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玄幻小说 > 巫师不朽 > 第六百五十章的世界

第六百五十章的世界

    正午,一阵下课铃声响起,随后一个个学生迈步走在校园大门之?#26657;?#25110;是形单影只,或是成双结对的走了出去。

    阿帝尔身上穿着校服,静静走在放学的路上,脑海中静静思绪着这具身体的背景记忆。

    这具身体的名字是亚多,是个普通的中专学生,今年十六岁,还差两年年就得以成年。

    他的父母早已经离异,各自组建了家庭。

    亚多跟着母亲在新组建的家庭里生活,家庭的主要成员包括继父以及亲身母亲,还有一个看上去十分优秀的姐姐。

    在记忆?#26657;?#36825;是个十分极为普通的少年,甚至还有些懦弱。

    “废材模板?”

    感受着亚多的记忆,阿帝尔愣了愣,一时间倒是觉得有些新奇。

    “亚多,好久不见啊。”一个古怪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阿帝尔抬起头,只见在前面,几个身上同样穿着校服,只是头上染得五颜六色的杀马特正笑着向他走来。

    “怎么样?今天的钱带了吗?”

    为首的杀马特学生看着阿帝尔笑着说道,眼神中带着玩味。

    “钱?”

    阿帝尔先是愣了愣,好一会后才?#20174;?#36807;来,从记忆中找到这一幕发生的根源:“勒索?”

    “什么叫勒索?”

    当先的杀马特不悦的说道:“这是借钱!”

    “有借无还的那种借钱?”

    阿帝尔有些无语,摇了摇头,直接开口道:“麻烦让一让,我赶时间。”

    “你他么别有脸不要脸!!”

    一声怒喝从眼前传来,见阿帝尔作势要走,当先的杀马特?#25104;?#19968;变,然后直接走到阿帝尔跟前。

    五分钟后。

    在一?#21917;?#36335;过学生敬畏与带着隐隐快意的眼神注视下,阿帝尔数了数手上几张纸币,看着脚下倒了一地的杀马特一脸无语:“我说,现在的混混都是这么穷的吗?”

    脚下的一群杀马特敢怒不敢言,其中为首的那个更是被阿帝尔一拳揍晕过去,现在还在地上趴着呢。

    看了眼这些没出息的杀马特混混,阿帝尔摇了摇头,直接转身离开了。

    ?#22253;?#24093;尔来说,刚刚发生的事情仅仅只是个小插曲,若非对方主动惹到了他身上,否则以他的性格是不会去招惹别人的。

    不过,经过刚刚的事情,阿帝尔倒也有些小发现。

    “这个世界,对于超凡力量的?#31181;?#31243;度有些高啊。”

    抬头望了望天,回想起刚刚揍人的那一幕,阿帝尔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这个世界似乎处于某种独特的状态,其内的世界意识?#24618;?#19968;切超凡之力。

    方才揍人的时候,阿帝尔使了十分力气,最后可能只有一分力气被真正用出去了,其余的被世界意志?#24618;?#20303;了。

    “这个世界若是有超凡者,恐怕会混的很凄?#25671;!?br />
    摇了摇头,阿帝尔心中如此想道。

    不过这也没什么。

    阿帝尔来这个世界只是为了平静生活,静静熬过数千年时间的成长期,又不是来这个世界冒险的。

    这个世界受?#24618;?#31243;度如此之巨,在某种程度上,或许对他来说还有不少好处。

    “亚多,到家啦。”

    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

    房间内,一个穿着围裙,看上去正在炒菜的中年妇人正在做饭,看见阿帝尔从外面回来,于是笑着说道:“先去沙发上坐着看会电?#24433;桑?#33756;马上就好了。”

    “好。”阿帝尔点点头,按照以往亚多的习惯,直接坐在沙发上去了。

    方才的中年妇人叫林晓,是亚多的亲生母亲。

    这个世界里既有类似阿帝尔第一世时那样的黄种人,也?#24418;?#26041;的白人。

    亚多的亲生母亲是个黄种人,亲生父亲却是个白人,所以大小也算是个混血。

    不过与阿帝尔第一世时不同,在这个世界,混血可不是一件值得?#26223;?#30340;事情,而是杂种的代名词。

    因为这个身份,亚多自小便饱受歧视,因而才养成了懦弱容易被人欺负的性格。

    有些无聊的打开电视,阿帝尔发现这个世界的电视节目很少,而且上面多半播的都是些新闻。

    左右看了一下,没看见什么有意思的东西,阿帝尔便没有继续折腾,随便找了个台看看。

    “以下播出最新的时报新闻”

    “前日,奥多利亚公园之?#26657;?#19968;个巨大坑洞莫名其妙的形成,其中还密布血祭,对此,警方怀疑是索图教的又一次恐怖献祭。”

    “奥多利亚市的市长于近日发表言论,声明必会全力?#20961;椋?#23558;这?#22909;?#35270;生命,将宝贵生命拿去献祭邪恶存在的邪徒抓住,在三神的注视下将其送葬。”

    “奥多利亚?#23567;!?#30475;着这则新闻,阿帝尔有些意外:“那不就是这里么?”

