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當前位置:看書啦 > 都市小說 > 直播之工匠大師 > 第624章 黔驢技窮

第624章 黔驢技窮

    噺8壹中文網www.x8om 哽噺繓赽捌1小説蛧

    周圍的工作臺上,也有幾團這樣的泥灘。

    眾人一邊學著陸子安揉泥,一邊忍不住低聲詢問:“陸大師,這樣揉泥,會比先前直接機器調和的更好嗎?”

    “當然。”陸子安用掌心輕輕按揉,眉眼沉靜:“這種程度的揉捏,一點點細微的差別都能察覺出來,我之前做瓷坯的時候,剛開始沒有直接用手,就是因為對這瓷泥不夠了解。”

    這么說,好像挺有道理的。

    眾人于是按揉得更加起勁了,先前沒能排上位的人也摩拳擦掌,甚至想轍弄了張新工作臺過來。

    最有意思的是,陸子安并不是直接在工作臺上揉泥的。

    他弄了塊平滑的石板,在石板上揉泥,用雙手來回揉搓,仿佛捧著什么心愛之物一般。

    眾人也跟著學,初時不覺得,做久了也終于有了點感覺。

    平時稍微粗一點的泥,他們不會有什么太大的感覺,但此時用手細細揉搓過后,一點點細微的雜質都會被挑出來。

    一整團瓷泥,在眾人手中,如面團一般捏圓搓扁。

    經過雙手仔細搓揉過的泥團,最后團在一起,聚而不固,軟而不散,細膩又泛著光澤,眾人一看就喜歡上了。

    “這真是我揉出來的?”他們喜不自勝,紛紛揉得更賣力了。

    有的年輕些的,甚至故意揉出奇奇怪怪的形狀,再比拼誰捏得更像。

    眾人神情放松以后,揉泥更加自如,氣氛也歡快了許多。

    而這期間,陸子安自始至終都在揉泥。

    一團接一團,好像永遠不會累一樣。

    每種瓷泥,感受都是不一樣的。

    看著仿佛沒有什么區別,全是再細膩的泥,也有粗細之分。

    幾種瓷泥揉在一起,對彼此有什么影響,每種更適合做什么,揉得久了,陸子安心里也慢慢有了譜。

    果然千言萬語,不如自己嘗試一遍。

    前人總結的方法,再怎么好,那也只是他們的個人感受。

    陸子安揉了很久以后,終于停了下來。

    一旁候著的小工立刻迎上去,溫水凈手,涂霜。

    陸子安就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等他們弄完以后,他的手也重新恢復了溫暖,他便執筆揮毫,肆意書寫方才所悟。

    光是原料加工,陸子安就研究了近三個月的時間。

    跟著他的一眾工匠,竟然沒有一個打退堂鼓的。

    雖然很累。

    是真的很累。

    這三個月里,陸子安興致來了就會立即開始揉泥,有時甚至找些去腐除塵后的瓷土自己碾磨。

    各色釉料的組方和過籮他也從來不會假手于人,簡直只差恨不能親自去選礦才好。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想親自感受一下它們不同的形態。

    瓷泥和釉料而已,能有什么形態?

    雖然覺得這有些無聊,但眾人還是很支持。

    反正不管陸大師做什么,他們都想學!

    對陸子安的這種盲目崇拜心理,在幾個月的相處下來,已經逐漸成為了眾工匠中一種無言的默契。

    累就累吧,半夜三更起來練字都行!

    至少,他們是真的學到了東西。

    他們不知道未來的他們會不會感謝這時努力的自己,但至少,現在學了,他們覺得高興!

    帶著這種心理,陸子安的所有行為都被包容并支持了。

    官方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竟也從來不催,不問。

    但凡陸子安要求的,他們通通都滿足!

    要瓷土?給!

    要釉料?給!

    要什么給什么,不僅質高還量足!

    不管陸子安折騰什么,是否浪費人力物力,都不在華夏官方的考慮范圍內。

    也有人提出質疑,但華夏官方的態度都是很理所當然的:羨慕?只要你能有陸子安的能耐,我們也能這樣對你。

    資源都是現成的,你行你上啊!

    陸子安卻沒管這些身外之事,他全副心思都鉆在了瓷工藝里。

    拉坯成型十九道,道道是關鍵。

    他不僅讓修了新的炕房,甚至還把原先弄的窯爐給廢了,重新弄一個。

    這一次,就不止是大,而且里外設計全部由他親自操刀。

    內部設計,是以當年柴窯的頂級規格為標準,內部控溫更加精準。

    這邊做得熱火朝天,沈曼歌卻已經回了北亰。

    她本次參加時裝周,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不僅拿下了幾個巨額訂單,甚至還被邀請參加明年米蘭時裝周。

    國際四大著名時裝周,即米蘭、巴黎、紐約、倫敦時裝周。

    在四大時裝周中,倫敦時裝周相對其他三個來說一直名不見經傳,不論是規模、影響力、成交額等都屈居最后。

    雖然參加倫敦時裝周對很多設計師都是一次非常難得的機會,但只要努力,還是有機會上的。

    一般的設計師,一輩子,也許就是一兩場時裝周就打止了。

    倫敦時裝周,對很多人來說無異于錦上添花,卻不是非它不可。

    但真正才華卓絕的設計師,一般都是盯準了米蘭,非米蘭不上。

    可想而知,米蘭對沈曼歌拋來的這橄欖枝,對一個有野心的設計師來說,誘惑力有多大。

    消息傳回華夏,舉國嘩然。

    時裝界簡直集體高丨潮,一時之間,沈曼歌的名字簡直傳遍了東南西北。

    這一次,不再是以邊角小料出現在報導上,更不是以天才少女、美女學霸、大師女友一類的名頭。

    而是真真正正以設計師、甚至是頂級設計師的身份登上的榮耀舞臺!

