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这是专属我们的告别方式!

这是专属我们的告别方式!

    洛先生这三字像是天雷滚滚般,在唐暖央有头顶轰隆一声炸开来。

    “是洛君天么?#20426;?#23433;斯耀表情跟着阴沉起来。

    “应该是吧,他现在是我的客户”唐暖央在心里做了一个深呼吸,沉着的喊道“让他进来!”

    办公室的门开了,秘书把人带进来之后,就出去了。

    洛君天站在那里,深宝蓝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俊美之中透着邪气,他是会?#38376;?#20154;尖叫一类男人憬。

    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并不见伊芙琳。

    他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安斯耀,绿眸的色彩瞬间加深。

    “安行长,你倒是来的很早嘛”洛君天笑容灿烂的自嘴角泛开,语调轻佻脓。

    哼,在重逢之后,准备马上就死灰复燃么。

    安斯耀自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洛君天面前“还好吧,洛总你百忙之中,总是抽空过来,看样子是非常重视这次的婚礼,我提前预祝你新婚愉快”。

    “愉不愉快,这要看唐小姐帮我策划的怎么样,要是把我婚礼搞的一团糟,我可是要找她负责的”洛君天用开玩笑似的口吻说道,眼神从安斯耀的脸上瞟到唐暖央的脸上,又瞟回来了,脸上笑容未改,只是深的有些冰凉。

    安斯耀侧身浅笑“暖央,那你这次可要打起12分精神来了,让洛总好好的结婚,别出岔子”。

    “这是当然,我保证会让洛先生满意的”唐暖央在那里镇定的微笑。

    安斯耀抬手看了看表“我该走了,电话联系吧”。

    “好的,有空再联系”唐暖央笑着跟他告别。

    目送安斯耀离开办公室,唐暖央转过视线来看洛君天,他正用一种极度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见不得的?#38534;?br />
    “洛先生,请到这边来坐”她礼貌的说道,人朝着办公?#38647;摺?br />
    “唐小姐,为什?#31383;?#34892;长他可以坐沙发,我要坐椅子上呢?莫非你觉得,他比我比尊贵?#20426;?#27931;君天不动,不太满意的说道。

    唐暖央轻笑“怎么会呢,不过安行长来找我是谈私事,你找来是来谈公事,这公私要?#32622;?#22043;”她自已先坐下,而后礼貌的摆手“您请坐吧,今天伊芙琳小姐怎么没?#31383; 薄?br />
    ?#23433;?#22826;舒服,在家休息”洛君天过去坐下。

    “那洛先生可得要好?#38376;?#38506;她,小?#31185;?#35201;多疼爱才是,这样感情才能长长久久嘛”唐暖央温和的笑道。

    “唐小姐是在抱怨以前没有被人好好疼过么?因为没被疼爱过,所以婚姻才不长久,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感慨是么”洛君天快速的?#27425;?#22905;,从她口中听到让他去疼别的女人,刺在他心里针,又搅动起来。

    唐暖央的笑容有些的凝固,沉默半晌,她像没事人一样的再次微笑,转移话题“洛先生今天来,是想谈有关于婚礼的哪个部分呢?#20426;?br />
    “唐小姐心里有怨恨么?#20426;?#27931;君天不放过她,继续这个话题。

    “已经没有了,人要向前看,干嘛总要是想着以前的事,与其带着怨恨,不如统统放下,全?#24656;?#26032;来过的好,洛先生对我的回答还满意么”唐暖央沉着的注视上他的绿眸。

    他非要来揭她的伤口,让就让他来揭好了,她不会怕的。

    洛君天的放在膝盖上拳头握的露出森森白骨“满意!我很满意,由此可以看出,你是一个不需要男人疼爱的女人,因为你实在太厉害了,男人不疼你,是你自?#35328;?#25104;的”。

    唐暖央低笑笑“先生一直说这些题外话,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我们直接谈事情,好么”。

    胸口隐隐作痛,对离婚一年之后的前妻,还说这么残忍的话,那么不留余地,果然是洛君天的作风。

    “我是来告诉你,我跟伊芙琳已经商量过了,她答应先去教堂看看,不?#19981;叮?#20877;去森林,四天之后,我会?#39029;?#23376;来接你的,你得跟我们一起去”洛君天淡漠的说道。

    “四天之后么?应该没问题,不过我需要带好几个助手去,为了不防碍洛先生跟?#31185;?#30340;甜蜜,我们自已开一辆车去好了”唐暖央没兴趣跟他同车,反正是能尽?#21487;?#36319;他接触,就少接触。

    洛君天眸底阴冷,俊脸却笑的更加明媚“唐小姐想的可真是周到,也是,到时我们亲热,你在边上,又怎么受的了呢”。

    “你明白就好,在中国习俗里,看到别人进行苟?#29616;?#20107;,是要倒霉的,需要放鞭炮来驱霉运,可是城市里是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你看这事多麻?#24120;?#23545;吧”唐暖央反应极快的回击过去,这种恶意的话,她是不会忍的。

