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宦妻 第三十章 镜湖诱境

宦妻 第三十章 镜湖诱境

    章节名:宦妻第三十章镜湖诱境

    白珍几个刚准备下楼去弄热水上来,却忽然听见身后百里青幽冷的声音响起:“回来。”

    白珍、白玉两人身子一顿,互看一眼,魅六知道方才是自己主子发怒的样子吓到了两个小丫头,便看着白玉轻声道:“上去吧,千岁爷绝对不会伤害小姐……不,夫人的。”

    白玉和白珍两人怯怯地走?#19979;?#26469;,百里青手里?#20011;?#25343;了两个浅金色绣兰花的华美锦囊扔给两个丫头:“去把里面的紫血藤花煎上,再弄些拿来蒸煮泡水,一会子给夫人泡上。”

    说罢他转身就进了房间。

    白玉和白珍看着手里的锦囊,再互看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底看到了松了一口气的欣?#24656;?#24773;。

    千岁爷果然还是?#27973;?#22312;乎郡主的。

    白珍忽然很是羡慕地道:“千岁爷果然其实还是很疼爱郡主呢,那么可怕的男人,眼里却只有一个人,真是让人羡慕呢。”

    纵然?#20848;?#21315;万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不管那人再狠毒、再卑劣、再残酷都好,面对心上那一颗朱砂的时候,永远都是如珠如宝。

    就算爷是太监又怎么样,有这样一心一意的良人对自己,她们都觉得比什么都重要。

    白玉看着白珍,不由取笑道:“怎么,你很羡慕么,以后也?#24515;?#36935;上同样气势惊人可怕的人,且看看你有没有郡主的?#30007;裕?#33021;将百炼?#21482;?#20026;绕指柔?”

    白珍圆圆的眼儿弯成美丽的一对小月亮,笑眯眯地道:“你且看好了,说不定我也能遇到这样的男子,也有一段如郡主那样只求一心人的美满姻?#30340;亍!?br />
    白玉笑着去戳白珍的娃娃?#24120;骸?#23567;丫头片子,也思春了呢,且让郡主给你许一段好姻缘。”

    白珍做了个鬼?#24120;骸?#29577;儿姐姐,你有小六子了,就不许我也想百?#20154;?#32034;“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上一想么?”

    两人?#23462;?#35828;笑,嬉戏,却也没忘了拽上魅六、魅七两个一同下楼去当抗水桶的苦力。

    只是彼时,谁也没有想到白珍今日的戏言一语成谶,他日,烽火遍地,她终成就一段属于她自己的凄然绝恋,时光翩然,她会?#38405;?#26679;的方式镌入史册。

    暖暖的水缓了身上的倦怠,淡淡的紫血藤的花香顺着热气蒸腾起来,紫血藤是苗疆罕见的花叶,有着宁神聚气的功效,安抚了西?#31649;?#37240;痛的身子骨,她懒洋洋地伏在百?#20154;?#32034;“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水里,一个指头都不想抬起来,凉凉的夜风轻拂,几乎让她再次睡着。

    “别睡了,一会子咱们去镜湖走一走,在床上躺久了,得活动一回筋骨。”百里青换了一单衣出来,看着她还趴在浴桶里不肯起来,雪白的背在月光下泛出玉一样的白,眸色泛出一丝幽凉又炽热的光来。

    西?#31649;?#25260;眼看着他,轻嘟哝了一句:“还不都是你,?#36824;?#30528;瞎折腾,下午到这个时辰,哪里还有精神去镜湖!”

    百里青见她眼下有倦色青乌,眼里难得?#20937;?#19968;丝歉疚,随后?#21482;指?#20102;寻常的模样,他顺手取了一件宽松的丝绸大巾将西?#31649;?#19968;把从浴桶里捞起,向床上走去。

    西?#31649;?#27491;是泡得舒服,陡然觉得身上一冷,一个寒颤,瞬间就醒了过来,没好气地用粉拳捶在他胸口上:“你做什么!”

    百里青低柔悦耳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别闹,把头发擦干了,那紫血藤用了之后,得起来走动走动,才好让药性散发出去。”

    西?#31649;?#26080;意瞥着自己身上斑斑点点,又想起下午的时候,兰瑟斯上来看她的‘蛇咬伤口’顺便让人带了晚膳上来,百里青让人接了晚膳,却毫不?#25512;?#22320;把兰瑟斯给赶了出去,只道是她身子不爽。

    不爽个屁,整个房间里都是那种浓郁的欢爱的味道,兰瑟斯那种过来人看不出来才奇怪了。

    她心情顿时变得极为郁闷,伸手就拍他:?#32610;?#31181;时候去湖边作甚,看鬼跳舞还是看你跳舞!”

