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當前位置:看書啦 > 恐怖小說 > 超維機戰 > 1145 激戰長空,到達HK

1145 激戰長空,到達HK

    風和日麗,萬里無云。

    平常人一般在看到這么美好的天氣時,總會隨之心情愉快。

    但,作為追擊部隊的泰坦斯成員,布蘭少校卻沒有那么美麗的心情去觀賞這萬里無云的美好藍天。

    由于一直都無法追上奧古的關系,布蘭少校的心情也隨之變得急躁了一些。若不是村雨研究所明確地表示已經派出援軍的話,恐怕布蘭少校就要發一通怒火去責罵分布在周圍的泰坦斯情報部門。

    要知道,就算是迦樓羅的飛行高度再怎么高,那龐大的身影始終是一個明顯的目標。只要細心地搜索相關航線的,一般都會發現一絲蛛絲馬跡的。

    然而,在清楚地確認了奧古的迦樓羅確實在九州附近海域停留過的這個情報后,那些情報部門的飯桶竟然還會一無所獲。

    “廢物!”

    越想越氣的布蘭少校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

    就在這時,一直迫于布蘭少校的壓力,不敢出聲的眾人突然被一陣尖鳴的警報給驚到了。

    “少,少校!發現一正在向我方急速飛來的目標!根據雷達顯示,是ms!而且在對比了資料庫之后,該ms是我們的加普蘭!!”

    布蘭瞳孔一縮,立刻意識到了什么。

    “全員一級戰斗準備!那不是友軍!是敵人!!”

    布蘭一聲令下,這艘被緊急調來的迦樓羅立刻進入了一級作戰狀態。這,也是這艘迦樓羅調來后的首戰!

    “這里便交給你們了!我要出擊!”

    因為來犯之敵只有一機的緣故,心中冷笑不止的布蘭少校離開了艦橋,迅速地換上機師服,并登上了亞希瑪。

    沖出了迦樓羅腹部的亞希瑪在空中盤旋一圈后,布蘭少校便下令讓搭載飛行踏板出擊的高扎古從迦樓羅一側迂回,包抄過去。

    “你們小心!封住加普蘭的行動路線就可以了!若是被拖入了追逐戰,你們是無法追上加普蘭的!”

    加普蘭的性能如何,布蘭少校自然清楚。要不是加普蘭的性能過于非人類的話,布蘭少校的座駕恐怕就不是亞希瑪了。

    天邊,一道閃電疾馳而至。

    布蘭少校眼中精芒一閃,心道來了。

    以ma形態出擊的亞希瑪立刻迎了上來,主動出擊。

    要是就這樣讓加普蘭直線沖刺的話,在亞希瑪身后的迦樓羅便會成為它的獵物!

    “嗡!”

    “嗡!”

    “嗡!”

    布蘭少校搶先發起攻擊,為的不是擊落加普蘭,而是將其逼離沖向迦樓羅的航線上。結果,正如布蘭少校所設想那般,甚至還超出預期。

    因為,加普蘭在脫離亞希瑪的攻擊路線時,竟一頭扎入了迂回包抄的高扎古開始聚攏的口袋當中。

    這樣的發展,不禁地讓布蘭少校不由地錯愕了一下。

    可,不管如何,事態的發展是好的!

    不用布蘭少校繼續吩咐,大致形成了包抄的高扎古們立刻發動了攻擊。

    光束,

    三連裝導彈夾艙等等,所有高扎古所攜帶的武裝一股腦地向著加普蘭傾瀉了下去。

    剎那間,在加普蘭的周遭全是爆炸連連,光束橫飛,場面,煞是壯觀。

    “很好!繼續封死加普蘭的動作!”

    看到部下們忠實地執行他的命令,布蘭少校頗為欣慰,心中那股惡氣也稍稍減少了一些,但依然還需要一劑猛藥才能平息。

    而這劑猛藥便是加普蘭!搶奪了加普蘭,并駕駛著它大搖大擺地出現在他面前的機師!

    “轟!”

    “轟!”

    “轟!”

    爆炸聲不絕于耳,光束如同暴雨般遮掩天空,加普蘭的身影在這瞬間已被那連連爆炸所產生的濃煙遮掩在里面,完全看不出它的蹤影。

    “停!”

