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重生野性时代 > 084【你们的梦想是什么?#20426;?

084【你们的梦想是什么?#20426;?/h1>

    ?#20301;?#36828;是轻化工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政治系大三学生。他这几天很忙,忙着筹办一场演讲,至少需要把200个学生拉进大礼堂。

    起因是这样的,外联部突然得到一笔赞助,整整2000元巨款。

    这时候小城市的学生会外联部,那是真的只搞外联,还没沦为“拉赞助部?#20445;?#22240;为想拉?#24598;?#19981;到。现在突然得到一?#26159;?#23398;生会内部都有些忐忑,生怕违反了什么规定。

    好在,赞助方只要求他们拉200个学生到礼堂,而且仅限于大三和大四学生,说是要搞一场什么演讲大会。

    演讲的内容是什么?

    ?#20301;?#36828;不知道,甚至连谁要做演讲他都不清楚。反正喜丰食品公司给了钱,他们就按要求办事呗,校领导对此也没有任何异议。

    大四的老油条很难糊弄,?#20301;?#36828;使尽了浑身解数,也只动员了40多个,剩下的全是大三学生。

    早上?#35828;?#21322;,将近有200个学生进入大礼堂,东一团西一团的坐着聊天,?#24615;?#28151;乱得就跟菜市场一样。

    ?#20301;?#36828;站在台上拍巴掌大喊:“大家请安静一下,不要乱坐,务必把前三排坐满!”

    除了学生会的干?#24656;?#22806;,无人理会,该干嘛干嘛。

    ?#20301;?#36828;只能亲自带领干部们去劝说,好不容易把前三排坐满了,大礼堂内依旧吵吵闹闹。

    ?#36824;?#23398;生素质太差,而是因为今天的演讲有点莫名其妙,没有一个是心?#26159;?#24895;自己跑来的。

    “快看,进来了一个大美女!”有学生突然喊道。

    四月份的天气,陈桃穿了一身ol套裙,即便有丝袜保护,依旧感觉有些发冷。她一进来,礼堂内迅速安静,容平市的大学生哪在现实中见过这种打扮啊,纷纷猜测其身份。

    宋维扬和杨信跟着进来,看过《千纸鹤》mv的学生,顿时感觉他很面熟,但也没当场喊出“马俊豪”这个名字。

    当宋维扬站到主席台中央的时候,学生们都明白他才是主角,顿时交?#26041;?#32819;起来——

    “这人是谁啊?他来做什么?#20426;?br />
    ?#24052;?#24180;轻的,可能是从外面请来的新锐诗人。”

    “有这个可能,学生会说请了神秘嘉宾,应该就是他了。”

    “那今天是一场诗歌交流会?#20426;?br />
    “浪费我时间,我又不读诗,还要回去做实验呢。”

    “我怎么感觉有点像《千纸鹤》mv的男主角?#20426;?br />
    “mv是什么?#20426;?br />
    “就是音乐录像,电视台里有放的。”

    ?#21834;?#21315;纸鹤》的磁带我听过,mv没见过,学校里又不能看电视。”

    “管他谁呢,我看在老段的面子上才来的,听完就走。”

    ?#21834;?br />
    在1994年,想去大学里做校园招聘,绝对属于白费功夫。除了全国闻名的大公司或者外企,学生们根本看不上,因为他们不存在找工作的问题。

    那么,就必须另辟蹊径了,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演讲大会。

    “咳咳!”

    宋维扬对着麦克风?#20154;?#20004;声,既是试音,也是在吸引学生的注意力。见所有人都看向主席台,他笑道:“先介绍一下,我是喜丰食品公司的董事长,我叫宋维扬,目前正在读高三,报纸上称我为‘小宋厂长’。”

    “是他啊!”

    “真是高中生?#20426;?br />
    ?#21834;?br />
    “小宋厂长”在容平还是很有名气的,自从《蓉城晚报》发了专题报道后,《容平日报》也跟着转载。再结合宋述民在本地的知名度,去年“小宋厂长”被广泛议论,就连这些大学生都听说过。

    大学生们虽然傲气,但平时说起宋维扬,还是比较欣?#31361;?#20329;服的。

    “我是高中生,诸位是大学生,说起来,我没有资格站在上面讲话,”宋维扬说,?#20843;?#20197;,今天不是演讲,而是我想跟诸位交流,我们彼此互相探讨。如果耽误了大家的时间,还请原谅!”

    说完,宋维扬站在台上深鞠一躬。

    这个鞠躬的行为,立即消除了学生们?#38393;?#30340;不满,都觉得宋维扬谦虚有礼貌,一个个也不好意思再吵闹了。

    “啪啪啪啪!”

