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这世界的土著好凶猛 > 第599章 纪念碑

    连同墨老爷子在内,三个就算在以前也曾是武术大师的天行者,已经完全掌握了攻击的主动权和战斗的节奏。

    高等恶魔哪怕有强悍的体魄,但承受的攻击已经超出了它的极限。

    这三个魔鬼速度实际上并没有比它快多少,但却有种过分的灵活性,明明应该被击中的攻击,它们脚下落步带起身体的移动方式尤为诡异,攻击往往差之毫厘,看似声势浩大实则却没有多少效果。

    尤其是当四条腿中的两条后肢连带着尾巴被墨老爷子废掉后,高等恶魔处境更是恶劣,连逃跑的机会都没了。

    高等恶魔已经被激起了更加暴虐的凶性,类似于困兽之斗,已经完全发狂了。

    “砰…”“砰…”

    “砰…”“砰…”

    “砰…”

    ……

    四条手臂狠狠攻击向三个魔鬼,以常人的视角看,利爪完全化为了粗大的影子,高度凝聚的魔力在刹那间绽放,燃烧着的地狱之火将周围几十米范围都模糊化。

    踏着七星步闪过一次次攻击,只要不被凝聚的地狱之火直接点燃,擦过的灼烧在燃魂状态下仅仅让墨老爷子感觉到一点烫。

    恶魔的越来越狂躁使得它失去了冷静,某一刻。

    在近二十米长的恶魔巨臂砸中地面的同时,墨老爷子已经跳了起来,却并非只是想要躲避。

    高等恶魔猛然发现,其中一条手臂上?#23588;?#26377;一个魔鬼好似粘着手臂跑上来,之前?#30475;?#37117;会逼退魔鬼的地狱之火?#23588;幻揮凶?#25928;,全都被魂性之光阻隔。

    另外三只手想要抽过来攻击却发现被另外两个魔鬼接连不断的攻击扣住,下意识的想用尾巴,感受到痛苦才想起来尾巴已经动不了了。

    对于那个魔鬼而言,二十米的手臂距离转瞬即逝,下一个瞬间,已经在高等恶魔头部附近,随后高等恶魔就是发现这个魔鬼不见了。

    “咄~”

    “噗噗噗……”

    ?#33539;?#19968;痛,巨大的头颅内部一片稀烂的扑腾响动。

    ?#24187;耄?#20004;秒……魔力波动逐渐平息下来,巨大的高等恶魔身体摇晃了一下,随后缓缓向后倾倒。

    “噗通…”一声,溅起大浪般的水花,高等恶魔的身体有一大半倒入了河流?#23567;?br />
    躲在远处的魅魔朵百丽?#34892;?#24653;惚,听到高等恶魔倒下的巨响才望向那边,地狱之火已经逐渐熄灭,压迫性的魔力波动也已经逐渐消散,三个魔鬼站在恶魔的尸体边上。

    这画面固然可怕,但真正令魅魔朵百丽不安和惶恐的是另一个方向。

    太安静了,不该这样的,恶魔大君早就该出现的!

    下一个刹那。

    “轰隆隆隆……”

    巨响仅仅起来了片刻,之后除了三个天行者,包括那些脊顶人邪魔猎人和魅魔全都失聪了,只能感觉到视线内的大地在不断摇晃。

    “咔~~~”

    天空直接电扇雷鸣,形成了一片漩?#20982;?#30340;云彩。

    “嗡……咣……”

    呜呜呜呜……

    狂风肆虐卷起沙尘,形成的冲击波从?#26007;?#34989;来……

    在金光和红芒流动中,隐隐能看到一根擎天巨柱一闪而逝。

    “金箍棒!!!大圣在那里!!!”

    一个姓徐的天行者猛然飚出高英,六十多岁的?#22235;?#25513;兴奋感,让一边的墨老爷子嘴角隐晦的抽搐一下。

    他很想告诉自己的这个老友,在以前我可是和你口中的大圣打过不知道多少场的……

    地球,世盟对异世界战略总?#25991;?#37096;。

    一个信息电话打到了这里,这是前线总部确认后的?#24794;?#20869;容。

    从接线员那接过?#24052;?#30340;老上将听到信息后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你?#33539;?#21527;?”

    “?#33539;ǎ?#24050;经有航空兵在前方确认战果,动手的是齐天大圣!”

    “好的,我知道了!”

