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624章 黔驴技穷

第624章 黔驴技穷

    噺8壹中文網www.x8om 哽噺繓赽捌1小説蛧

    周围的工作台上,也有几团这样的泥滩。

    众人一边学着陆子安揉泥,一边?#28393;?#20303;低声询问:“陆大师,这样揉泥,会比先前直接机器调和的更好吗?”

    “当然。”陆子安用掌心轻轻按揉,眉眼沉静:“这种程度的揉捏,一点点细微的差别都能察觉出来,我之前做瓷坯的时候,刚开始没有直接用手,就是因为对这瓷泥不够了解。”

    这么说,好像挺有道理的。

    众人于?#21069;?#25545;得更加起劲了,先前没能排上位的人也摩拳擦掌,甚至想辙弄了张新工作台过来。

    最有意思的是,陆子安并不是直接在工作台上揉泥的。

    他弄了块平滑的石板,在石板上揉泥,用双手来回揉搓,仿佛捧着什么心爱之物一般。

    众人也跟着学,初时不觉得,做久了也终于有了点感觉。

    平时稍微粗一点的泥,他们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此时用手细细揉搓过后,一点点细微的杂质都会被挑出来。

    一整团瓷泥,在众人手中,如面团一般捏圆搓扁。

    经过双手仔细搓揉过的泥团,最后团在一起,聚而不固,软而不散,细腻又泛着光泽,众人一看就?#19981;?#19978;了。

    “这真是我揉出来的?”他们喜不自胜,纷纷揉得更卖力了。

    有的年轻些的,甚至故意揉出奇奇怪怪的形状,再比?#27492;?#25423;得更像。

    众人神情放松以后,揉泥更加自如,气氛也欢快了许多。

    而这期间,陆子安自始至终都在揉泥。

    一团接一团,好像永远不会累一样。

    ?#24656;?#29943;泥,感受都是不一样的。

    看着仿佛没有什么区别,全是再细腻的泥,也有粗细之分。

    几种瓷泥揉在一起,对彼此有什么影响,?#24656;?#26356;适合做什么,揉得久了,陆子安心里也慢慢有了?#20303;?br />
    果然千言万语,不如自己尝试一遍。

    前人总结的方法,再怎么好,那也只是他们的个人感受。

    陆子安揉了很久以后,终于停了下来。

    一旁候着的小工立刻迎上去,温水净手,涂霜。

    陆子安就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20154;?#20204;弄完以后,他的手也重新恢复了温暖,他便执笔挥毫,肆意书写方才所悟。

    光是原料加工,陆子安就研究了近三个月的时间。

    跟着他的一众工匠,竟?#24187;?#26377;一个打退堂鼓的。

    虽然很累。

    是真的很累。

    这三个月里,陆子安兴致来了就会立即开始揉泥,有时甚至找些去腐除尘后的瓷土自己碾磨。

    各色釉料的组方和过箩他也从来不会假手于人,简直只差恨不能亲自去选矿才好。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想亲自感受一下它们不同的形态。

    瓷泥和釉料而已,能有什么形态?

    虽然觉得这有些无聊,但众人还是很支持。

    反正不管陆大师做什么,他们都想学!

    对陆子安的这?#32622;?#30446;崇拜心理,在几个月的相处下来,已经逐渐成为了众工匠中一种无言的默契。

    累就累吧,半夜三更起来练字都行!

    至少,他们是真的学到了东西。

    他们不知道未来的他们会不会感谢这时努力的自己,但至少,现在学了,他们觉得高兴!

    带着这?#20013;?#29702;,陆子安的所有行为都被包容并支持了。

    官方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竟也从来不催,不问。

    但凡陆子安要求的,他们通通都满足!

    要瓷土?给!

    要釉料?给!

    要什么给什么,不仅质高还量足!

    不管陆子安折腾什么,是否浪费人力物力,都不在华夏官方的考虑范围内。

    也有人提出质疑,但华夏官方的态度都是很理所当然的?#21512;?#24917;?#24656;?#35201;你能?#26032;?#23376;安的能?#20572;?#25105;们也能这样?#38405;恪?br />
    ?#35797;?#37117;是现成的,你?#24515;?#19978;啊!

    陆子安却没管这些身外之事,他全副心思都钻在了瓷工艺里。

    拉坯成型十九道,道道是关键。

    他不仅让修了新的炕房,甚至还?#35328;?#20808;弄的窑炉给废了,重新弄一个。

    这一次,就不止是大,而且里外设计全部由他亲?#22278;?#20992;。

    内部设计,是以当年柴窑的顶级规格为标准,内部控温更加精准。

    这边做得?#28982;?#26397;天,沈曼歌却已经回了北亰。

    她本次参加时装周,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不仅拿下了几个巨额订单,甚至还被邀请参加明年米兰时装周。

    国际四大著名时装周,即米兰、巴黎、纽约、伦敦时装周。

    在四大时装周中,伦敦时装周相对其他三个来说一直名不见经传,不论是规模、影响力、成?#27426;?#31561;都屈居最后。

    虽然参加伦敦时装周对很多设计师都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但只要努力,还是有机会上的。

    一般的设计师,一辈子,也许就是一?#21280;?#26102;装周就打止了。

    伦敦时装周,对很多人来说无异于锦上添花,却不是非它不可。

    但真正才华卓绝的设计师,一般都是盯准了米兰,非米兰不上。

    ?#19978;?#32780;知,米兰对沈曼歌抛来的这橄榄枝,对一个有野心的设计师来说,诱惑力有多大。

    消息传回华夏,举国哗然。

    时装界简直集体高丨潮,一时之间,沈曼歌的名字简直传遍了东南西北。

    这一次,不再是以边角小料出现在报导上,更不是以天才少女、美女学霸、大师女友一类的名头。

    而是真真正正以设计师、甚至是顶级设计师的身份登上的荣耀舞台!