    百里青眼底?#20937;?#19968;丝笑意,抓住她的粉拳,放在薄唇边咬了一口:“你想看谁跳舞,就看谁跳舞。”

    西?#31649;?#30475;着他一愣,却见他眸如天上清月,似有浅浅柔情如水,又似水银镜映出自己的模样。

    ……

    “驾!”一骑在月光下飞驰,马蹄声敲在午夜草原上,激起?#23462;?#38738;草香,流萤飞舞。

    镜湖的风吹起马上人儿的宽袖、如一双宽大的羽翼在飒飒飞扬,一只暗红色的美丽的鸟儿掠过夜风,随着他们?#23462;?#39134;去。

    “吁!”一声利落的轻喝,白色的人影利落地从马上翻身下来,他一转身抬手伸向马上的女子。

    西?#31649;?#30475;着百里青的动作不由好笑道:“我又不是那些娇弱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这些日子跟着塞缪尔他们在一起,骑术可是大有精进,说不得?#21462;?#20061;叔’你还要好些呢。”

    塞缪尔是斗部的统领,未来也是临部的主事者之一,凡是斗部出身的人,骑术都?#21069;?#23574;的,西?#31649;?#31532;一次看见他们那种骑术,简直是叹为观止。

    百里青眸光幽幽,轻笑道:“下来。”

    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改变,依旧是伸向她。

    西?#31649;?#20431;脸微赧,知他就是?#19981;?#25265;她而已,便伸手让他将自己抱住自己的纤细腰肢落地。

    午夜的镜湖,一望无际,倒映着天边的明月,?#24742;?#30340;水汽轻轻渺渺地飘散在水面之上,让人分不清是湖?#24615;攏?#36824;是月中湖,天边点点的星光也落在湖水,?#36335;?#28459;天星河都落在了自己面前,那?#32622;?#38663;慑人心,如梦如幻,让人忍不住想要走进那水月幻境之?#23567;?br />
    西?#31649;悦?#19968;次看见这样的美景的时候,便莫名地会想起身边的这个人。

    “很美是不是,每一次和塞缪尔他们训练累了,我就会一个?#35828;?#36825;里来,看着这里,想着有一天咱们就在这里老去,应该是人间第一畅快事呢。”西?#31649;?#30475;着眼前的美?#25300;?#24494;一笑,主动地握上他冰凉修长的手道。

    百里青看着面前的美景,?#25239;?#38543;后落在西?#31649;?#30340;身上,眸光中一片静水深流:“你很?#19981;?#36825;里么?”

    西?#31649;缘?#28857;头,但随后看向百里青,淡淡地一笑:“再美的梦境,总有醒的那一日,我知道洛儿在等你,我也有我必须去做的事。”

    他们都有自己必须完成与割舍不下的执念与责任。

    百里青的长指轻掠过她简单束在头上发丝,望着她许久,随后低下头,精致的薄唇轻触在她的额头上:“会有一天的,咱们一起在这里老去,一起……。”

    这是他给她的承?#24608;?br />
    西?#31649;?#24515;中一片柔软,看着他,唇角露出浅浅的笑意来:“嗯,一起。”

    他?#28216;?#26366;骗过她,所以她信他,

    随后,她顿了顿,忽然有些犹豫地轻声道:“那个……要不咱们就在这里走走算了。”

    百里青牵住她的柔荑,唇?#20431;?#24367;地道:“我答应过你,‘九叔’答应你的事,自然会应?#24608;!?br />
    说罢,他一掀袍子,在镜湖边席地而坐,顺手拿出一只精致的妆盒,看向西?#31649;?#31505;道:“只是,你要帮我描妆了。”

    西?#31649;?#26377;点犹豫,她方才只是随后那么一说要看他的舞,他却应了。

    但是她知道,那些舞、那些曲,都铭刻了他最不堪的回忆,那是他为了?#28982;?#33258;己的仇人所为,代表了一段最屈辱的岁月。

    百里青随手取出一只纤细的描妆?#23454;?#32473;她,魅眸中一片悠然:“彼年西?#19968;首?#26497;盛?#38750;?#24182;不以此为低贱,我母亲身为皇后嫡女,自?#23376;?#27492;一道上颇有造诣,逢年过节都会在?#39318;?#20043;会上为我外祖他们献曲,自嫁过天朝之后,方知原来?#38750;?#20110;天朝地位低贱,遂只偶然间与我父皇相处之时私下献曲,我父?#26102;?#36523;极善各色乐器,与我母亲琴瑟和鸣,母?#33258;?#35828;过此舞此曲都只应赋予知音人。”

    百里青顿了顿,又淡淡地道:“?#24944;?#30334;里青的舞自不会只给仇人做兴。”

    西?#31649;?#19968;愣,她知道他的母亲一向是他?#19988;?#37324;最惨痛凄然的回忆,所以他一向很少起那些过分残酷的往事。

    今日他竟主动提了起来……

    那是表明,他愿意让她更进一步地看见曾经的痛与伤么?