    挂下电话,通话两端的人都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恶魔大君的存在还是曙光协会通知的,在早就分享的古代资料中,恶魔大君是拥有呼唤地狱世界能力的上位恶魔,其中?#25215;┠承?#24656;怖的存在甚至敢和邪神?#37034;濉?br />
    这种玩意一天掌握不到它的?#20982;伲?#21738;怕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没办法用,尤其需要担心它直接杀入后方。

    所幸现在不用再担忧了,按照前方信息的说法,曙光协会已经确认那个世界不存在此种级别的上位恶魔了。

    “这样的话,异世界的战争基本可以形成定局了吧。”

    军方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31449;?#26366;经直接用新型地空导弹干掉过一个恶魔大君,还以为异世界就只有一个恶魔大君,也就是刚刚死于齐天大圣之手的多蛮大君……

    “?#36317;距距距?br />
    一支驮马骑兵?#28216;?#20174;?#36947;?#22478;内冲出,领头的是如今显得英武不凡的布兰泰。

    平静了几年,他越发沉稳?#38378;?#20102;,浑身散发着成熟?#20982;?#30340;魅力。

    一出城门,清爽的风迎面吹来,让布兰泰精神一震。

    经过当初剑圣德哥尼在法尼特?#21069;?#30340;集体训练,加上从天界阵法那得到的天界辅助药物,让布兰泰成功成为了?#24187;?#24320;化者,力?#21487;?#33267;远超自己的父?#20303;?br />
    同恶魔之间的战争虽然看上去更像是天界帮助脊顶人直接开战,但实际上脊顶人本身出力也不少,而这个世界?#25512;?#19978;的生灵一起遭受着苦难。

    随后的战争正如传言中那样,是可怕的神战,作为亲历者,布兰泰很?#33539;?#37027;种传言根本算不上夸张,甚至那些民间描述还显得很苍?#20303;?br />
    除非是从恶魔手中死里逃生的?#20197;?#20799;,否则很难有平民能明白恶魔的恐怖和天界之人的?#30475;螅?#19981;夸张的说,其中?#25215;?#25112;役堪称毁天灭地。

    马蹄声一直随着?#28216;樵对?#31163;开?#36947;?#22478;,布兰泰视线朝着左右看去。

    ?#36947;?#22478;西侧外原本是一大段沙化眼中的乱石平原,只有少数荒芜的?#23433;?#29983;长,但现在,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嫩苗。

    放眼望去,?#26007;?#24050;经是一片绿色,到处都有抽枝的嫩芽,这即便在几年乃至十几年前都不太可能出现在这片区域,更别提被恶魔入?#31181;?#21518;了,所以只能是天界的力量了。

    布兰泰知道,恶魔们在吸食抽取这个世界的活力,很多地方在以前出现了大?#21487;?#21270;,水源减少,地震频发,许多?#21442;?#33806;靡枯黄。

    布兰泰更清楚,天界的存在们在决定帮助这个世界之前就曾经说过,天界力?#30475;?#35268;模进入虽然有可能打败恶魔,但同样也会将这个世界吸往天界深渊,由此可能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

    但那会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天界如果不介入,世界绝对会毁灭。

    布兰泰闻到了花香味,上了一座土坡,映入骑兵?#21451;?#24088;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黄色花海,他的嘴角不由露出笑容。

    这种花被天界之人称为?#31570;?#33457;,不但美丽,茎秆花籽都是食物原?#31232;?br />
    而在花海远处,有一座高耸的石碑建筑,正是此?#23614;?#20848;泰的目标——克里克战役英雄纪念碑。

    那是一场惨烈的战役,发生在距离?#36947;?#22478;大约百公里处一座名为克里克城市遗址上,死亡的天界军人足有数千,死去的脊顶人更是难以计数,至少也是十万之众。

    那场战事对于天界军队来说是损失空前的一次,?#24378;刹?#26159;脊顶?#22235;?#33030;弱的士兵,一个个都是来自光明彼岸的使者,手握雷霆神兵。

    因为他们的牺牲,?#36947;?#22478;没事,除了倒霉的克里克城?#25237;?#39764;流窜过来的沿途路径,其他地区也没事。

    能找到尸体的军人已经火化并送回天界,而为了纪念已经没有尸体的英雄,以及同样勇敢的脊顶人士兵,这座纪念碑被建立起来。

    视线中,高大10米的纪念碑越来越近,像一根?#25163;?#30340;枪尖,折射着日曜的光辉。

    布兰泰和身后的骑兵们知道,世界的大地上,很多地方都立着类似纪念碑,也会有如同他们这样的脊顶人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