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超出的日期!

    柳玄月下意识的张望了一下桶里的呕吐物,憋起了呼吸,阴险的大叔。

    洛云帆带着笑意走出房间。

    “同样是?#31456;?#30340;男人,我觉得这一位要有风度的多,也亲切的多了”可可靠在小陈耳边,小声的说道。

    “我赞同,起码他还会去煮粥呢,而且为人看上去理性儒雅,很不错”小陈就事论事。

    “嘻嘻,,,是你?#19981;?#30340;类?#26742;傘?#21487;可贼贼的用手肘子顶顶她的?#20146;?#28340;。

    “你才没你那么花痴呢?#34180;?br />
    唐暖央听着她们轻声的议论着,心想,洛云帆还真是会迷惑人心。

    她吐到最后只剩下干呕,再也吐不出什么了,虚弱的向后靠?#19978;?#21435;,就靠到一堵温热的肉墙祷。

    侧头,她看到安斯耀英俊的脸,以他笑了笑,也算是表达对他的感谢。

    “来,喝点水喉咙会舒服一些的”安斯耀体贴的喂她?#20154;?#21448;帮她把?#20197;?#31967;的长发拢到脑后,抚摸着她惨白的脸,心疼的要疯了。

    他错了,他不该有松开她的念头,他错了,双臂不由自主的从背后紧紧的揽抱住她,将她固定在自已的怀里。

    柳玄月脸上的表情有些变了,捏着?#20146;櫻?#25226;垃圾桶扔进卫生间,跑出来之后,大气的喘息“憋的我快要断气了!”

    “玄月,不要好意思,很臭吧!”唐暖央很是抱歉,太为难他了。

    “当?#24576;?#21862;,连你身上都沾了酸臭味呢,跟我舅舅抱的这么紧,你是想熏死他吧”柳玄月挥着?#20146;櫻?#21322;真半假的说着。

    经这么一提醒,唐暖央才意识到安斯耀的手环在她的腰上,而她靠的太舒服,竟然也忘记了,她拉下他的手“斯耀,我身上太臭了,别靠我了,免得熏到你?#34180;?br />
    “你再臭我也不嫌弃,你就靠着我吧”安斯耀把唐暖央又拉回怀里。

    唐暖央这下子倒是不自在起来了,轻微的挣扎“斯耀——?#34180;?br />
    “乖,别说话,靠着先休息一会”安斯耀像哄小女孩似的把脸贴到她的头发上。

    站在一旁的可可跟小陈拿着打扫工具,偷偷的溜出去,这么?#29992;?#26377;爱的画面,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而柳玄月则是没有出去的意思,他一屁股坐到床上,?#19978;?#26469;,委屈的说道“暖央姐,我睡了一夜的沙发,你不介意我在你床上躺一会吧?#34180;?br />
    这么可怜的表情,唐暖央又不忍不答应,而且光天化日,也没什么关系“你想睡就睡吧?#34180;?br />
    “暖央姐你真好!”柳玄月撩开被子,钻进去,靠在她身边,抱住她的腰“不介意我抱着你吧,我在家习惯抱着枕头睡的?#34180;?br />
    说着,他闭上眼睛,脸上带着天真如孩童般的笑脸。

    唐暖央的身体慢慢的僵化了,老天爷,她身上竟然有四条手臂,还都是男人的手臂,他们一个说让她靠着休息一会,一个把她当成枕头,听上去都?#22995;?#24403;的理由,可她怎么这么别扭呢。

    “玄月,要睡到外面去睡,你这样暖央会很累”安斯耀不悦的推了推靠在唐暖央身上的男孩。

    “舅舅,不如还是你松开姐姐,让我们好好睡吧,躺着总比靠着舒服吧”柳玄月半睁开眼睛,眯着安斯耀。

    臭小子,舅舅的女人你也敢?#19981;叮?#26159;不是活的不?#22836;?#20102;!

    舅舅,你可不能这么专横,我已经成年了,?#19981;?#35841;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

    唐暖央看他们用眼睛交流着,一个瞪眼,一个吐舌头,她夹在他们中间,呼吸困难“那个——,我想去洗个脸,你们能不能把手?#20154;?#24320;?#34180;?br />
    安斯耀松开她,又把柳玄月的手给铃开“我扶你吧?#34180;?br />
    “我?#24598;窗?#24537;吧——”柳玄月一轱辘的爬起来。

    “你不是想睡觉么,那就好好睡,别再捣乱了,要是实在觉得无聊,就?#28982;?#21435;吧”安斯耀威严的说道。

    “舅舅,以大欺小是不对的——”柳玄月抗议。

    唐暖央把手放在他们中间“停——,你们都不用扶我去,我自已去?#34180;?br />
    “你自?#35328;?#20040;去啊,摔倒了怎?#31383;臁?#23433;斯耀不同意。

    “?#21069;。前。?#36824;是让我们扶你去吧”柳玄月笑眯眯的附和。

    “我一个人扶她去就行了,你当你舅舅这么弱么?#20426;?br />
    “舅舅,你也太霸道了吧,爱情可不是谁先买票,谁就能先上车的哦?#34180;?br />
    唐暖央感觉气氛有滋滋的火光出现,一?#21482;?#33647;味就弥漫了开来了。

    房间门口有笃定的脚步声出现,洛云帆过来不由分说的抱起唐暖央就往卫生间走。

    安斯耀跟柳玄月愣了愣,不发一语的坐在床上。

    “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安斯耀站起来,冷声对柳玄月说道。

    “好困啊,我想睡觉”柳玄月打着哈欠,?#19978;?#26469;睡着,跟着出去也只有被教训一顿的份。

    安斯耀无奈的看着外甥“今天就给?#19968;?#23478;去!”

