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六章 神秘的风露阁

第六章 神秘的风露阁

    章节名:第六章神秘的风露阁

    西凉茉与百里素儿打交道时间长,对西狄人那种字音拖尾,并喜?#37117;?#21508;种辅助音的特殊口音,非常有印象,并且西狄官话与平民说话口音也是不同的。

    这些人明显说话带着官腔,而且对方的很明显——色?#24187;?#20154;人自迷。

    看着对方直勾勾地盯着百里青的目光,西凉茉有点不爽,当然有人?#20154;?#26356;不爽!

    不过这一次,百里青却什么都没说,略略摆摆手,?#26126;?#19968;几个離開。

    幽蓝而带着杀气的的刀锋在几人喉咙间、跨间、肚腹之后悄然如幽灵一般随着百里青的手势退开。

    几名喝得醉醺醺的西狄贵族似乎完全察觉自己差一点被撕裂咽喉、开膛剖肚,只?#19988;?#26087;呆滞地盯着百里青和西凉茉,几人嬉皮笑脸地走过去,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道:“嘿嘿,这个高个儿的美人真漂亮,爷的魂都勾走了,莫不是个雌儿吧!”

    另一个也道:“嘿嘿,这般美貌,说?#27426;?#26159;个女扮男装的……唔唔……一会爷定要教你知道什么叫做销魂噬骨。”

    其几个更是起哄:“旁边那个小美人也不错,嘿嘿……一起伺候大爷们好了。”

    听到别人提及西凉茉,百里青深邃幽沉的眼底瞬间?#20937;?#26292;虐阴沉的凶光,但是西凉茉轻轻握住了他的手,那种指尖传来的柔软微凉让他瞳孔幽光?#23462;櫻?#22797;又归敛了平静阴霾。

    他冷冷地眯了眯眼瞳,?#20040;?#38899;入密的功夫道:“既然今儿是出来玩儿的,咱们索性就玩点有意思的。”

    西凉茉抬头看了看他,也微微一笑,同样?#20040;?#38899;入密的功夫道:“英雄所见略同,反正这些日子在宫里养病也闷坏了。”

    她顿了顿,忽然想起什么,轻声警告:“你?#26432;?#19968;点点刺激,就发作起来。”

    百里青轻嗤一声:“本座修习忍功的时候,你且不知道是不是还在?#38405;?#21602;。”

    西凉茉瞥了他一眼,沉吟着道:“唔,这种事情估摸我是记不住了,那时候太小,你?#30340;亍?#29241;?”

    百里青:?#21834;!?br />
    看着百里青被?#30528;?#20102;外带恨得她牙痒痒的模样,西凉茉觉得心情很好,于是顺带亦觉得那几个西狄人看起来似乎也和蔼可亲许多。

    几句话间,那几个西狄人已经走到了两人身边,为首那一个伸手?#25302;?#30334;里青的脸上摸去。

    却被西凉茉抢先给钳制住了手腕,笑眯眯地道:“这位爷,我们叔?#35835;?#21487;不是轻浮人家,若是交个朋友不是不可以,总也要有点诚意嘛。”

    那西狄人原本很是恼怒自己被人抓住手,但是低头一看,却对上一张眉目清美如空谷芝w百?#20154;?#32034;“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兰的面容,尤其是对方一双水媚的大眼看的人心酥软,而?#19968;?#35821;里头的意思,竟然没有任何反感,反而带了迎合的味道,顿时让他心头就痒痒了起来。

    他就笑嘻嘻地道:“哦,小美人原来与大美人是叔侄么,大爷我?#33108;?#20197;为你们是女扮男装的雌儿呢,而且……。”

    他的目光?#29992;?#22320;扫过西凉茉和百里青那种亲昵的姿态,随后就嘿嘿嘿地淫荡地笑起来:“你们这对‘叔侄’方才莫不是在这巷子里办事吧。”

    其他人也立刻淫笑起来,毕竟方才那大美人把小美人岔开腿儿钉在墙上的姿态是大?#19968;?#37117;看到的,这种‘叔侄’关系……啧啧。

    西凉茉立刻一?#35805;?#20303;了百里青的手腕,安抚地在他手心挠了挠,随后看着那人轻笑:“怎么,大官人比较喜欢女子,难不成咱们不比寻常女子要好些么?”

