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出现在客厅的意外之人!

出现在客厅的意外之人!

    “洛家又出大新闻,洛家二爷洛宏国在泰国被其女婿毒杀,之前母凭子贵入住到洛家的知名画家蒋瑾璃小姐,警察疑?#21069;?#20982;,更为?#29616;?#30340;是她在泰国警局抢了当时身旁警察的抢,对洛家这边的人开枪,另外,今天洛家那边,出现了上个星期被疑说被炸死的洛家少夫人唐暖央小姐,究竟事情有多复杂,敬请观看本台后续的报道”口齿伶俐的女记者,对着镜头,流利的做着现场报道,在她身后,便是飞机停靠的地方。

    竟然记者拥挤的厉害,七嘴八舌的问题也是连珠炮似的轰炸着洛君天他们的耳朵,不过好在都被保安阻挡着。

    洛家人统一保持缄默,全都穿着一身的黑,戴着墨镜去接洛宏国。

    另一边,焦虑万分的蒋家人,关注着被警察带出机舱的蒋瑾璃,听说会被判至少20年,蒋婷直接就晕过去了。

    两家人隔的并不远的,可是这一刻,谁都无暇去顾忌对方的人妪。

    蒋瑾璃穿着?#30097;?#30340;牢狱服,头发枯的像稻草,双眼无神,麻木不仁的走着,没有化妆的脸,蜡白的像个中年妇女,出舱的那一刻,刺眼的阳光,让她下意识的闭了下眼睛,不知听到谁说了一句洛君天,原本已经一谭死水的眼睛向着四周望去,哪怕到临死那一刻,她不能忘记的人还是他,那个牵动着她全部生命的男人。

    穿过人?#20445;?#22905;看到他的脸,于是,身边人,事,物,全部都消失了,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只是,他再也不愿意在转头看她一眼,开裂的嘴角向上微微的勾起,血就从那一条裂开的细缝中流淌下来。

    爱情至上的她,终究还是落得个粉身碎骨的结局,或许,她该安静的离开这个世界逄。

    被黑布包裹的棺材由人抬下来,送入洛家的?#30340;冢?#38543;后,他们便立刻上?#36947;?#24320;。

    ?#30340;凇?br />
    那么多的人,却没有一点的声音,似乎连呼吸都一起消失了,放在他们脚边的棺材,死气?#33080;?#30340;躺着,如同里面的人一样。

    他们现在前往的地方?#24773;胍枪藎?#22825;气热了,需要尽快的举行葬礼。

    都说一个人生前做过多少错事坏事都好,当化作灰烬的时侯,所有的不好也都消散了。

    唐暖央靠在洛君天的身上。

    一直没有为洛宏国去世掉过泪的她,在低头看着棺材的刹那间落下泪来,关于二叔,她记得最多的是他对她的不?#19981;叮?#20174;一开始进入洛家,他就不?#19981;?#22905;,小时侯也总是会冷眼相看,长大了也是一找到机会就数落她,可就是这样一个虽然一起生活了10几年,但感情并不好的叔叔,他死了,到了最后时刻,她心里还是感到了难受。

    洛海珍用白色的手帕一直捂着嘴,眼睛份外的红。

    洛宛馨今天没来,一来身体刚刚恢复,二来怕她见到这场面,心里又会过不去,上次的?#37096;瘢?#33509;在?#29616;?#28857;,没能及时打醒,久而久知,人真的就会疯掉,因此,大家商量了之后,就打算瞒着她,不让她知道。

    一路的沉寂与哀伤。

    到了殡?#26538;藎?#37324;面的工作人员抬下了棺材。

    洛君天他们到家属专用的休息室里等着,每个人身上的手机,不断的响起,都是亲戚朋友打来的。

    接连两天时间的葬礼,井然有序的进?#23567;?br />
    洛宏国的墓碑就安放在洛远山的旁边,洛家的墓,世代都?#21069;?#25918;在一起的。

    或许在另一个世界,老爷子还会把洛宏国给数落一顿,不过好在他终于回家了,不用在孤单了。

    那天回到家,唐暖央是真的累了,一合上眼就睡着了。

    洛君天给她轻轻的盖?#23219;?#23376;,在她额头亲了亲,才起身去处理别的事情。

    ******

    隔天。

    一大早醒来,人就觉得神情气爽极了,只觉得肚子很饿,唐暖央不知道自已睡的连晚饭也没有吃。

    床边,没?#26032;?#21531;天的身影。

    套上衣服,洗完脸出来,一股子清香便弥漫在空气中,勾动着她的味蕾。

    一看,阳台上放着一份丰富的早?#20572;?#24403;然,不能忽略的是旁边沐浴在阳光下的美男子。

    “老婆大人,过来吃早?#20572;?#21487;不许把我女儿饿着了”。

    唐暖央心里甜?#22871;?#30340;,表面上却装的很酷的样子“你做的?”