    西?#31649;?#26412;也不是忸怩的女子,他既?#20011;?#25918;下,她又有什么好担忧的,便伸手接了他递来的笔,轻笑着揶揄:“我也自认于描妆绘容一道颇有长处,只是?#21019;?#26469;没有描过?#38750;?#30340;妆容,若是描丑了,九叔,你可不许恼了。”

    百里青这般爱惜羽毛,重视自己容颜的人,说不定若是一会子画不好,他会闹起脾气来。

    百里青也为唇?#20431;?#24494;勾,魅眸如晦:“若丫头你画好了,自然有你的‘?#20040;Α?#33509;是画不好,自然也有要‘?#22836;!?#30340;。”

    西?#31649;?#33258;然知道他说的?#22836;?#26159;什么,俏脸微红,随后轻咳一声,将妆盒里的东西全都一一摆了出来,?#25165;?#33181;坐在他的对面,拿起眉黛、脂粉,开始执笔在他?#20011;?#27927;干净了重紫胭脂露出的面容上?#38050;?#22320;勾勒起来。

    眼线上挑,浓墨青黛一一在他原本就精致的眉目间铺陈开来。

    玉白粉为底,螺子黛做墨,牡丹胭脂为彩,渐渐地在他面容上晕成浓墨重彩的?#38750;?#22918;容。

    百里青优雅地坐着,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俏丽面容,她明眸如月,俏鼻圆润,柔润的粉色丰唇轻轻地抿着,极为认真?#38050;?#22320;为他描着妆,?#36335;?#22312;看着自己最为用心的一件作品。

    他阴魅的眸子里?#20937;?#36855;离幽光,安静地看着她。

    她用心地用黛笔勾勒着她一生唯一放在心中的面容,他用眸光静静地描绘他一生中唯一看在眼里的人儿。

    时光?#36335;?#23601;此凝固,光阴?#36335;?#23601;此安静,月光柔柔地在两人身上烙印下淡淡的光影。

    魅一和魅二的身影如淡淡的?#30333;?#19968;般,在不远处地看着面前那一副如梦似幻的场景,慢慢地再?#35828;?#36828;了一些,以免惊扰了那一幅美丽的图景。

    不知过了多久,西?#31649;?#25163;腕一顿,轻勾,随后利落地画完最后一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道:“好了。”

    百里青一顿,抬起眸子看着她微微一笑:“是么?”

    他这一抬眸,让西?#31649;?#30636;间有些怔然,他?#39034;?#30571;羽微翘,所有?#20848;?#26377;美如玉,光华耀耀,水彩墨画,似勾心绘魂。

    上完?#38750;?#22918;容的百里青,不动的时候,似一尊精致得让人移不开的?#25239;?#30340;玉做戏偶,如今这一抬眸子,那种流光溢彩的美,?#36335;鶚兰?#25152;有的胭脂水粉,颜彩色料,尘?#20848;?#30340;万紫千红都化作了精魂落在他的眸?#23567;?#21767;角,他便是那些水墨香粉的精魄化作了这?#20848;?#26368;动人心魄的一抹嫣色。

    再不复见那些阴魅扭曲如九幽地狱的气息。

    什么叫做色授神予,这便是了。

    西?#31649;?#22909;一会,方才极为勉强地移开眸,轻咳一声:“好了,一会?#28216;?#24110;你缠头。”

    她想,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倾尽了天下。“小说领域?#22791;?#26032;最快,全文字手打

    百里青似知道她在想什么,淡淡地道:?#32610;?#26159;母亲教?#39029;?#25103;之后……或者说这是我第一次在母亲去后,在人前第一次再唱这支曲。”

    西?#31649;?#30475;着他,垂下眸子,掩去眸里一片似水的柔情,只起身为他束起发,轻道:“那终此一生,我也只为一人绘妆可好?”

    说罢,她随手取了一只夜开青岚为他簪在鬓上,微微一笑:“我的阿九当是要穿上最好的行头,只是今日这里没有那些华美的行头,便只用这青岚为饰好了。”

    百里青精?#33853;?#28063;的唇?#20431;?#24494;翘起,顺手取了别在腰上的折扇:“客官请坐。”

    西?#31649;缘?#22836;,一本正经地道:“好。”

    她忽然想起了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拿下来,便立刻转身去马上取了一只小的战鼓来,这是平日里她与塞缪尔?#28909;搜?#32451;时常常用的。

    她取了过来,再选了只细鼓槌盘腿坐下,促狭地眨眨眼:“我虽然不如?#28982;时?#19979;?#21069;?#31934;通乐器,这鼓点敲上一敲却还是可以的。”