    这等轻浮?#29992;?#30340;话说出来,那群喝得半醉的西狄贵族顿时面面相觑,互看一眼,全在彼此脸上看到了然神色。

    这?#39034;?#26159;哪个小倌馆里趁着上元节沐休出来偷情的一对相好。

    而?#39029;?#30528;两人气质容貌,估摸着都还是一等一的货色。

    “自然,自然?#19988;?#27604;寻常女子好的!”那为首的男子自以为豪爽地淫笑起来,伸手就去拉西凉茉:“跟着大爷们好好去乐一乐,爷们自然亏待不了你们两个。”

    西狄人出身海盗,原?#26087;?#23384;环境恶劣,女子?#20808;酰?#23481;易夭折,所?#38405;?#22899;多少,再加上海盗?#32622;?#29408;毒,出于凌辱对手的目的,有时候并不分男女,只要好看些便要压在身下,男风之事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是却比天朝更为常见。

    西凉茉状若羞涩一般轻拍了一下他的手:“爷也别急,想……想我们叔侄也是这京城里有些名气的小?#27169;?#21482;是如今那宁王?#24736;?#25105;九叔性子僵木,不会说话没,只吩咐了老鸨将我单独买进府里,谁不知道宁王那高门大阀的,寻常出来不得,我家九叔总舍不得我,若是官人愿意将我们都买下,不让我们分开,我们叔侄自然愿意好好侍奉诸位的。”

    好吧,宁王,对不住了,要玷污一下您的清白名声了。

    那几个西狄人听闻了宁王的名声,似乎瞬间清醒了一点,仿佛颇为感兴趣的模样:“哦,宁王,宁王看上了你么?”

    几个西狄人原本是觉得这话有点不?#31185;祝?#34429;然西凉茉容貌算是极好的,但百里青的容貌倾国倾城,怎么可能……

    但是下一刻这群西狄人在转头看向百里青的时候,百里青正巧抬起了眼,他们瞬间对上他那阴冷幽诡异的眼睛,只觉得漆黑的天空之中,那双没有一丝光芒的眼睛里仿佛有隐约的憧憧魔影,让人仿佛瞬间看见白骨森森,厉鬼哀嚎的九幽地狱。

    这群人瞬间僵住,但是下一刻,百里青又垂下了眸子,那种在霎那间爆出来的邪妄阴森的气息仿佛消散无踪。

    这几个西狄贵族好一会才清醒过来,忍不住搓了搓自己手臂,齐齐暗自道,难怪宁王不要这个绝世美人,这个……这个鬼气森森的样子,会把所有客人吓跑才是。

    ?#19978;В?#37202;精与色欲的熏迷下,他们并没有因为这明显的不对劲而放弃‘到嘴的肥肉’,那一身孤傲冰冷的气息和容貌始终让他们舍不得放弃。

    “唔,也好,且跟着爷们走吧,若是伺候得好,爷必定带着你们远走高飞!”为首那大汉看着西凉?#38405;?#31181;仿佛单纯又希翼和仰慕的目光,霎那间心中自信爆满,大马金刀地许诺。

    西凉茉便眼前一亮,轻笑着行了礼:“那?#25237;?#35874;爷的提携了!”

    随后,她转脸看着百里青微微一笑:“九叔,咱们且与这几位爷一同去罢。”

    百里青面无表情地微微颔首。

    西凉?#38405;?#25423;他的手,便随着那几个西狄贵族一同往巷子深处而去。

    ?#23462;?#19978;那几个?#19968;?#24635;想过来蹭豆腐,但是不知为何被大美人那种阴冷森寒的目光一瞟,就不自觉浑身冒冷汗地缩回去,便想要拐弯去摸上小美人那细细的腰肢,但是下场就是被大美人更加恐怖的目光瞪着。

    几个西狄贵族心中?#24213;阅?#28779;,不知道自己平日嚣?#34384;?#36947;的气势为什么在这里完全就发挥不起来,只能归咎为因为身处异国他乡的缘故。

    这巷子九拐十八弯,看起来似墙壁的地方原来不过是一扇?#24471;牛?#35199;凉茉微微眯起眸子看着那隐蔽的后门,琢磨着难怪魅一他们竟然会让这个几个猪头从眼皮子底下钻出来,原来?#19988;?#20026;这里另有蹊跷的缘故。

    寻常花街柳巷里都会有这么个门好让客人能在不方便时候偷溜,而这几个西狄人?#30475;?#26159;在大堂喝多了,跑到后巷里吐来了,所以误打误撞遇上了百里青和西凉茉。

    但是……

    西凉茉看着那精巧机密得过分的?#24471;牛?#24515;中不由狐疑,这地方不像是寻常的隐门,过于精密,厚实,若无一定的财力百?#20154;?#32034;“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和目的,没有谁会做这样的门。