    駕駛著亞希瑪在這片空域盤旋了一會兒,越來越發覺不對的布蘭少校喊住了部下們的攻擊。

    話音未落,爆炸音未絕,一道黑影突然沖出了濃煙,電閃雷鳴間就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道弧光,將那兩架高扎古以及其腳下的飛行踏板一同砍成數截。

    “轟!”

    “轟!”

    “轟!”

    爆炸再起。

    只不過,這一次三連響爆炸卻不是向加普蘭發動攻擊的爆炸聲,而是他們隊友所駕駛的高扎古被砍爆的轟鳴。

    在這搖曳的火光中,布蘭少校看到了被四架高扎古聯手發起攻擊的加普蘭身上竟然只有一些被爆炸波及的擦傷。

    除此之外,便沒有其他可以說得上較為嚴重的傷勢。

    要知道,在剛才那連番攻擊中,就算是精英機師也難以在其中討到什么好果子吃!

    “超越一般精英的王牌嗎?”

    布蘭少校眼中光芒閃爍,咬著牙向幸存的高扎古下達了回返迦樓羅的命令。

    事已至此,就算這兩架幸存的高扎古繼續逗留在這里,也只不過為駕駛著加普蘭的王牌機師增添一份戰果。

    如今,能夠做到與加普蘭對抗的人,就只有他,布蘭少校了。

    “來吧!雖然我不知道是你,但是我是不會就此放過你的!”

    亞希瑪的推進器火光大作,將依然保持著ma狀態的亞希瑪的速度直接推送到一個新階段。

    一場空中追逐戰由此展開。

    蒼穹之上,是那厚厚的云層。

    而云層之下,則是被兩名精神高度緊繃的泰坦斯機師所駕駛的高扎古以及迦樓羅。

    在云層和迦樓羅之中的那片空間,便是亞希瑪和加普蘭激戰之處。

    激戰中,云層或被光束破開,或被來回閃避攻擊,急速追逐對方的亞希瑪和加普蘭沖破。

    “嘖!被壓制住了嗎?”

    追逐了一番后,布蘭少校就算再不愿承認,也無法再做辯解。

    面對著加速,極速性能都比亞希瑪優秀一個層次的加普蘭時,亞希瑪能夠保持驕傲的就是本身那足夠厚實的裝甲。

    那被眾多高達粉絲戲稱為南瓜餅的ma形態除了腹部這個弱點之外,其他地方的防御力可以說是堪稱一絕。

    這也是亞希瑪在剛才那段激烈的追逐戰中,躲過了數次來自加普蘭的致命攻擊。

    在這個“幸運”當中,布蘭少校卻發現了加普蘭似乎有些不耐煩了。

    仿佛,在下一刻,加普蘭就要依靠著亞希瑪無法望及的速度性能,轉向向迦樓羅發起猛攻。

    這樣的推測,讓布蘭少校感到一股壓力。

    若是被加普蘭擊落了迦樓羅的話,那么他們一眾泰坦斯就要被逼降落在陸地上,等待不知什么時候才會剛來的援軍拯救。

    這個想法剛一興起,布蘭少校的心跳便突然頓了一下。

    加普蘭,轉向了!

    “絕對不能讓你得逞!”布蘭少校大喊一聲。

    亞希瑪便立刻全力沖刺,以自身最大的速度向著加普蘭追了過去,同時,位于ma形態加普蘭腹部的光束槍也不斷地朝著前方的加普蘭射出一道道光束。

    “高扎古!快攔住加普蘭!!”

    在布蘭少校的怒吼下,嚴防死守的高扎古立刻舉起手中的光束槍,瘋狂地在加普蘭的前方構建成了一道密集的光束網。

    因此,加普蘭似乎很不情愿地調轉機首,想要采取迂回的方式,從迦樓羅的后方發起攻擊。

    這一剎那間,布蘭少校似乎看到了機會。

    “得手了!”

    全力奔襲而來的亞希瑪迅速變形,拔刀,欺身上前,乘勢向著轉向的加普蘭砍了下去。

    但是,就在亞希瑪手中的光束劍砍到加普蘭身上的瞬間,布蘭少校突然看到了不知何時在眼前出現了一個黝黑的炮口。

    “這···”

    “轟!”