    百里青轻笑,转身一个折腰起势,手中折扇一转,耀开一个优雅的弧度,启唇唱道:“衰草连横向晚晴,半城柳色半声笛,枉将绿蜡作红玉,满座衣冠无相忆……。”

    西?#31649;?#21548;着他嗓音婉转,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花腔清丽柔婉,不由有些痴了,手上随后不由自主地也轻轻地敲起鼓点。

    看他身姿婉转,明眸顾拍精神峭;看他长袖善舞,罗袖迎风身段小;看他撇步轻盈,手上折扇更是起合间,如白色玉蝶翩然而舞,极尽优雅;看他眸光流落之处,更?#32483;?#33394;天成,一袭白衣不见往日锦绣衣冠却依旧风华绝代。

    伴随着阵阵轻?#38378;?#30021;的鼓点,婉转悦耳的轻吟浅唱?#23462;?#38543;着冰凉的夜风飘散在夜空之?#23567;?br />
    不知多久,西?#31649;?#25163;上的鼓不知何时静了音,静静地凝望着他宽袖翻飞,他腰,抬袖,转身,乌发在空中划过优雅的弧度,最后一段词逸出精?#33853;?#28063;的唇:“凉露夜抚琴,九州遗众芳,银河安无舟,彼岸已定香,花开花落终有终有季,来年谁?#19988;?#30456;思浓……端看这韶光旧风流,百岁光阴如梦蝶。”月光在他的身姿上勾勒出华美的光华,她不由有些痴了。

    百里青收了势,看着她呆怔的模样,眼底不由?#20937;?#19968;丝满意愉悦的笑来,伸出扇子敲了一下她的头:“丫头,口水流出来了。”

    西?#31649;?#19968;惊,下意识地伸手擦嘴,却什么也?#24187;?#21040;。

    她朝百里青翻了个白眼,嗔道:“‘九叔’,你就一直这么戏弄我好了。”

    百里青在她身边坐下,侧倾了身子在她面前调笑:“你?#39748;?#20320;那小样子,就跟那些青楼里的男子一样,色?#24742;?#30340;,怎么,你九叔很好看么?”

    西?#31649;?#30475;着那张近在咫尺艳光四射的?#24120;?#24515;脏都漏跳了一?#27169;?#38543;后别开?#24120;骸?#23601;是太好看了,你可别靠我太近,我怕自己会忍不住一巴掌拍?#30340;?#37027;张脸。”

    他这种男人就是生来要气死女人的,就算是同样上了这样的妆容,她是绝对不可能有他这种风华绝代的效果的。

    百里青懒洋洋地把脸搁在她肩头,扯着她的头发玩:“你九叔我可没?#24736;?#20320;丑,你不用太自卑,来,帮九叔我卸?#34180;!?#35199;?#31649;?#21497;了一口气,九叔,九叔,九叔,他这老妖是玩儿上瘾了。

    “其实,阿九这番模样,真是很美呢。”西?#31649;?#22312;镜湖里取了水,坐在他身边,用沾了水的布,准备为他擦去脸上的粉彩,却又不得不有些?#19978;В?#19979;一次不知道他有这般兴致是什么时候。

    百里青?#39740;?#30475;着她:“你?#19981;?#25105;的模样么?”

    西?#31649;缘?#28857;头,理所当然地道:?#30333;?#28982;。”

    他的这个妆容,简直就是她描画过最完美震撼的作品。

    话音?#31456;洌?#20182;就握住了她正在为自己卸妆的柔荑,俯首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若是你?#19981;?#25105;的这般模样,不若这般,这般……。”

    西?#31649;?#39039;时脸儿瞬间绯红,羞恼地拍了他一下:“不要,你这样子,让我以为我和一个女子睡在一起。”

    这人为什么什么事儿都能往那上想。

    百里青轻笑,眉目间妩色天成,带着异样的诱惑:“九叔是不介意,为你画上小生的妆容,这不就般配了么。”

    西?#31649;?#25552;着东西就准备溜:“不要。”哪知衣衫下摆一下子就被他一脚踩住,让她噗通一声直接摔倒。

    百里青上去直接按住了她的肩头,轻笑:“方才是你为九叔画,这一次就让你见识一下九叔的手艺。”

    镜湖边,不时传来女子的细微尖叫,笑骂,男子哄劝,威胁之声,风声带着缠绵的笑意与其偶然间传来的婉转曲声?#23462;?#39134;散在夜空之?#23567;?br />
    掉下去了——才呆了几天第三呢,不过还是要谢谢大家的支持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香港赛马会真经 大西洋娱乐城信誉 组三开奖 云南11选5中奖规则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规则 金彩娱乐城备用地址 快乐10分前三直技巧求帮忙 十一选五任三单注投注技巧 出尽特玛与连码 六合彩开奖全年历吏记录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 大乐透走势图表最近30 15选5免费缩水 七星彩第1984期规律局 一码中特图库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