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主动扑过去!

    她吃的津津有味,好似从来没有吃到过这么美味的食物。

    一整块牛?#29275;?#24456;快就消灭了大半块。

    “好不好吃?#20426;?#27431;阳墨城笑容和煦之中隐隐多了一丝坏意。

    “好吃!”洛宁香点头,等着他把切下来的牛肉放到她嘴边,他温柔体贴起来的模样,真的很迷人。

    她偷偷享受着这份甜蜜跟幸福恳。

    他把切下的牛肉往她嘴巴送,在她轻启红唇靠过来的时候,将牛肉换成了自己的薄唇,压在她的送上来的红唇之上。

    洛宁香愣住,稍一走神,嘴里多了一条舌头,等她?#20174;?#36807;来,想要退开,已经来不及了,后脑勺被紧紧的扣住,他的舌头在她口中便是一阵激荡的搅动。

    “唔,,,,”她象征性的反抗,他的舌头便绕的更紧,一阵贪婪吸吮,越吻越深,越吻越炽热,有种把她吃下去一般的狂妄,充满野性让。

    窒息中产生的兴奋感,让她情不?#36234;?#22238;应他的吻。

    洛宁香是一个容易迷乱的女人,理智总是控制不了感性。

    眼看着在这么激烈的吻下去,迟早会把持不住出事,欧阳墨城松开她的脑袋,?#31185;?#33258;己抽身。

    他喘息?#29275;?#35843;匀体内升起的***,男人最难把控的就是下半身。

    洛宁香傻乎乎的被他搭着肩膀,脸粉扑扑的,唇红艳艳,迷惘的样子份外的可爱,凡是个男人看到都想兽性大发。

    看的欧阳墨城又想扑过去,再吻一次,不过他知道,再一次的话肯定会控制不住在这里吃了她,所以尽管她是如此的诱人,他还是硬生生的给忍住了。

    过了好几?#31181;櫻?#27931;宁香才回过神,锤了欧阳墨城一下“大色魔——”

    “?#20197;?#20040;色魔了,我看到酱汁沾到你嘴巴上了,腾不出手给你拿纸巾,只好亲力亲为的帮你擦掉”欧阳墨城?#31080;紜?br />
    “擦掉?你确定是擦掉不是舔掉么”洛宁香气岔了,占她便宜,还找了个合理的理由。

    “区别不大啊!”欧阳墨城笑。

    “不大?#20426;?#27931;宁香咬着这两个字,突袭的往他脸上用力的拍去,一击即?#23567;?br />
    欧阳墨城的俊脸一下子就阴了。

    洛宁香把手拿开,脸上堆满了甜甜的笑容,说道“你脸上有蚊子,?#37326;?#20320;打掉!”

    大冬天哪来的蚊子?

    “是嘛,?#21069;?#20320;手中里那只大蚊子摊出来给我欣赏一下看看,那我也见?#37117;?#35782;”欧阳墨城笑的让人发毛。

    洛宁香心里打?#27169;?#21487;一想,这?#19968;?#37117;能?#31080;?#30340;理直气壮,她为什么不能,他要是敢反驳她,就要他好看。

    给自己打足了气之后,她把手掌摊开来,?#19978;?#32780;知,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血也没有被拍的稀巴烂的黑色蚊子。

    “蚊子呢?#20426;?#20182;笑的越发狰狞。

    “噢,飞走啦,你想,经过?#21512;那?#19977;季,它都没有被扑杀消灭,可见它的身手有多么的敏捷,在我发现它的时候,其实它了已经发现了我,在我拍下去的零点零?#24187;耄?#23427;使了一?#24184;?#24418;幻影)2C就那?#21019;游?#25351;尖逃生了,这绝对是一只有前途的蚊子,我断定它可以活过下一个冬天”洛宁香按着想好的话,一字不漏的说道。

    欧阳墨城星眸发沉,笑容在狰狞的程度上多了一丝灿烂“这么说来,我的办公?#19968;?#22810;一只蚊子精?#20426;?br />
    “不怕,有你这只大妖压?#29275;?#23567;妖不敢兴风作浪”洛宁香拐着弯骂他。

    欧阳墨城看了她一会,说道“说的好,那大妖现在要吃东西了,不然打不过蚊子精了?#34180;?br />
    他转正身体,去切牛排吃,算了,不跟她玩了。

    洛宁香看他吃,就感觉自?#22909;?#26377;吃饱,看他大口大口的切来吃,就感觉更加的馋了,特别是他吃米饭的样子,喉咙吞?#20351;?#21160;的声音,好像这米饭非常非常好吃似的。

    她挨过去,小声的问“你能吃的完么?#20426;?br />
    欧阳墨城转过脸来,一看她的小模样,就立刻明白她的心思,他在心里发笑,点头道“能啊,再来两份也能吃的完?#34180;?br />
    “你是猪啊,这么能吃!”笨,她这么问就该知道她也想要吃啊。