    “当然啦!全都是老公亲手烹饪的”洛君天微笑,雪白的牙齿,跟钻石一样闪亮。

    “厨师们没被你吓死么?”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问题。

    “有,好几个晕过去了,正在送医院抢救的?#23616;小?#27931;君天煞是认真的回答。

    唐暖央被逗笑了,走过去,洛君天帮她拉开椅子,她也不客气,坐下来,美美的享用起早餐来。

    洛君天在旁边坐下,看着她吃。

    “味道真不错,洛君天,你实话说,真的是你做的么?”做的这么好吃,她有点不太相信是他做的。

    “都跟你说过好?#22797;?#20102;,就是没记性,你老公是天才,天才,任?#21619;?#35199;,我?#28784;?#20570;过一次就会了”洛君天自信的笑着说道,他的骄傲与自信,向来都是底气实足的。

    “吹牛,有没有这么厉害啊”。

    “哎哟,真是的,有时太过于聪明的话,也是一种负担”他用忧郁的神情,沮丧的摇头。

    唐暖央呵呵的直笑,用脚去踢他“你就会臭屁——”。

    空气清新的早上,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绊着嘴,远处是大海,沙滩,还是暖的能融化心房的阳光。

    外面,各大报纸,网络,包括电视新闻,都在报道有关于洛家的事。

    蒋家那边放话,会请最好的律师为蒋瑾璃辩护。

    而?#28784;?#27809;势的黎圣卿,就只?#20982;?#30528;?#20154;饋?br />
    傍晚,家里来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人。

    客厅里。

    洛君天的脸不是说拉的有多长,不过在其他人看过,是死火山正在慢慢酝酿成活火山的预?#20303;?br />
    “不好意思,一下飞机就过?#21019;蛉牛?#20027;要是暖央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只好过来看看了”安斯耀沉着而客气的说道,脚边还放着他的行李箱,他是从机场直接打车过来的。

    洛家的其他人都不说话,说实话,同样是身为洛家曾经的准女婿,黎圣卿是那么看上去特懦弱,谁都可以?#23500;?#19978;两句的,而安斯耀是那种天生就?#20982;?#26080;限沉着,让人不?#20202;嵋自?#27425;的气场感,?#20843;的?#24403;上大银行的行长,也不是?#25509;?#30340;人物。可偏偏这不?#25509;?#30340;人物,今天大摇大摆的过来看别人的太太,还这么的理直气?#22330;?br />
    唐暖央不知道要对安斯耀笑好呢,还是哭好了,老兄你要不要这么着急。

    洛宁香在?#25250;?#22104;着嘴,瞅着安斯耀,满脸的委屈。

    “我没事,挺好的,你不用特意过来,在国外挺忙的吧”唐暖央也总不能不说话,只好在周围的目光中,硬着头皮开口。

    “还好,之前你公司发生爆炸的事,我在国外一直没收到消息,昨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了洛家发生的事,我就立刻回来了,担?#21738;?#36319;孩子,又打不通电话,所以就来了”安斯耀?#24895;?#21040;抱歉的说道。

    “我手机在爆炸中毁掉了”唐暖央捡最容易的回答。

    洛宁香实在有些憋不住气了,勉强微笑道“?#30097;?#23376;跟孩子都挺好的,有我哥呢,他们现在感情很好,早上我哥还给嫂子做早餐来着呢,他们还打算生完这个孩子,再生一个”说着,看向唐暖央“?#21069;桑?#23234;子!”

    她似乎在用目光在对唐暖央说,你一定要说是!

    唐暖央踌躇着开口“?#29275;?#26159;,是的!”

    她要说不是,连洛君天也跟她没完。

    这对?#32622;茫?#21487;是恐怖极的人物,当然,安斯耀也是恐怖极的人物,他们都?#19981;?#34384;她。

    洛君天一把将唐暖央的揽过“其实我们也有商量,要生一个足球队的”。

    唐暖央身体一僵,额头两边开始出泪,洛君天,你可以再?#23383;桑?#20877;丢脸一点都没关?#25285;?#21453;正她扛不住也只能扛住。

    安斯耀似乎也意识到他们现在的感情真的是不错,说不上放弃还能不放弃,只是觉得,也只能这样了,那么多年了,不想就此放下的心,也只能这样,任其随波逐流,不去管它了。

    “暖央,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22836;判?#20102;”他的脸上并没?#26032;?#20986;沮丧或是失落的表情,只是如同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亲切的问候与关?#22330;?br />
    “谢谢你!我很好!”唐暖央对他幸福的微笑,或许只有让他看到她是真的很好,他才能真的把她给放下。

    初恋或许就是这样,过了很多年,回忆起来,也仍?#19978;?#31359;过脸颊的风,清香而甘甜,岁月中无法取代的美好!