    洛君天这么精明的人,愣是被她说的哑口无言,牙尖嘴利的女人。

    “没什么其他事,洛先生请回吧,我也需要工作了”唐暖央见他仍像一尊佛似的,霸占着她的椅子,口气温和的下逐客令。

    “中午一起吃饭吧,关于婚宴的事,还得聊一聊”洛君天一分?#24187;?#37117;不想放过她。

    唐暖央忍着砸死他的冲动,做出甜蜜状?#23433;?#34892;哟,我约了我们家的小玄月吃饭,真是粘糊死了,分开一会就不行,所以,改天吧”。

    洛君天真想撕掉她这张笑的如此甜蜜的?#24120;?#21152;上她今天还穿的格外的美,一想到她跟那个小男生亲亲我我,又抱又?#31069;?#20182;就有掐死她的冲动。

    “一会跟舅舅,一会跟外甥,你忙的过来么?#20426;?#20182;?#36127;?#21676;牙说道。

    “洛先生,现在很流行三角恋的,况且他们愿意对我死心塌地的,我又有什?#31383;?#27861;呢,女王的时代已经来临了,懂么”唐暖央干脆气死他。

    “你可不要乐极生悲”洛君天心底那怒火,已经冲上脑门了。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的”唐暖央自信的靠在椅子上,气场很足。

    洛君天站起来,朝着外面走了几步,唐暖央慢慢把心放下来,闭着眼睛松了一口气,突然间,一个黑影覆盖下来,不由分说,霸道的强吻住她。

    “唔,,,,,”唐暖央着?#24403;?#36825;个吻吓的魂飞魄散。

    洛君天走了几步,想想又折回来,趁她不备,狠狠的教训这个如此春风得意的女人。他扣住她的脑袋,撬开她的唇,舌头长驱直入,用力的吸允她的唇,似要将她吃下去一般,火辣缠绵。

    她甩着头,想要顶出他的舌头,避开他的舌头,可是却被他的缠的紧紧的,完全躲不开。

    他的味道,他的气息,像风暴席卷着她的大脑。

    感觉自已快要被他吻的断气了,她?#24187;?#30340;推他,咬他。

    终于,,,,

    他放开了她,舔了舔嘴唇,满意的笑道“唐小姐的小嘴果?#36824;?#21170;,会让男人吻上瘾”。

    唐暖央站起来,一巴掌就要挥过去,他稳稳的抓住她的手“别生气,刚才只是一个吻别而已,这是我洛君天跟唐小姐你专属的告别方式哦,四天后见”。

    洛君天松开她的手,踏着尊贵雍容步伐走出她的办公室。

    唐暖央气的吐血,哪有这样的人,他以为他还是她的丈夫么,岂有?#27515;恚?br />
    中午。

    “?#25004;悖?#20320;的嘴唇看起来好诱人哦,被谁蹂躏过了吧”柳玄月吃着东西,盯着唐暖央肿起的嘴唇。

    “小屁孩,?#38405;?#30340;饭”唐暖央用手挡住嘴唇。

    刚才在公司,已经接收到所有员工的?#29992;?#30340;眼神了,这会肯定围在一起八卦她呢。

    ?#30333;?#22825;叫人家?#35013;?#30340;,今天叫人家小屁孩,?#25004;悖?#25105;的地位降的太快了吧,真的好伤心,都快要心碎而死了”柳玄月单手捂着胸口,装出一副难过的样子。

    唐暖央笑着用勺子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行了,别演戏了,孩子啊,你是不会明白心碎的滋味,那是一种,在一瞬间,心脏真的全部裂开,痛的无法呼吸,脑子一片空白,连路也不会走,好像快要死了一样的感觉”。

    她的手按在柳玄月的胸前,眼睛呆滞。

    柳玄月不在说笑,表情有别于同龄人,变的很是成熟,他按住忘记从他身上拿开的手“?#25004;悖?#24515;是可以复元的,你说的只是一种精神上的感觉,**还是好好的呀,不信你摸摸看”。

    他拉起她的手,连带自已的手,压到唐暖央的胸口上。

    好软!!!好有弹性!!!!

    唐暖央一怔,回过神拿勺子用力的敲向他的头“臭小子,你往哪里摸呢”。

    柳玄月揉着头“想不到?#25004;?#20320;这么有?#21523;叮?#20272;计有36D吧”。

    “臭小子——”唐暖央的脸蹭的一下红了,她还是第一次被小男生调戏呢。

    ?#23433;?#35828;了,要不然?#25004;?#35813;脸红而死了,想不想?#25004;?#20320;还这?#21019;?#24773;”柳玄月看着唐暖央红?#20284;?#30340;小?#24120;?#24515;房侧动了一下。

    说起来,她的唇很软,她的胸口也很软,身体也格外的清香,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唐暖央想来他年纪还小,刚才也不是?#23460;?#30340;,?#22836;?#36807;他了“快吃吧,饭都凉了”。

    柳玄月对她甜甜一笑,用手托着下巴“?#25004;?#35831;我晚餐吧”。

    “你当?#25004;?#26159;自动提款机么,晚餐回家去吃,别再跟?#25913;改?#21035;扭了,听到没?#23567;薄?br />
    “罗嗦大妈——”

    ******

    四天之后。

    一早,唐暖央带着小陈,苏苏,可可三人在约定的地点等着洛君天他们。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海南环岛赛指标统计 黑龙江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大乐透走势图表 北单比分是什么意思 横财富中特网规律平特一肖 排三历史奖号查询 北京赛车如何玩不定位 北京快3路末班车几点 3d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结果 吉林时时彩网 棒球英豪日语 六肖中特期期准中特管家婆 09001期14场胜负彩开奖公告 湖南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