    光芒一閃,一陣劇烈的劇震夾雜轟鳴聲瞬間便充斥在這個駕駛艙當中,打得布蘭少校措手不及。

    緊接著,勉強支撐著的布蘭少校在搖晃不定,雪花閃爍的屏幕中看到了將亞希瑪的光束劍擋下的加普蘭舉起了右手。

    右手之上,正是一柄威力全開的光束劍!

    在光束劍破開駕駛艙,直抵布蘭少校面前的瞬間,布蘭少校方才大徹大悟地喊道:

    “我,我被算計了!!”

    “唰!”

    失去了胸前裝甲的亞希瑪被加普蘭手中的光束劍穿胸而過,并一同將機師布蘭少校帶走了。

    短短眨眼間,發生急速變化的戰況讓迦樓羅以及兩架高扎古意料不及。

    驚愕之中,就連順手將亞希瑪一分為二的加普蘭變形加速撤離的情況,都未能作出及時的反應,只能愣愣地看著被砍成兩截的亞希瑪在半空中化為一場盛大的煙花。

    從一開始,加普蘭,不,應該說何莫名的目標就不是迦樓羅,而是亞希瑪,以及機師布蘭少校。

    為了接下來的行程也好,為了保證即將到來的鳳能夠有足夠自由行動力也好,這個本應該早早死去的布蘭少校終于在何莫名的算計下,步入了黃泉。

    接下來,便是按部就班的行程了。

    不久后,完成了奔襲任務的加普蘭在燃料即將見底的情況下,終于緩緩地飛入了奧特姆拉的機庫當中。

    看著從加普蘭的駕駛艙中走出的何莫名,聞迅趕來的小林隼人也深深地松了口氣。

    “大校。情況如何?找到泰坦斯了嗎?”

    何莫名脫下頭盔,點了點頭。“嗯。找到了。并且,還順手將泰坦斯的新型機亞希瑪給解決了。”

    想了想,何莫名補充了一句。“就是之前在肯尼迪機場那時,來襲的那架變形機體。”

    小林隼人想了想,抬起右拳砸了一下左掌。“我記起來了!是那架黃黃的機體。確實是一個麻煩!在能變形的情況,還有著高機動力。若是讓它咬上了奧特姆拉的話,就會是一場麻煩!”

    何莫名微微一笑。“現在這場麻煩已經離我們而去了。”

    說著,何莫名轉了轉頭,看向停放在一邊的扎古iii,發現卡繆真坐在停在駕駛艙前的起降臺上,聚精會神地看著眼前的電腦。

    而扎古iii的駕駛艙卻是一副關閉的狀態。

    “是大校允許卡茲使用扎古iii進行模擬訓練的吧?”小林隼人順著何莫名的目光看了過去,便隨口問道。

    “嗯。是我讓卡茲進行模擬訓練的。畢竟戰場不是過家家的場所。這一點,相信經歷過一年戰爭的小林館長會很清楚。”何莫名坦然地說道。

    一想起一年戰爭,小林隼人的臉色馬上變得十分嚴肅。

    對于他來說,那不僅僅是一段血與淚的記憶,更是伴隨一生的烙印。

    “是的!可是,我沒有辦法跟卡茲說明。要知道,在一年戰爭期間,卡茲便一直留在白色木馬之上。對于成為機師有著近乎瘋狂的偏執的卡茲,根本不會認同我對戰爭的看法。”

    “是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小林館長,我或許要稍稍修改一下模擬訓練的程度了。”

    何莫名垂下目光,看向站在身邊的小林隼人問道:“可以嗎?”

    小林隼人想了想,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何莫名的建議。

    得到允許后,何莫名笑了笑,便讓人將他送到了卡繆的面前。

    “卡繆,在看什么?”

    何莫名的聲音讓認真地看著電腦屏幕的卡繆渾身一震,手腳慌亂地站了起來,敬禮道:

    “大,大校!你回來了?!”

    何莫名擺了擺手,示意卡繆不必緊張。

    “任務完成了。接下來,我們應該會有一段平和的日子。對了!卡繆,你在看什么?”