    “男人的食?#38752;?#23450;比女人要大吧,不然我下午会没力气工作”欧阳墨城转正脑袋,继续吃,边吃还边夸张的说“?#29275;?#36825;顶级法国厨师的水平就是好,这牛排又嫩又滑,味道好极了?#34180;?br />
    一看就知?#21862;?#26159;什?#21019;?#27861;国连夜赶来的特级厨师做的,是他故意勾起她的馋虫,才这么说。

    洛宁香咽了咽口水,她也不知自己哪根筋搭住了,什么山珍海味她没有吃过呀,但就是觉得他吃的这份特别好吃。

    “我刚才没吃饱,不如我们一起分享吧——”她笑盈盈的靠过去。

    欧阳墨城将她?#37096;?#23601;这么一点,已经被你吃了不少了,我自己都吃不饱,绝对不能跟你分享?#34180;?br />
    “小气鬼,那你就忍心看?#24867;?#23376;按饿么”洛宁香马上就翻脸了。

    “谁让你跟凌凌小心肝去约会时不吃饱的,有两个字叫活该”欧阳墨城讥讽她,低头,继续吃。

    看着就要吃光了,洛宁香干脆去抢,握着他的叉子往自己嘴边送。

    眼看就要吃到嘴里了,欧阳墨城轻轻一扯,把叉子放到自己嘴里吃掉,非常轻松。

    这就是男人跟女?#20284;?#21147;上的差别。

    “不好意思——”欧阳墨城对她笑的得意,谁让她又跟别人去约会,又拍了他一巴掌的,不是只有女人才记仇的。

    洛宁香拽着他的衬衣,忽然间向他扑过去,把他扑倒在沙发上,骑在他身上,不管他有没有心理准?#31119;?#23601;直接狼吻下去了。

    欧阳墨城第一次受到这种?#25353;?#36935;”,说真的,这次他还真的被吓到了。

    洛宁香握住他的手腕,学着男人对待女人那样高举过头,摩?#20102;?#30340;嘴唇,在他意乱情迷的时候,用自己的香舌顶开他的嘴巴,把里面的牛肉给抢过来。

    一得到牛肉,她就立刻直起身子,笑的想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快乐而又得意洋洋的咀嚼着嘴里的肉,?#25239;?#37324;写满了我赢了的?#25239;狻?br />
    欧阳墨城则是从此想到了一个让她“强吻”她的妙计!想不到要得到她主动献吻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就应?#36855;?#28857;想到才是,哎,太?#19978;?#20102;)21

    洛宁香坐在他腰间,因为开?#27169;?#23436;全没有意识到臀部下某个部位的变化,还很是得意的直笑“你的肉被?#39029;?#25481;喽,不要以为男人四肢发达就占?#28982;薄?br />
    她的柔软的某处不断的挤压着他,以至于让其变的越来越坚硬,越来越巨大。

    欧阳墨城腰部不受控制的向上顶,呼吸?#31181;兀?#21452;眼中布满了欲念。

    “喂,干嘛不说话——”洛宁香不知道是不是成功抢到肉了太过于兴奋,以至于连他这么明显的身体变化都没有察觉到,还用力在他肚子上坐了一下“喂,肉被我抢走了也没有那么丢人,别装死,给我说话?#34180;?br />
    她刚说完,身体忽然一阵的颠倒。

    “啊——”她惊吓的大叫出声,下?#24187;耄?#20154;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这时她才看给他眼?#30528;?#28872;的***,心中大喊?#24187;睿?#36830;忙?#25169;?#20320;,,,你起来,我要回办公室了!”

    “你吃了我的肉,我现在很饿”欧阳墨城邪魅的靠到她的耳边,声音低沉难耐,双手抚摸着她的身体,轻啃她的脖子,感觉某处更为坚硬肿痛了。

    “大不了我去下面买一份给你就是了,你不要这样嘛,这?#21069;?#20844;室”洛宁香推着他,心砰砰乱跳,又紧张?#20013;?#22859;的,总之很奇怪。

    “来不及了,我想吃掉你!”他的手伸进她的衣服内,推高她的衣服,尽情的揉捏着她的丰满,顶撞着她双腿)7E之间的神秘地带。

    谁让她先扑过来的,是她先引的火,她要负责灭掉。

    “?#29275;?#20320;还没追到我呢,怎么可以跟?#26131;?#36825;种事,我不愿意,我不同意——”洛宁香嘴上抵死反抗,行动上面?#31383;?#20182;抱紧,将他的头往自己胸口推,感觉身体好热,他碰过的地方一片的酥麻。

    “亲爱的,不愿意不是嘴说说的”欧阳墨城明白她把他往下推是什么意思,低头含住那粉色的花蕾。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单机梭哈apk 大乐透出号频率走势图 辽宁11选5交流群 江西多乐彩 黑龙江十一选五历史 北京pk10手机投注中心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资料大全 高清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十四场胜负彩开奖结果 Co. Ltd.本港台现场报码室 3d历史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助手免费 安徽快三开奖一定牛 三分彩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