢?”

    “你知道?”战斗少女诧异。

    不知?#21862;?#24618;,李亚东心里想着。

    世界上最牛·逼哄哄的两个女人之一,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中国有个武则天,俄罗斯有个叶卡捷琳娜二世。

    俩人都凭自己的手腕当上了皇帝。

    但讲真,若说这二女谁更牛一点,在李亚东看来,应该还是叶卡捷琳娜二世。

    为啥?

    因为叶卡捷琳娜二世比武则天更狠!

    武则天当皇帝,其很大原因是两个傻蛋儿子不争气,扶又扶不起来,还串通外人跟她这个母后作对,都能气死个人。

    要?#21069;?#26446;唐江山交到他们手上,不葬送掉才有鬼,于是,便干脆自己登基做了皇帝,好歹守住了李唐江山,最后再还于李家人。

    她这个皇帝之路其实还有点被逼无奈的意思,若是两个儿子争取,讲道理,她应该不会想着篡位。

    而且,武则天为了当上皇帝,只是将儿子赶出京城,发配到了别的地方,并没有做出“大义灭?#20303;?#30340;事情。

    但叶卡捷琳娜二十不同,她是真的亲手把丈夫给宰了。

    另外,武则天当皇帝的时候,大唐的疆土其?#24403;?#26446;治时期是有所减少的,而叶卡捷琳娜作为沙皇时,却是俄罗斯历史上疆土最广袤的时期。

    如此一比较,高下立?#23567;?br />
    就在李亚东和战斗少女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的时候,大厅里突然传来一片掌声。

    下意识地扭头一看,才发现,然来是主角登场了。

    一行苏联政府高官,人数还真不少,二十几位总有,?#26469;?#20174;门口走进。

    为首的是一个顶着大肚皮的胖老头,李亚东曾在大?#23621;?#37324;的电视上见到过,但具体叫什么名字,实在没记住。

    毕?#39038;?#32852;人的名字……

    唯一清楚的一点就是,这胖老头很不简单,似乎是叶利钦的忠实拥护者,倡导全面西化的代表性官员之一,在苏联民众心?#24656;?#30340;威望不低。

    国字号大佬无疑。

    至于他身后的那些官员,李亚东就基本没什么眼缘……咦?

    我去!

    不?#21069;桑?br />
    李亚东呆了,他将这帮官员从头看到尾,等看到最末的时候,你猜他看到谁了?

    ***!

    ?#20843;?#24590;么会过来这边?”李亚东的表情显得既疑惑,?#20013;?#22859;。

    ?#21543;?**,成功捕捉一只。

    ?#20843;俊?#25112;斗少女问。

    李亚东看了她一眼后,还是回道:“就是走在后面的那个头发秃了一半,拎包的人。”

    ?#20843;?#24212;该是个保镖之类的人吧?”

    战斗少女的话倒是提醒了李亚东,***现在虽?#36824;?#32844;不高,但毕竟也是苏联的特工组织克格勃的头领式人物。

    官儿虽不大,但能?#31185;?#23454;不小,能混上这样的场?#24076;?#20063;算正常。

    只是……这是哪个王八犊子,竟然敢让堂堂***拎包?

    别人看不看得下去,李亚东不清楚,但他,是真的有点看?#36824;?#30524;了。

    “你认识他?”战斗少女问。

    “哦,也不算认识,之前忘了在哪里,听过他的一场演讲。”李亚东也只能这样解释,然后说道:“走,去会会他,这人有点意思。”

    既然见都见到了,再不去照个面,李亚东估计自己以后肯定会后悔。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