    尤其是沈曼歌的获奖感言,被各?#20013;?#20256;,获得了无数人的赞扬和肯定。

    在这样热烈的氛围之下,终于有人后知后觉地发现:哎?好像缺了点什么?

    是什么呢?

    隐约的暗流,在沈曼歌接受采访的时候,被一个记者直接挑破了:?#21543;?#23567;姐,请问关于你获奖,陆大师是怎么看待的?他有为你庆祝吗?”

    因为来?#20040;?#19981;及防,沈曼歌怔了两秒,不过她?#20174;?#24471;很快,以俏皮却又?#19981;?#30340;话语一句带过去了。

    可是因为陆子安迟迟不现身,流言到底还是掩不住了。

    这时人们终于想起了陆子安的官微,一打开,最后一次微博居然还是好久以前的。

    而且,是转发了沈曼歌当时的一个时装周视频:【我很】

    很……

    很什么?

    很高兴?很失落?很遗憾?很不高兴?

    这欲言?#31181;?#30340;话,被各路人马进行了万千猜测。

    最?#31185;?#30340;一种,就是陆大师不高兴了。

    本来嘛,女人嘛,就该好好呆在家里相夫教子,跑出去抛?#20223;?#38754;像什么样子!

    只是这种话一说出来,就被众妹子破口大骂:沙文猪,大男子主义!大清早亡了!我呸!

    一时之间,网上抛起了一股妖风,各路人马简直把陆子安的官微当成了发泄的场地。

    有支持陆子安的,有支持沈曼歌的。

    各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沈曼歌初时觉得这不过小事,解释了也就罢了。

    结果事情逐渐失控,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为了避免事态继续恶化下去,沈曼歌连忙出来澄清,说她和子安真的没事,一直好好的,只是陆大师最近沉迷工艺,无?#31455;思捌?#20182;事情而已,?#20154;?#24537;完了会和大家解释的。

    然而这般话语,只让众人更加同情她了。

    【别捂着了,我朋友的二舅妈的三叔叔家的大儿子都看到你们在美?#22909;?#21475;吵架了。】

    【分了就分了,让他后悔去吧!心疼我女神,快来?#19968;?#37324;。】

    【只要陆大师没公开宣布,我就不相信,如果你们都分了,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20063;?#30456;信陆大师会是这种人,?#20063;?#20449;?#20063;?#20449;!】

    沈曼歌哭笑不得,最后只能秀了一番订婚戒指:?#31455;?#23459;,大家别误会,我们真的没事,一直好好的。】

    然而人们早知道他们订婚了呀,纷纷说她果然黔驴技穷,连秀戒指的招都想出来了,陆大师果然不要她了。

    沈曼歌无奈了,陆子安这边忙得很,官方有和她?#20302;ǎ?#22905;也很理解,但她也不能说实话,这事简直就是个死结。

    她索性不再搭理这件事情,专心致?#38745;?#33853;下的功课,以及筹备明年的时装周。

    有了这几笔大订单,她的服装公司也终于开始轰轰烈烈地运转起来了。

    外界吵得再热烈,她自巍然不动。

    除了?#32423;?#26377;?#35828;?#26469;的同情眼神让她有些无?#25105;?#22806;,倒也没什么差别。

    她并没有拿这些琐事去吵陆子安,?#32423;?#24515;情好的时候还会给他拍拍照,也不希冀有回应。

    有时难免会有些小失落,但她也忙得飞起的时候,好像也逐渐能理解了。

    很多人为她鸣不平,就连陆爸陆妈有时都会埋怨陆子安这次过分了些,但沈曼歌却反而逐渐平静了。

    她有时甚至会反过?#31383;参?#20182;们:“我觉得这样没有关系啊,而且,这种一起努力,一起变得更好的状态,其实真的挺好的。”

    两个人各有各的事业,虽?#24187;?#26377;一直在一起,但是心却是连着的。

    她并不觉得失落,因为她确信,子安?#21069;?#30528;她的。

    只遗憾的是,连春节,陆子安都没有回来。

    大年三十这天晚上,陆妈都?#28393;?#20303;自嘲:“果然?#19968;?#26159;该生个女儿的,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这儿子啊,就是个皮夹克,热的时候穿了热,冷的时候穿了冷,顶多穿出去炫耀一下说我有个皮夹克。”

    一旁的陆爸?#26377;Γ骸?#20309;止,女儿就是颗卫星,到底还是围着父母能转一转的,儿子就是艘飞船,飞出去都不带回的,只?#32423;?#21457;个信号回来:‘打点钱,打……点……钱……’”

    他们这说法倒是有趣得很,一屋子人都笑弯了眉眼。

    佰?#20154;?#32034; 噺八壹中文網 m. 无广告词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