    领头那?#35828;?#20063;算机警,还没有让酒精完全淹没他的大脑,倒是记得要让西凉茉和百里青先进去,然后他让人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人跟踪。

    他们的动作全然被百里青和西凉茉看在眼里,两人对望了一眼,都在彼此眼里能看到了然,也许他们今儿真能遇上些‘有趣’的?#38706;?br />
    看着百里青和西凉茉顺着那狭窄的楼梯?#19979;ィ?#20854;中一个西狄人也许是有些酒醒了,忽然一?#29273;?#20303;正?#24613;?#36319;上去的那人,神色警惕又担忧地道:“撒宁大人,咱们这?#31383;涯吧?#20154;带回来,若是让上头的人知道,只怕会掉脑袋,!”

    那唤做撒宁的没好气地收回手冷哼一声,并不在意地道:“那不过是两个小?#27169;?#29609;玩而已,何况本大都司是什么人,可是有从龙之功德,更别说本大都司的弟弟更是与那位?#21069;?#25226;子的兄弟,为那位开路流血、流汗的,能与寻常人一样么!”

    他顿了顿,不忿地道:“再说,咱?#19988;宦?#19978;隐?#31456;?#21517;的,这也不许,那也不能,来了这里,居然连楼里的这些婊子也敢给爷们甩脸子,不让碰,上头的那位居然还帮着她们,上头那位也不想想,这些小婊子都被人骑了多少回,还装贞洁烈女,不让碰女人,老子自己玩小?#27169;?#20182;总不会说什么了吧!”

    “您不是真打算把那两个小倌带回国吧!”另外一个人听见之后,也似乎酒醒了不少,忽然都觉得自己方才的行径似乎有些?#22902;?#20102;。

    那撒宁淫邪地冷笑一声:“两个小倌而已,不过是天朝货,没玩儿过,等咱们玩够了直接宰了,埋起来就是了,反正这风露院的地下也不是第一次埋人了,以后想要玩的话,艳岛上?#27426;?#30340;是岛奴么,怎么玩不成!”

    几人闻言,互看一眼,都放肆而极为恶毒地低低笑了起来。

    随后,他们便齐齐地赶紧?#19979;ァ?br />
    那些撒宁?#36864;?#36861;随者自以为秘密而无耻的话语,早已经?#23462;?#19978;的百里青和西凉茉都听了个真真切切!

    西凉茉瞥了百里青一眼,却见他面容平静,并不见如何的惊怒恼很之色,不由略微讶异:“你不生气?”

    说一句他老,立刻就会炸毛的人,被人用痴迷贪婪目光看着,就会将对方的眼睛挖下来的人这般平静,真真是让她有点诧异。

    百里青只微微勾了下唇角,淡淡地道:“比这更难听的,也并非没有听过。”

    西凉茉一愣,随后默然,伸手轻轻勾住他的手。

    说话间,撒宁一群人已经有点摇晃地走了上来,撒宁笑嘻嘻地对着西凉茉道:“小美人,跟着爷这边走,和你这个……九叔一起把大官人们伺候好了,日后有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时候。”

    说着便在前头引路,剩下的人在西凉茉和百里青后头走着,也是?#20048;?#20182;们两个忽然跑了,或者闹腾起来。

    ?#23462;?#19978;西凉茉都发现这里风露院里摆设非常精致,别具风情,与外头的寻常不起眼青楼模样完全大相径庭,而且这里也看不到?#29408;?#29141;燕,却能听见前面的楼里传来一些女子的调笑嬉戏之声。

    可见此处颇为隐蔽。

    等着撒宁领着他们到了一排房门前的时候,他浑浊的黄眼珠直勾勾地在西凉茉的领口?#25302;?#33136;上转了转,又迅速地在百里青那张脸上溜了一圈,仿佛在为自己要先上哪个犹豫不决。

    毕竟一个是‘纯真美?#20492;輟?#19968;个是‘绝世冷美人’,实在太难以取舍。

    倒是底下人都搓着手等候着自己老大挑了人,剩下的他们好带走。

    西凉茉眼珠子一转,忽然做出有些娇羞的模样:“这位撒宁大官人,咱们一后?#19988;?#38752;着您的庇护的,不若?#36855;?#20204;叔?#35835;?#19968;同伺候您?”

    撒宁那些追随者顿时紧张起来,这样岂非意味着很可能上半夜,他?#33108;?#35201;独守空闺!