    “那就好,我先走了,改天一起出来吃个饭吧!”安斯耀?#20204;?#24555;的语调说道,起身就要告辞。

    “不用改天了,就今天吧——”洛君天突然说道。

    改天吃饭?!哈,又想拿出初恋情人的身份,来?#21019;?#21035;人老婆么,没门。

    安斯耀看着洛君天,两人用眼神较量着。

    “我哥说的对,就今天吧,留在我们?#39029;?#39277;吧”洛宁香过去拉住安斯耀的手臂。

    “今天就不了,我很累,想回酒店休息”安斯耀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已的手。

    洛宁香不死心的拉住他“累没关?#25285;?#20320;到我的房间休息吧,今晚就住下?#31383;桑?#21453;正大家也很熟悉了”。

    她的话一出口,周围的人全都把头压低了,一个女孩子家家,非要这么死皮赖脸么,她是不是忘记她跟安斯耀解除婚约了?!

    “宁香——”洛君天拿出做哥哥的威严,沉声叫道。

    “我,,,我只是想说,累了的话就先住下来,没有别的意思”洛宁香撇着嘴。

    洛君天扶着额头“咱们不这么丢人好不好,让人家安斯耀走吧,改天哥哥给个找个更好的”。

    “哥——,都说了不是这个意思,谁要你帮忙找个更好的,我就要他嘛”洛宁香生气大叫,发起公主脾气来。

    洛家的其他人巴不得把脸贴在地上。

    唐暖央也很是哭笑不得,究竟有多迷?#25285;?#20063;会这么不顾一切,她想说,要不斯耀你就从了她吧,不过估计那么说,安斯耀会跟她翻?#22330;?br />
    洛君天没办法,?#23616;?#26469;扯过妹妹,对安斯耀说道“你赶快走吧——”。

    唐暖央也对安斯耀使着眼色,让他赶快走,再不走的话的,洛宁香说不定会把他直接拉去房间。

    安斯耀拿起行李?#20843;?#26377;空的话,送我去酒店吧,这外面叫不到车”。

    “我送你,我送你!”洛宁香把洛君天推的老远,像是中了彩票那么高兴。

    “也好,那走吧——”

    安斯耀向外走,洛宁香兴高?#38378;?#30340;屁颠颠的跟上去。

    不一会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23567;?br />
    其他人把头抬了起来,张望着门口,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

    “这宁香怎么回事,平时那么高傲,在安斯耀面前,完全换了个人”。

    “照刚才这种表现,到了酒店,我到要开始替安斯耀担心了,不会直接把他?#35828;?#21543;”。

    “话说,这两人弄不好又会复合的,这年头,最流行的已经不是离婚了,而是复合”。

    洛君天跟唐暖央一愣,两时把头转向说这话的洛诗菲身上。

    洛诗菲这才意识到自已说错话了,忙纠正“表哥,表嫂,?#20063;?#26159;指你们,我,,我上楼了!”她指着楼上,一溜烟的走了。

    洛子龙,洛子赫他们也纷纷站起来走人。

    厅里只剩下洛君天跟唐暖央了。

    洛君天慢悠悠的坐回到唐暖央身边,圈过她的身子“老婆啊——,你说,这宁香跟安斯耀复合的话,算了好事呢,还是坏事呢?”

    幽绿色的眸子里,?#20982;?#23545;她的试探。

    唐暖央咬唇,深呼吸“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不过你要?#28982;?#31572;我,我跟宁香同时落水,?#19968;?#20808;?#20154;俊?br />
    “一个也不救,因为不会有那种事发生,好了,?#19968;?#31572;完了,换你了,说,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洛君天语速飞快的讲道。

    “不好也不坏,随便他?#21069;桑?#31649;我们屁事啊——”唐暖央扭头,无所谓的挥挥手。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七乐彩规则 北京赛车内幕 广东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码报开奖结果记录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加彩票导师微信送彩金 浙江体育彩票舟山飞鱼 双色球中奖地区怎么查 澳洲幸运8开奖是什么意思 国际象棋棋子木 31选7彩票走势图 彩经网彩票走势图大全 广东十一选五骗局 北京pk10赛车漏洞刷钱教程 和值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