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网游小说 > 少女航线 > 第952章 托付给你了

第952章 托付给你了

    “别?#39029;短福?#32769;子的同学要么是?#39029;?#36156;子,要么就已经死光了……”冯??#35828;?#22561;然后抬起头,就看见了憋着笑的流年枫。

    “流年枫!”冯??#35828;?#22561;惊讶的站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被刘妆天给软禁起来了吗?”

    “软禁?外面是这样流传我的吗?”流年枫眯着眼睛说道。

    “哼,刘妆天排了足足一个机甲军来保护你住的使领馆,这和软禁相比有区别吗?”冯??#35828;?#22561;愤怒的说道。

    “好吧,不过就算部队再多,那?#24598;?#19981;住我,我这不是出来了吗!”流年枫哈哈一笑“老冯,你最近日子过的还好吗?咱们也有20年没见了吧,我这些年可没少想你,本来想要直接去找你的,想不到居然在这里撞上!”

    “来,介绍你认识一下,不过你可能已经见过了,这位是……”流年枫拉着身边的伊万卡准备介绍,结果此时伊万卡却已经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了餐桌上的各种肉类上面,正在疯狂的扫食着大量的食物,对于流年枫的话充耳不闻。

    “不用介绍,我认识她,伊万卡?川?#31456;錚?#19968;个败光了所有家业的倒霉蛋而已!”冯??#35828;?#22561;冷哼一声道,而正在疯狂吃饭的伊万卡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就继续没心没肺的开始狂吃了起来。

    “行了,咱不说这个,老冯,你现在在哪里工作?话说我前几天也向刘妆天提出要见你,结果刘妆天理都不理我,你们两个看上去关系似乎有点僵呀!”流年枫忽然道。

    “岂止是僵硬,我们两个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了!”冯??#35828;?#22561;冷冷的说道,浑身上下忽?#24187;?#20986;一股杀气,让周围隔了好几米远距离的其他客人,都吓?#27809;?#36523;颤抖了一下。

    然后再认清楚这股杀气来自于冯??#35828;?#22561;之后,就慌慌忙忙的准备离桌,连餐桌上面吃到一半的珍贵的食物都不要了。

    “你和刘妆天到底怎么了?”流年枫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做人的原则不同,自然不可能看对眼的!”冯??#35828;?#22561;将手中的?#31080;?#29992;力的砸在桌子上,声音洪亮异常。

    “流年枫,你来得正好,我这几天正头痛该怎么见到你呢,你现在既然来了,那就最好不过了,待会儿你马上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冯??#35828;?#22561;忽然道。

    “见一个人?见什么人?”流年枫诧异的问道。

    “见了面你就知道了!”冯??#35828;?#22561;摇摇头,表示自己话不能多说,流年枫简单的吃了两口东西,就带着肚子大的宛如?#21507;?#19968;般伊万卡上了冯??#35828;?#22561;的悬浮飞车。

    别说,现在冯??#35828;?#22561;似乎混的还挺不错的,她的私人悬浮飞车居然装饰的极为豪华,上面雕龙画凤,绝对是私人订制的极品悬浮飞车。

    不过流年枫对于这辆悬浮飞车上面的一些标志和徽章却非常的感兴趣,在看到这些徽章和标志的时候,流年枫就大致知?#32769;?#22312;的冯??#35828;?#22561;在干什么了。

    果然,随后这辆悬浮飞车就直接进入了整个新帝都星最大?#27815;?#35946;华的一片建筑群之中,也就是紫禁城!

    真正的紫禁城,据说已经被丢在了帝都星,?#27515;?#22312;最后离开的时候,这座恢弘至极的?#20351;?#36824;是完好的。至于后来有没有被星辰异兽给彻底毁灭,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我们的皇帝陛下冷秋慜,在抵达了新帝都星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人兴建了这座全新的新紫禁城,虽然铁定不如原版的紫禁城豪华威武,但也是气势恢宏。

    此时流年枫要是还?#24187;?#30333;冯??#35828;?#22561;在为冷秋慜工作,那就有鬼了。

    “我现在是御林军的统领,负责拱卫紫禁城和皇室的安全!”冯??#35828;?#22561;此时也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直接了当的说道。

    “我们?#35828;?#22561;家族一直以来其实都是皇室的捍卫者之一,是皇室最?#39029;?#30340;护卫者,而这也是我的宿命!”冯??#35828;?#22561;满?#33251;?#23450;的说道。

    “你们陛下找我来究竟有什么事?”流年枫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现在外面都传说东王已经在扬州星区登基称帝了,你觉得作为帝国的皇帝,陛下他有可能无动于衷吗?他当然希望知道事情的真相如何!”冯??#35828;?#22561;道。

    “其?#24213;?#20917;我已经非常完整的跟刘妆天讲过了,还写了一份非常详尽的国书,里面记载了帝国的一些详细情况,那份国书可比我解释的要清楚的多,有何必要我再多跑一趟呢!”流年枫道。

    “可这份国书,陛下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冯??#35828;?#22561;说到这里,猛地捏紧了拳头“刘妆天这个?#39029;?#36156;子,她真的太过分了!”