    果然,撒宁一听,顿时浑浊的黄眼珠子一亮,立刻大笑着抓住西凉茉的手腕:“果然不愧是让宁王看上的人啊,好好好,且一同进?#31383;傘!?br />
    在他的心?#24656;校?#35199;凉茉和百里青就是一对没有什?#21019;?#33041;的小?#27169;?#36731;易?#25302;嘈拍吧?#20154;的许诺,甚至轻易地跟着?#21543;?#20154;进了房间,?#36864;?#34987;先奸后杀,也是对方咎由自取!

    西凉茉这一?#23614;?#27809;有拒绝,倒是由着撒宁将她拉进了房间,而百里青的目光则再撒宁的手上?#23462;?#32780;过,随后则一言不发地跟着进了房间里头。

    丢下一?#21693;?#26395;至极的追随者,只好在心中暗自骂了一句——贪心霸道的混蛋,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指望撒宁早点完事,才好轮到他们。

    毕竟那一对大小美人里小美人纯真多情,大美人虽然看起来让人脑门冒寒气,但是别有一番冰山美人的风情,让人想看看他火热起来,脸上能多点其他表情的样?#21360;?br />
    于是剩下的人琢磨了一会便赶紧钻进了对面的房间,就等着撒宁完事出来寻他们。

    且说这一头撒宁刚刚进了房间,就眼睛放光,急吼吼地要上来抱西凉茉:“来来来,小美人,让爷亲一个!”

    比起阴森森的冰山美人,撒宁更喜欢西凉茉这要温香暖玉似的‘美?#20492;輟?br />
    西凉茉一扭身子,闪开撒宁的手,眼底?#20937;?#19968;丝厌恶,脸上却轻笑道:“这位大官人,何必那么着急,不若咱们三人且先喝一杯酒,也好助助兴!”

    那撒宁不甚?#22836;?#22320;道:“老子在底下喝够了酒水,如今就只想好好快活一番,别给老子来这一套,把裤子都给脱了!”

    说着猛地上去就要?#25628;?#35199;凉茉。

    而百里青面无表情,但是眼中幽芒如波澜诡谲的大海,一截细细的泛着幽光的?#21040;?#33394;丝线从他袖口里宛如蛇一般在半空?#26032;?#24930;爬向撒宁的后脑。

    西凉茉一惊,正要向百里青使眼色,却忽然听见门外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咚咚咚!”那撒宁顿时没好气地大吼:“做什么,没看爷正忙着!”

    与此同时那些丝线仿佛瞬间没了气力,轻飘飘地落了地,撒宁自然是没有看见的。

    一道看似婉约,实际上却毫不?#25512;?#30340;女音冷冷淡淡地道:“撒宁大人,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那撒宁冷笑一声:“本大人忙得很,就要歇息了,让你们夫人明天再派人过?#31383;桑 ?br />
    那女子顿了顿,冷冰冰地道:“既然如此,那奴婢之?#27809;?#31104;夫人和大当家的,您忙得很,不曾有空了!”

    撒宁停下又想要抓西凉茉衣衫的手,拔高了声音:“你说什么,大当家的也在?!”那女子冷冷地道:“正是,大当家正在夫人那里吃茶,即然您不想去,那奴婢直接禀报就是了!”

    撒宁一惊,立刻匆忙地道:?#20843;?#35828;的,我马上去!”

    他随后有点担心地看了看屋子里大小两个美人,一咬牙,低声对着他们两个警告道:“你两个乖乖地呆着,别他娘的到处乱跑,等着爷回来以后,咱们再好好地乐?#25250;?#21621;,爷不会亏待你们,但是如果被人发现你们两个在这里,爷只能?#30340;?#20204;是贼了,若是被打死,可休怪爷不曾去救你们性命!”

    西凉茉看着他紧张的模样,眸光诡谲地轻笑了一下:“那是自然的,您快去快回!”

    撒宁有些迟疑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心中有些愤怒自己好事被打?#24076;?#20294;是又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把人叫到自己屋子里来!

    如今却也没有办法,只得让他们呆在自己的屋子里。

    百里青和西凉茉看着撒宁除了屋,不由互看一眼,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却见一道鬼鬼祟祟的两道人影忽然钻了进来,两人看看西凉茉,又瞅瞅百里青,露出个淫亵的笑容,其中一个一边搓着手一边上来道:“大都司出去了,?#36855;?#20204;看着你们两个尤物,不若咱们先来乐?#25250;?#21621;,也省得浪?#21693;?#38388;。”

    另外一个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解裤?#21360;?br />
    西凉茉似笑非笑地看了百里青一眼,百里青微微眯起了阴魅的眸子,优雅地一弹衣袖。

