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85.第85章 致命的艳遇

85.第85章 致命的艳遇

    木屋门口,大雨之中,一个妖娆少女俏立在那里,美眸含媚,雨水侵透了她的衣服,将她的胴·体完全凸显,丰乳肥臀,细腰美腿,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充满诱惑。

    莫诗雯!?

    展开“耳闻如视”,秦墨有些发愣,?#24187;?#30333;芊薇的姐姐为何突然来这里。这一段时间,他偶尔会到莫家村,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有莫芊薇陪伴,鲜少与莫家村其他人有交集。

    “嘿嘿,马屁精小子,你小子不愧生了一张小白脸,很受女人青睐嘛。山间少女最是多情,我宝贝徒弟的姐姐,一定是看上了你,想?#23194;?#20020;走前,与你共度一番云雨。好艳福,好极,好极……”

    徐柏渊的传音再次响起,丝毫没有平时的严肃,充满了猥琐的气息,男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大多是同样一种语气。

    闻言,秦墨翻着白眼,觉得徐柏渊太容易幻想了,莫诗雯此来,很可能是有其他事情。

    不过,对于徐柏渊的话语,秦墨则是无法回应的,因为凭他武师的修为,传音的距离最多只有十?#26705;?#32780;徐柏渊所在的位置,则是在百丈开外。

    正在这时,门外的莫诗雯有了动作,她取出一个石炉,里面闪动火光,似是在燃烧某种东西。并且,很是奇异的是,任凭大雨倾盆,竟然无法浇灭石炉中的火光。

    随后,只见莫诗雯轻轻一吹,缕缕粉红烟雾飘出,传入木屋当?#23567;?br />
    秦墨随即闻到一?#19978;?#29980;的气息,顿时一阵眩晕,只觉小腹一团火热,下体立时坚硬如铁,心中腾起强烈的欲望。

    ****!?

    ?#30343;?#38388;,秦墨吓了一跳,立时运转真气,在经脉中循行一圈后,体内的欲望尽皆消褪,脑袋恢复清明。

    “好险!幸亏斗战圣体对于迷药、毒药的抵抗力极强,莫诗雯竟?#30343;?#29992;****,真是……”

    秦墨有些哭笑不得,想不到竟被徐柏渊一语中的,莫诗雯?#21019;?#30340;目的,不仅是来投怀送抱,并且,还是最直接的用****,强上他!

    想及此,秦墨嘴?#20431;?#24494;抽搐,虽说山间少女多情,但是,热情到这种程度,着实令人吃不消。

    正准备有所动作,便听徐柏渊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喂!马屁精小子,?#28909;皇?#36865;上门的艳福,你难道想要拒绝么?你还是?#30343;?#30007;人?”

    “我才刚刚15岁,距离成为真正的男人,还有一段时间的。”秦墨轻声说道,虽然他无法传音十丈以上的距离,但是,他相信木屋中的动静,皆在徐柏渊的探听之下。

    一想到他如果真的中了****,与莫诗雯共度云雨,所有的动静全部被这个大叔听去,秦墨脸色就有些发黑,这可?#30343;?#20160;么愉快的经历。

    “小子,别乱动,就躺在床上,好好听着。”

    徐柏渊的传音再次响起,他的声音变得肃然,“我看得出来,?#24867;?#25105;的宝贝徒弟,虽然很喜爱,但并没有男女之情。既然如此,何不借此机会,让我徒弟?#38405;?#30495;正死心,这也是一件好事。”

    “徐大叔,你的意思……”秦墨心中一动,他是绝顶聪明,自是瞬间明白徐柏渊的想法。

    “没错。当我宝贝徒弟见到你和她姐姐有私情,一定会彻底死心。说不定,因为这件事,还能激发她的向武之心,岂?#30343;?#19977;全齐美的好事?”徐柏渊连声道。

    三全其美个屁啊!这个主意根本馊到发霉。

    秦墨脸色难看,刚想?#24202;擔?#21364;听徐柏渊威胁道:“小子,这件事可是由不?#23194;恪?#20320;不答应,本大爷我就将你制住,任由这女娃子强上了你。你如果答应了,至少还能主动享受一下嘛。”

    如果徐柏渊现在就在面前,秦墨一定会竖起中?#31119;?#29408;狠鄙?#35825;?#20010;老?#19968;鎩?br />
    不过,形?#31080;?#20154;强,秦墨无奈道:“行了,徐大叔,我知道怎么做了。”

    “你这小子倒是识时务,果然会拍马屁的?#19968;錚?#19968;个个都很聪明,都很识时务。”称赞的话语?#26377;?#26575;渊嘴里说出来,便是变了味道。

    “不过,徐大叔,我可不想和莫诗雯发生什么,你快将芊薇引过来。”

    “嘿嘿,你小子就算想发生点什么,也难以实?#33267;恕?#25105;徒弟就快来了,估计等你们俩光着身体的时候,她正好闯进来……”徐柏渊一阵贼笑,怎么听怎么猥琐淫·荡。