    “亚多,最近少出点门。”

    清脆的脚步声从外传来,随后一个有些淡漠冷清的声音响起。

    亚多名义上的姐姐,陈清缓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亚多开口说道。

    她身?#27597;?#25361;,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容貌精致美丽,带着一股清冷气质,令人望而生畏。

    “知道了。”阿帝尔点了点头,表示听见了。

    对于阿帝尔的?#20174;Γ?#38472;清没有在意,只是冷漠的点了点头,随后独自走上了楼。

    看着她独自上楼的身影,阿帝尔感觉到一些独特的东西。

    尽管外表看上去正常,但陈清的精神却透着一股疲倦,?#36335;?#19968;连修仙三天三夜的资深修仙人士一般,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疲惫?#23567;?br />
    “看来,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看着陈清独自上楼的身影,阿帝尔笑了笑,却也没有在意,只是自顾自的看着自己的新闻。

    下午,阿帝尔正常的过去上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午修理了一顿那些流氓的?#20498;剩?#24403;下午阿帝尔再次来到学校的时候,阿帝尔总感觉,周围人对他的态?#20154;?#20046;有些改变,一些人望着他的眼神带着闪躲。

    对此,他摇了摇头,不以为意,只?#21069;?#38745;的听着前面的讲师上课。

    等到一节课听下来,他便不由摇头。

    讲的太糟糕了。

    在课堂上,不仅学生都在玩?#21482;?#30475;杂书,就连讲师都在各?#32622;?#40060;,甚至公然在课堂上玩起了电脑游戏。

    整个下午有四节课,其中有三节最后都成了自?#21834;?br />
    这样的课上的有什么意义?

    阿帝尔虽然是来摸鱼的,但对这种完全浪费时间的课堂还真是不怎么?#19981;丁?br />
    在他看来,上课,就要有个上课的模样。

    所以,他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毕竟如果不出意外,他还要在这个世界待上五六千年的时间。

    这么长的时间,在超凡之力被?#24618;?#30340;情况下,若是没什么东西来调剂,还真的有些无趣。

    趁着下课的功夫,阿帝尔四处转了转,看了看周围几个班的情况。

    最后的结果令他十分失望。

    这几个班级的情况与他所在的班级一样糟糕,其中甚至有几个班的情况还要更加糟糕,里面待着的血神清一色的摸鱼,就差在脸上写着混日子这几个大字了。

    因为这种发现,他更加坚定了自己找点事情干的决心。

    那么,该干些什么呢?

    阿帝尔先是想到了自己这具身体所在的家庭。

    按照亚多的记忆来看,亚多家里的家庭虽然不至于太过糟糕,但总体而言却还是处于?#29420;?#32447;上,每年只是供他与陈清读书都十分吃力。

    “所以,先办法改善一下这个家庭的情况吧,就当是占据了亚多身体的补偿了。”

    走在学校的操场上,阿帝尔心中如此想着。

    当然,这只是大概的一个想法,具体该做什么,他还没有想好。

    并不是很?#39068;?#21040;合适的事情,而是能做的实在太多了,因此一时半会反而难以选择。

    伴随着心中思绪渐渐飘远,一阵下课的铃声慢慢响起。

    阿帝尔抬起书包,继续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时,一阵?#24615;?#30340;声音从前面传来。

    几个看上去十分就不是什么好人的混混追着一个正追着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嘴上骂骂咧咧的。

    “又来?”

    看着眼前这一幕,阿帝尔有些无语,突然有点怀疑这座城市的治安状态。

    一天之内,这是他看见的第二次了。

    而且,与之前那伙只是勒索的不良学生不一样,这一次,这伙人的危害程度还要更大。

    因为他们带着刀。

    尽管只是水果刀,匕?#23383;?#31867;的小刀,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也是刀,一个不好一样能死人的。

    路边上,见这货?#20540;?#28151;混赶来,周围人?#25104;?#22823;变,?#36861;?#33050;步加快向着四周躲去。

    很快,这里就只剩下阿帝尔一人。

    他同样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思,只是侧了侧身,就向着周围躲开。

    这时,那个学生模样的人已经被这些人抓住了,被一个大汉揣在墙角,被打得浑身是血。

    阿帝尔摇了摇头,见那学生这幅?#24050;?#26377;些犹豫是不是该上前帮忙,就听见眼前一个声音响起。

    “亚多,竟然是你!”

    一个带着狠意,还有浓浓痛恨,畏惧的声音响起。

    阿帝尔抬头一看,顿时一愣。

    对方开口的,是这群混混团伙里的一个,模样还有些熟悉,赫然是今天正午放学时,欲勒索阿帝尔,结果被阿帝尔?#21019;?#36276;下的其中一个。

    “看来是不用纠结了。”

    顿时,阿帝尔笑了笑.

    bq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