    “是!我正在看卡茲的模擬訓練。”卡繆稍稍放松,主動地蹲下將電腦抱起后,將畫面上的實時監控展示給何莫名看。

    只見屏幕上的畫面正是以卡茲為主的第一視角,并且從那細小的外放聲音中可以聽出卡茲現在的狀態似乎并不算很好。

    “卡茲進行模擬訓練多久了?”聽著卡茲那粗重的呼吸聲,何莫名便知道這個頭鐵小子應該沒有中途停止過模擬訓練。

    卡繆思索了一下。“從大校出擊開始,卡茲就一直進行到了現在。除了中途補充水分之外,其他時間都在進行模擬訓練。”

    “結果呢?”

    何莫名這樣一問,卡繆就有些為難了。

    支吾了一會兒后,卡繆扯了扯嘴角,有些為難地說道:“從開始到現在,已經開始了快三百次了吧?每次,卡茲從出擊到被擊落的平均時間都只有十秒···”

    卡繆正說著,電腦上的畫面一紅,便是一個大大的被擊落的提示彈出。

    “看!卡茲又被擊落了。”卡繆聳了聳肩膀,有些無奈地說道。

    “咔擦!”

    一聲聲響,扎古iii的駕駛艙打開了。

    “不行了!卡繆,我要休息!!”

    隨著一聲疲倦的聲音響起,滿頭大汗的卡茲有些脫力地從扎古iii的駕駛艙當中爬了出來。

    可叫喚了半天,都沒有發現卡繆上前攙扶的卡茲下意識地抬頭看了看周圍,結果卻讓他渾身一震。

    “大,大校!夏亞大校!!”

    “嘭!”

    “啊!!痛!痛!!!”

    猛地站起來的卡茲不出意外地撞在了駕駛艙打開的擋板上,吃痛的卡茲甚至連眼淚都冒出來了。

    上下打量了一會卡茲后,何莫名便轉頭看著卡繆說道:“卡繆!今天卡茲的訓練到此結束!你帶著他去醫務室看看。從明天開始,卡茲的模擬訓練難度由我親自來調整。”

    卡繆眨了眨眼,側眼看了一眼卡茲后,大聲應道:“是!大校!”

    從始至終,何莫名都沒有和卡茲說過一句話,這讓卡茲心里七上八下地沒個著落。

    無奈之下,在心知肚明,但又不點明的卡繆的指引下,卡茲在奧特姆拉的第一天開始了。

    在到達新hk之后,卡茲才發現這個口口聲聲說自己并不是什么惡魔的男人,絕對是一個比惡魔還恐怖的男人!!

    在發現自己不能突破zero模式的十秒關卡之后,這個惡魔竟然以一個莫須有的理由再度將zero模式的難度調高。

    將雄蕊高達改成了一架具備三段變形能力的變形戰機。

    惡魔稱它為“虛無者”,還有便是這架變形戰機的機師便是傳說中的大人物,何莫名將軍的首架機體。

    于是乎,卡茲在zero模式當中的生存時間便被壓縮到了三秒。既是,被發現,被攻擊,死亡,三點循環。

    “這便是死得毫無理由,毫無價值的戰場!你,想放棄嗎?卡茲。”

    面對著嘴角邊上帶著一絲嘲諷的笑容的惡魔,卡茲爆發了!

    在從心底下爆發而出的倔勁和憤怒中,卡茲投入了zero模式的死亡循環當中,苦苦地在三秒死亡時間中尋找一絲生機。

    看著憋著一股勁投入模擬訓練的卡茲,何莫名抬手拍了拍卡繆的肩膀。

    “卡繆。有個任務要你去完成一下。”

    卡繆聞言,將電腦關上,站起來應道:“是!大校!”

    看著接受命令,駕駛著高達mkii出擊,前往任務坐標的卡繆離開后,何莫名也向小林隼人打了聲招呼,獨自一人登上了新hk的土地。

    而目的地自然便是羅氏商會。

    若是從第十七獨立艦隊的情報支援部門手中得來的情報沒錯的話,在原著當中出現在羅氏商會的米萊八州母子三人便會在那里出現。

    “哈薩維·諾亞。閃光的不孝子嗎?在我出現的現在,你還有可能會成為馬法狄·納比尤·艾琳嗎?或許,我也有些期待,也說不定。”

    帶著這樣的想法,何莫名推開了羅氏商會的大門。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