    这个老?#19968;錚?#26524;然算不上良善之辈。

    秦墨暗骂不?#30505;?#21364;听咯吱一声,木门打开,莫诗雯悄然走了进来,湿透的胴体,在昏暗的木屋中,散发着无比诱惑的气息。

    看着半躺在床上,似乎昏迷过去的少年,莫诗雯一阵轻笑,美眸中媚意更盛,轻咬红?#21073;?#27969;露一股放荡的风情。

    走到床边,莫诗雯将秦墨抱起,平放在床上,继而便坐在他身上,丰腴的臀部与坚硬的下体紧贴,让她忍不住发出一阵呻吟。

    “少年?#26705;?#24819;不到?#26705;?#20320;这样一个?#30475;?#30340;武者,却被我一个女子摆布。想不到你那里那么硬,那?#21019;螅?#27604;村里最强壮的男人,还要坚硬硕大好多呢,?#28982;?#25105;可以好好享受一番。?#37145;?#21713;酥脆的嗓音响起,足以让任何雄性动物血脉喷张。

    “乖乖,看来这女娃子?#33418;?#27969;啊!喂,马屁精小子,趁着我徒弟还没来,你还有那?#21561;?#26102;间办事,瞧瞧她这火辣的身段,我看着都有点心动?#21073;?#38169;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啊!”徐柏渊的声音贼兮兮的传来。

    秦墨则?#21069;?#20013;狂骂不?#30505;?#24464;柏渊这个混蛋,尽在一边说风凉话,这桩事情背黑锅的可是他。?#19997;蹋?#31206;墨巴不?#23194;?#33418;薇下一刻就闯进来,以他现在和莫诗雯的亲密模样,根本就是被捉奸在床的样子,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时,秦墨感觉到两只纤手,在他身上摸索着,正在脱去他的上衣。两人真正裸呈相见的情景,并?#30343;?#31206;墨希望看到的,心思一转,他佯装受到惊动,神智不清的睁开双眼。

    入眼处,则是一对高耸的丰·乳,莫诗雯坐在他身上,衣衫半解,上半身已呈半裸,滑腻的肌肤艳光四射,说不出的香艳诱惑。

    见此情景,秦墨努力装出震惊之色,双眼模糊,似是神智有些不清?#30505;?#36523;体无法动弹。

    ?#25226;剑?#23569;年?#26705;?#20320;醒过来了。我就猜测,这种催情药?#38405;忝俏?#32773;的效力较弱,所以,事先加大了三倍的剂量。看起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你虽然恢复了神智,却是四肢无力,而且,是?#30343;?#24456;想吃了我呀……”

    坐在秦墨身上,莫诗雯傲然挺胸,将她火辣的娇躯展露无遗,同时,她左臂一动,手中多出一把弯刀,架在秦墨喉咙上。

    弯?#26007;?#21033;,寒气逼人。

    “你……”秦墨喉咙滚动两下,装作声音嘶哑的开口。

    “别动,少年?#26705;?#19981;要动。否则,这把弯刀可?#31361;?#21106;破你的喉咙哦。”

    莫诗雯趴下娇躯,贴着秦墨耳边,吐气如兰,声音却是妖媚而冰冷,“乖乖躺着,闭上眼尽情享受,就可以了。这样一来,你还能享受完人生最快乐的事情,然后再死去……”

    什么!?

    秦墨心中一跳,这一刻,他清晰感受?#21073;?#33707;诗雯身上的一股杀意。

    “诗雯姐……,我和你……,似乎并没有仇怨,而且,你还是芊薇的姐姐……”

    声音嘶哑的开口,秦墨佯装费尽力气,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心中也?#32933;?#24456;疑惑,为?#25991;?#35799;雯对他抱有如此强烈的杀意。

    话音未落,便被莫诗雯一阵?#39306;?#30340;叫声打断——

    ?#30333;?#21475;!别提芊薇!”

    莫诗雯俏脸扭曲,杀意与欲望交织,仿佛鬼族的魅鬼一般,冷冷道:“你就算中了****,我这样在你面前,竟还想着芊薇那个贱人。从小到大,村里人最?#19981;?#30340;就是她,村里的年轻男人最想娶的也是她,她凭什么……”

    “无论是美貌,还是聪明,还是手?#26705;?#25105;都在她之上,为什?#27492;?#26377;人最先注意到的,总是芊薇那贱人。”

    “在你来莫家村之前,父亲已经给我定了?#24187;?#23130;事,对方是另一个山的村长的儿子,这?#20431;?#29983;平第一次,能?#30343;?#36807;芊薇这贱人。”

    “却是想不?#21073;?#22905;这个小贱人竟忽然将你带到村子里,这一下子,她又是村里所有人的焦点,而我,又一次成了她的陪衬。”

    “告诉你,少年?#26705;?#25105;不?#24066;模?#25105;得不到的,她也别想得?#21073; ?br />
    “所以,上一次,我在木屋门上,涂抹上了一?#24867;?#33647;,想不到你如此警觉,竟然发?#33267;恕?#20063;幸?#23194;?#21457;?#33267;耍?#21542;则,我今天哪里能好好享?#23194;?#21602;……”

    望着莫诗雯扭曲的绝美容颜,秦墨深吸口气,眼底掠过一道寒光,原来上一?#25991;?#38376;涂毒,竟是莫诗雯所为。一?#36234;?#22969;,妹?#20040;?#20928;如山野的精灵,而姐姐心?#26082;?#24694;毒如鬼,不禁令人毛?#20542;?#28982;。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下载秒速时时彩彩开奖 云南时时彩官网平台 湖北快3奖金多少 毛泽西六肖中特 上海基诺科技怎样 如何赢五子棋 网球术语中英文对照 江西快3平台快3投注 彩票开奖查询结果表今天 竞彩足球半全场玩法 吉林快三走势图下载 广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安徽快三开奖号码官网 排列5定胆杀号澳客 球赛投注在哪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