    “回,肯定回”柳玄月挖了挖耳朵,敷衍的说道。

    卫生间里。

    洛云帆把唐暖央放在一边的椅子上“外面的情况,你打算怎么解决?#20426;?br />
    “什么情况?不是挺好的么?#20426;?#21776;暖央装无知“麻烦你帮我把毛巾拿下来,我要洗脸?#34180;?br />
    “如果你不?#19981;?#20182;们,早点说清楚比较好吧”洛云帆拿下毛巾,猛的凑近她,近到他的薄唇就要碰到她。

    唐暖央被吓的呼吸紊乱,她恼火的推开他“谁说不?#19981;?#20102;,洛云帆,我不?#19981;?#30340;是你,还有,不要总把别?#35828;鄙倒稀薄?br />
    洛云帆看着她,徒然的扯出一?#38752;?#31505;“呵——,或许有可能你谁都不?#19981;叮?#20320;所?#19981;?#30340;都变成了憎恶?#34180;?br />
    “不要假装很了解我,在我没有更加讨厌你之前,闭上你的嘴——”他的话刺中了唐暖央的痛点,她讨厌这种被看穿的感觉,就像是没有穿衣服在街上裸奔。

    毛巾无声的递到她的手边,唐暖央不看他,从他手中一把抽过毛巾,站起来,扶着墙壁跳到洗脸盆前,拧开水龙头,用冷水洗脸。

    凉凉的水打在脸上,刺激到了皮肤,也一并将昏眩的大脑给彻底的激醒了。

    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嘴里混合出淡而酸涩的味道,那算是真的算结束了么??!!关天那个人,那个名字,那张脸,应该被大脑永远永远的存档起来。

    ******

    洗过脸,洛云帆坚持扶她出去,她也没有抗拒。

    餐厅里。

    可可在为大家盛粥,几样清淡的小菜放在桌子中间,六个人坐了满满的一桌子,这样的清晨,也算是奇特。

    ?#30333;?#22825;谢谢你们大家了”唐暖央沉着的微笑,身上有着莲花般洁白纯净的气质。

    大家看着唐暖央,都轻轻的笑了,总算恢复正常了,这样的唐暖央才像她。

    “我昨天喝醉了没有出洋相吧?#20426;?#21776;暖央随口?#21097;?#20854;实昨天从那人走了之后,所有的事情就变的模糊了,她想不起来自已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整个时空都被扭曲了一样。

    大?#19968;?#38754;面相觑,心想着要不要告诉她,说了,怕她会糗死。

    柳玄月忍不住说道“有,怎么没有,你差点把我给卖了,把我介绍给那家的女儿当男朋友还不止,还让我去当上门女婿?#34180;?br />
    “不会吧,这么离谱?#20426;?#21776;暖央汗颜,完全想不起来了。

    “你还让我们择日完婚呢,要不是大?#19968;?#24110;着我解围,估计我已经被卖在农村了”柳玄月想到这个就后?#25314;?#21457;酒疯的女人最恐怖了。

    唐暖央不相信的指着自已“是我说的么?小子,你别唬我了,我怎么可能说这样的话,不可能?#34180;?br />
    安斯耀在那边笑“哎,早知道就该录下来做记念!”

    “?#20064;澹?#20320;真那么说了,我可以做证”可可举手发言。

    “然后你还拉着洛云帆先生一会说要去离婚,一会说要去结婚,之后就喝挂了”小陈模仿出当时唐暖央喝趴在桌上的姿势,跟个蛤蟆似的。

    洛云帆低头笑的愉悦“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暖央发酒疯的样子,不得不说,很有特色?#34180;?br />
    唐暖央无比尴尬的扯出僵笑“呵呵,,,,大?#39029;?#26089;?#20572;?#21507;早餐”她把头低下,装模作样的吃粥,心里囧的直拍脑袋,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发?#27169;?#20197;后再也不会喝醉了!

    吃过早?#20572;?#22823;家建议唐暖央多休息一天,而她自?#35328;?#22362;持要去上班。

    他们不知道,清醒的静下来有多可?#25314;。。?br />
    她坚持,其他人也没办法,轮椅忘了洛家,只?#36855;?#24110;她去买,原本可以走路了,这会又得再多坐几天轮椅。

    她去公司,几个男人也只?#27809;?#21435;了。

    坐在办公室里,可可泡来了咖啡,见唐暖央的神情有些呆板,就关心的说道“?#20064;澹?#20320;需要什么就叫我?#34180;?br />
    ?#29677;牛?#20986;去工作吧”唐暖央稍许回神。

    可可走了出去,唐暖央倾身,顺手拿起咖啡,放在嘴边,正要喝,她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来,手顿了那里。

    到现在还不舒服的胃,牵扯着她的心脏。

    她上个月的月经是10号,眼睛瞄到桌上的日历上,18号!

    咖啡杯从手中掉落,她的心惶惶不安的狂跳起来,这个月怎么会超出这么多天的?!!!

    深棕色的液体如同血管中被腐化的黑血,在办公桌上蔓延流趟,,,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20191024123期历史记录 快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红姐救世篇 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彩经网蓝球杀号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平码独平)公式规律 辽宁省福彩快乐12中奖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走试图 老11选5遗漏 11选5最常出的三号 查广西福利彩票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安徽11选5第一位遗漏值尾走势图 精准合数单双中特 广西11选5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