    “……”流年枫无语了。

    流年枫虽然猜到刘妆天现在和皇室的关系一定非常紧张,双方也一定会有很多对立的行为,可是流年枫真的没想到,刘妆天居然到了连国书也不交给冷秋慜的程度,甚至连看一眼的机会都不给,这种状态,可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呀!”

    “不过你直接拉我过来会不会太冒失了一点?你们?#20040;?#20063;应该有一点保密意识嘛,何必这?#21019;?#25671;大摆的进去,估计现在刘妆天已经知道我的行踪了!”流年枫撇了?#27815;?#36947;。

    “没事的,虽然刘妆天控制了新帝都星,但是整个?#20351;?#30340;守卫还是在我的手里面,只要我冯??#35828;?#22561;活着一天,刘妆天?#25176;?#24819;掌控紫禁城。”

    “至于见面,知道就知道吧,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情况也不会再糟糕到哪里去!”冯??#35828;?#22561;冷冷的说道。

    “那好吧,那我就去见见我的这位小舅子……哦,不是,是我们皇帝陛下的舅舅!”流年枫笑道。

    “和这位舅舅比起来,或许还是那位外甥过的更加幸福吧!”冯??#35828;?#22561;看着窗外渐渐闪过的紫禁城的?#21543;?#24515;中忽然一阵感慨“流年枫,陛下现在对太上皇?#25237;?#29579;殿下的情况非常好奇,但这其中更多的是亲人间的关切,这么多年过去了,陛下已经没有多少亲人了。”

    “待会你们见面的时候,如果问到一些你不愿意回答或者无法回答的问题,那么我情愿你别回答,也不要欺骗陛下,好吗?陛下只想知道真相和事实!”冯??#35828;?#22561;用近乎于恳求的音调说道。

    “可以!”流年枫点点头“不过这样一来的,那估?#26222;?#20010;会面大部分时间都会是沉默的状态了!“

    “沉默也好!反正我们已经习惯沉默了!”冯??#35828;?#22561;最后感慨的说道。

    ——————————————

    “流年枫,我们又见面了!”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里面,流年枫见到了至高无上,哪怕此时?#30343;?#19979;一个星系,但?#27815;?#36275;拥有几十万颗星球的?#27515;?#24093;国的皇帝陛下。

    虽然这个皇帝流年枫并不承认。

    “是呀,好久不见了!”流年枫看着眼前的这位皇帝。

    和同为皇帝的自己的儿子相比,这位皇帝的面容有些消瘦,神情有些萎靡,但在萎靡中却又透着一股剧烈的亢奋,脸上的每一处毛孔都张开,仿佛想要和身边的所有人对抗一般。

    但就是这样一个感觉上无比激烈的男人,但此?#27604;?#38750;常安静的坐在龙椅上面,从高处俯视着流年枫。

    “微臣参见陛下!”见到了冷秋慜,冯??#35828;?#22561;立刻本能的跪了下来,向冷秋慜行礼,而流年枫则依然?#20142;?#22312;那里,?#20130;?#27809;有打算屈膝。

    虽然此时流年枫扮演的是一个臣子的身份,但流年枫却不打算向任?#20301;?#24093;跪下,因为他也是皇帝。

    “赐座!”对于坚定的站在那里的流年枫,冷秋慜似乎也没有多少?#31185;?#20182;跪下的意思,而是让立在一边的侍者送上了一张椅子,让流年枫可以舒舒服服的坐下。

    “流年枫,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吗?那个时候我和皇姐,还有你,还有那个刘妆天,我们一起在帝国?#22987;也?#29289;馆里面,你还为帝国文化界补全了一首古诗,直到现在朕都记得这首诗!”

    ?#29256;?#22806;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21097;?#38646;落成泥碾作成,唯有香如?#21097; ?br />
    冷秋慜朗诵得极为有感情,这却让流年枫心中觉得有些可笑,真的有点可笑呀。

    ?#21322;?#19968;直都记着这首诗,而这首诗,朕觉得就是形容流年枫你的,只有你?#25490;?#24471;上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这句话!”冷秋慜极为认真的说道。

    “额……陛下谬赞了!”流年枫还能说什么呢,能说自己不是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而是待到秋来九月八,?#19968;?#24320;后百花杀。

    ?#21482;?#32773;是,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19968;?#19968;处开。

    “不,朕思来想去,这天下之重,唯有托付给你了!”冷秋慜猛的从?#39318;?#19978;走下来,一把就抓住了流年枫的手道。

    “不知道陛下要托付给臣什么?”

    ?#21322;?#30340;性命,我大乾的天下!”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云南快乐十分钟电子屏 象棋对弈 广东36选7中个蓝号有奖吗 期极准生肖特码诗 佛山福彩中奖纪录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 投彩app下载 新快3官网 重庆五分彩官网 福建11选5一定牛 江苏e球彩足球开奖 每期精准一尾中特 上期大乐透中奖号码是多少 单机斗地主下载2019 足彩2串1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