    只见那两人忽然间身?#24736;?#40784;一僵,瞳孔不可置信地放大,随后两人张开嘴,仿佛要喊叫一般,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有两道幽幽的光从他们嘴里吐出来,仔细看去竟然是两道?#21040;?#33394;的蜘蛛丝似的线。

    随后两人的眼睛里也流下了血泪一般,有什么东西从他们的眼珠子里钻了出来,那场景异常诡谲,仿佛眼珠子里长出了蜘蛛丝。

    他们脸上的肌肉?#27426;?#22320;颤抖着,手在空?#20982;?#25376;了几下,就噗通一声双膝跪下,然后浑身颤抖、无声无息地摔倒在地上,?#27426;?#22320;筋挛着,然后——再无声息。

    随后,那些蜘蛛丝又慢慢地缩回去,最终从后脑里爬了出来,消失在百里青的衣袖之?#23567;?br />
    傀儡蜘丝,苗疆百年阴血鬼蛛所吐,刀枪?#27426;希?#27700;火不融,不粘一丝血色,千?#23383;?#22806;,取人性命,控人魂魄。

    其实就属于百里青所修炼的御魔启尸之术的中阶,因为并不需要太耗人心神,更无须动用精血,所以?#21069;?#37324;青在御敌之时的首选。

    西凉茉看了看那气绝的两人,只见他们面容扭曲,眼珠子外凸,身形蜷缩,?#32622;?#26159;死前遭受了极大的?#32431;唷?br />
    她心中暗自摇头,她家这位千岁爷其实对于这种胆敢对她生出觊觎之?#27169;置?#29359;他的人,根本上还是深恶痛绝,而不是他面上?#21069;?#24179;淡吧。

    “一会子咱?#21069;?#36825;两具尸体藏好,呆会咱们再?#28382;?#20986;去看看这群西狄?#35828;?#24213;隐藏在这里做什么!”

    西凉茉看着百里青道。

    百里青微微颦眉,想要说什么,却被西凉茉笑嘻嘻地打?#24076;骸拔一?#23567;心的,只是跟你在一起的话,你实在太扎眼了,只怕刚?#31456;?#38754;,就会被注意上,不若如此,咱们都去换了夜行衣,然后?#28382;?#25506;查,最后咱们再回到这里看看谁打探的消息多,今后一个月,对方要求做什么,都不可以拒绝!”

    百里青根本不是那种随意可以隐藏身份和身形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那脾气,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发作起来,若是分开两头行动,一头打草惊蛇,她还能趁乱看看有能否捡到漏,查到重要情报。

    若是两人一齐都打草惊蛇,只怕什么都捞不到!

    百里青顿了顿,看了看她,眯起眸子:“你说的,?#23601;罰 ?br />
    西凉茉点头,促狭地轻笑:“嗯,我说的!”

    在这样的‘利诱’下百里青还是同意了,毕竟这是在上京的地盘,而且西凉茉身边也跟着好些魅部的人,总出不了什?#21019;?#20107;,这样?#23601;?#22312;宫里也闷?#27809;?#20102;,百里青看着她略带兴奋的模样,总不愿拂她的意,沉吟片刻,便同意了。

    却没有想到,两人之间的小小?#26408;鄭?#21040;最后竟然惹出后来一场大风波来。

    ==嘿嘿~~~~~

    妞儿们,谢谢大伙的钻石,被钻石?#20197;?#20102;……第一次一个月头两天收到那么多钻石,居然有史以来第一次爬上钻石榜了?#24066;?#25105;激动一下。/谢谢stellals,Queenzhen妹子的钻石、还有13564661939这个妹子又是打赏又是钻石又是鲜花,嗯,还有haliziyi打?#20572;瑇iayingna66的打赏和钻石,泠子寒妞儿的花花··

    小?#38647;印?#20320;那华丽丽的100颗……砸得俺眼花缭乱!

    但九爷表示这d5wx.com百?#20154;?#32034;“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都他的,跟我无关……只给我小花几朵,其他的钻石和金子他老人家全?#30475;?#36208;!

    还有红乖乖?#23194;鎩?#21322;夜发?#28382;?#19978;多了好多钻石,你的又100颗……还没捂热,也被魅一兄搜刮走了!

    那些给月票的妞儿,魅二兄表示可以三陪……嘿嘿嘿。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6合彩平特肖论坛 辽宁35选7跨度走势图 pk10牛牛棋牌游戏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介绍 qq三张牌安全 香港金凤凰四肖中特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nba篮彩购买技巧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历史 陕西11选5任五组号 学打麻将出老千 澳洲幸运8玩法说明 德州扑克下载 四川快乐12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