    学生会主席?#20301;?#36828;很有眼力劲,带头鼓掌道:?#20843;?#21378;长太?#25512;?#20102;,你虽然是高中生,但干出来的大事是我们比不上的。我们这些没有接触过社会的大学生,也希望能够跟宋厂长交流经验。”

    学生会的干部立即跟着鼓掌,其他学生也稀稀拉拉的鼓起掌来。

    “谢谢诸位的理解,”宋维扬直接进入正题,“今天我想跟大家交流的是什么呢?是当代知识分子的迷茫!现在社会上流传着一些顺口溜,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民忙着做生意,机关干部纷纷下海赚钱,科研工作者的工资还不如特区的普通工人!你们都是大三大四的学生,就快毕业了,想清楚毕业之后干什么吗?去机关单位?有些地方的县长、市长都下海了。去国企工作?现在的国企,一死一大片,没死的也举步维艰!你们的前途在哪里?你们的梦想要怎么实现?#20426;?br />
    一连串的问题,说得这些学生笑容顿消,有的?#20102;迹?#26377;的迷茫,有的跟?#21592;?#20154;讨论起来。

    80年代是个开放的年代,也是一个?#21592;?#30340;年代,外面精彩的世界对大学生造成强?#39029;?#20987;。与此同时,他们也充满了激情和理想,积极投入文学创作,积极投入国家建设,也有许多积极的为出国而努力。

    进入90年代,浪漫主义突然变成了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和拜金主义色调,社会变化太快,让人根本反应?#36824;?#26469;。大学生们虽然在象?#28010;校?#21364;对这种改变有着切身体会,于是他们集体进入思想迷茫状态,?#20063;?#21040;理想,看不清现实,更对自己的前?#26087;?#28145;担忧。

    宋维扬指着杨信说:“这位是喜丰食品公司的总经理杨信先生。我为什么专门提起他呢?因为杨总经理曾经也是大学生,而且是浙大毕业的高材生,他现在是我的左膀右臂!”

    现场顿时哗然,轻化工学院跟浙大比起来,级别差得太远了。

    宋维扬继续说:?#25226;?#24635;经理从浙大毕业后,三个月便当上?#27605;?#38271;。他主动申请调去当地的一家皮革厂,用了四年时间,就让濒临倒闭的国企实现年利润2000万元!但是,他辞职了,跑来容平担任喜丰食品公司的总经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放着好好的?#27605;?#38271;不当,去当亏损企业的厂长,又放着国营大厂的厂长不做,来给一家?#25509;?#20225;业当总经理?#20426;?br />
    是啊,为什么呢?

    学生们迷惑不解。

    宋维扬说:“因为杨总经理胸怀抱?#28023;?#20182;当?#27605;?#38271;的时候,那个县有将近20个?#27605;?#38271;,职权重叠,效力低下,他感觉自己在尸位素餐,所以主动申请去亏损企业!他将国企扭亏为盈,?#26790;?#25968;工人感恩戴德,但企业一赚钱,来自地方政府的指手画脚就来了。这时,杨总经理觉得国企也不是出路,中国的未来在私企。他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我的新闻,立?#21019;?#21435;国营厂长职务,担任喜丰食品公司的总经理!”

    听完宋维扬对杨信的履历介绍,学生们顿时肃然起敬,再也骄傲不起来。因为杨信从毕业院校,再到?#27605;?#38271;、国营厂长的资历,还有他干出来的那些事迹,都碾压眼前的这些大学生们。

    宋维扬?#31181;?#30528;陈桃说:“这位陈桃小姐,现在是喜丰食品公司的助理总经理。她比不上你们这些大学生,她只是中专生。但她是从全省排名第二的中专毕业,她考中专的分数,比当地考最好高中的录取线还高40分!她业务能力优秀,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被提拔为大型棉纺厂的中层干部。但她主动选择下岗,前来喜丰公司给杨总经理做副手,因为她知道,她所在的国企已经快死了!”

    这番话,让学生们对陈桃也不敢小觑。因为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曾经也是想考中专的,只是没有考上而?#36873;?br />
    宋维扬说道:?#25226;?#24635;经理和陈总助理的经历告诉我们,国营企业是没有出路的,你们毕业?#38498;?#36824;想进国企吗?#20426;?br />
    大学生们哑口无言,有的人想要辩解,但现实让他们很无奈。

    “你们的梦想是什么?是不是丢了?现在还能?#19968;?#26469;吗?#20426;?#23435;维扬又是连续几个提问。

    无人回答。

    宋维扬突然大声喊道:“我有一个梦想!”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