    尤其是沈曼歌的獲獎感言,被各種宣傳,獲得了無數人的贊揚和肯定。

    在這樣熱烈的氛圍之下,終于有人后知后覺地發現:哎?好像缺了點什么?

    是什么呢?

    隱約的暗流,在沈曼歌接受采訪的時候,被一個記者直接挑破了:“沈小姐,請問關于你獲獎,陸大師是怎么看待的?他有為你慶祝嗎?”

    因為來得措不及防,沈曼歌怔了兩秒,不過她反應得很快,以俏皮卻又圓滑的話語一句帶過去了。

    可是因為陸子安遲遲不現身,流言到底還是掩不住了。

    這時人們終于想起了陸子安的官微,一打開,最后一次微博居然還是好久以前的。

    而且,是轉發了沈曼歌當時的一個時裝周視頻:【我很】

    很……

    很什么?

    很高興?很失落?很遺憾?很不高興?

    這欲言又止的話,被各路人馬進行了萬千猜測。

    最靠譜的一種,就是陸大師不高興了。

    本來嘛,女人嘛,就該好好呆在家里相夫教子,跑出去拋頭露面像什么樣子!

    只是這種話一說出來,就被眾妹子破口大罵:沙文豬,大男子主義!大清早亡了!我呸!

    一時之間,網上拋起了一股妖風,各路人馬簡直把陸子安的官微當成了發泄的場地。

    有支持陸子安的,有支持沈曼歌的。

    各執己見,誰也說服不了誰。

    沈曼歌初時覺得這不過小事,解釋了也就罷了。

    結果事情逐漸失控,已經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圍。

    為了避免事態繼續惡化下去,沈曼歌連忙出來澄清,說她和子安真的沒事,一直好好的,只是陸大師最近沉迷工藝,無暇顧及其他事情而已,等他忙完了會和大家解釋的。

    然而這般話語,只讓眾人更加同情她了。

    【別捂著了,我朋友的二舅媽的三叔叔家的大兒子都看到你們在美院門口吵架了。】

    【分了就分了,讓他后悔去吧!心疼我女神,快來我懷里。】

    【只要陸大師沒公開宣布,我就不相信,如果你們都分了,我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我不相信陸大師會是這種人,我不信我不信!】

    沈曼歌哭笑不得,最后只能秀了一番訂婚戒指:【官宣,大家別誤會,我們真的沒事,一直好好的。】

    然而人們早知道他們訂婚了呀,紛紛說她果然黔驢技窮,連秀戒指的招都想出來了,陸大師果然不要她了。

    沈曼歌無奈了,陸子安這邊忙得很,官方有和她溝通,她也很理解,但她也不能說實話,這事簡直就是個死結。

    她索性不再搭理這件事情,專心致志補落下的功課,以及籌備明年的時裝周。

    有了這幾筆大訂單,她的服裝公司也終于開始轟轟烈烈地運轉起來了。

    外界吵得再熱烈,她自巍然不動。

    除了偶爾有人遞來的同情眼神讓她有些無奈以外,倒也沒什么差別。

    她并沒有拿這些瑣事去吵陸子安,偶爾心情好的時候還會給他拍拍照,也不希冀有回應。

    有時難免會有些小失落,但她也忙得飛起的時候,好像也逐漸能理解了。

    很多人為她鳴不平,就連陸爸陸媽有時都會埋怨陸子安這次過分了些,但沈曼歌卻反而逐漸平靜了。

    她有時甚至會反過來安慰他們:“我覺得這樣沒有關系啊,而且,這種一起努力,一起變得更好的狀態,其實真的挺好的。”

    兩個人各有各的事業,雖然沒有一直在一起,但是心卻是連著的。

    她并不覺得失落,因為她確信,子安是愛著她的。

    只遺憾的是,連春節,陸子安都沒有回來。

    大年三十這天晚上,陸媽都忍不住自嘲:“果然我還是該生個女兒的,都說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這兒子啊,就是個皮夾克,熱的時候穿了熱,冷的時候穿了冷,頂多穿出去炫耀一下說我有個皮夾克。”

    一旁的陸爸哂笑:“何止,女兒就是顆衛星,到底還是圍著父母能轉一轉的,兒子就是艘飛船,飛出去都不帶回的,只偶爾發個信號回來:‘打點錢,打……點……錢……’”

    他們這說法倒是有趣得很,一屋子人都笑彎了眉眼。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m. 無廣告詞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