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第七十九章

    “那,册封郡主之事?”西凉霜眼睛里?#20937;?#19968;丝贪婪,不?#21862;?#39286;地道。

    西凉茉倒也不怒,只是淡淡地一笑:“正如妹妹说的,妹妹提供情报是有功劳,只是想要多好的东西,就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西凉霜一愣,随后她颦眉:“你是说要我去探听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和虞侯合作么?”

    西凉茉点点头:“妹妹一向是个聪明人,我想此事不光是虞侯,恐怕咱们那韩家舅舅和姨母都逃脱不了此间的关系。”

    西凉霜忽然没好气地道:“大姐姐,你是在说笑么,要探听这种事直接将他们抓回来,依靠着司礼监的手段,难道害怕他们不可招供么?

    西凉茉点点头:”没错,但是这样?#19981;?#25171;草惊蛇,我们现在怀疑有西狄的探子已经潜入了?#39029;?#19975;一抓了人,打草惊蛇,只怕不能斩草除根。“

    西凉霜闻言,顿时哑然,没有错,若是贸然将韩家人和虞侯抓了,只怕会惊动了西狄的探子。

    但是……让她继续刺探此事,只怕有危险。

    毕竟西狄西线大兵团会被九千岁打败,还抓了一个?#39318;?#21644;一个将军,已经让虞侯他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西凉茉看出西凉霜的挣扎,她并不着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西凉霜既然想要那?#21019;?#30340;封赏,自然是野心勃勃的女子,那么她就需要为自己的野心付出代价。

    果然,没过多久,西凉霜忽然抬起头看向西凉茉,沉声道:”我刻意帮着大姐姐完成此事,但是若是此事实在没有结果,又当如?#21361;俊?br />
    西凉茉柳眉微微一挑:”没有结果,妹妹的郡主之位只怕就要降一级了。“

    西凉霜闻言,眼珠子转了转,一咬牙:”好,我答应姐姐。“

    让白蕊将西凉霜送走之后,白珍方才微微颦眉道:”郡主,这位三小姐的话属实么,就算属实,她真能抓到西狄探子,只怕是会打草惊蛇,而且……。“

    她顿了顿,说出心中猜疑:”而且,依照奴婢看,那西狄大将军若是遇到仇杀,又何必割掉头颅,说不定……说不定没死。“

    话音?#31456;洌?#23601;见有人掀了帘子进来,微笑道:”小小姐身边的?#23601;?#20204;倒是越来越有见地了,快?#31995;?#19978;半个谋士了。“

    ?#23376;瘛?#30333;珍两个?#24867;?#30528;来人福了福:”白大人。“

    白起笑眯眯地虚扶了二婢一把后,对着西凉茉也行了礼,方才道:”小小姐要利用那位虞侯夫人去探查消息么,属下也和白珍有一样的担忧呢。“西凉茉慵懒地靠在椅子背上,淡淡地道:”西狄探子倒是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毕竟哪国宫中朝内民间没有探子,如今咱们要担心的是有人会在我们和西狄之间做手脚,让战火不止。“

    白起一愣,随后也微微颦眉:”您是说……。“

    西凉茉冷嘲一声,眼底?#20937;?#21361;险的光芒:”哼,外贼易抓,家贼难防。“

    如今的重点根本不在龙素言到底是真死了,还是假死了的,他们天朝只表明一个态度,他们不畏惧与西狄一战,鬼军出世之后,天朝不再是离了靖国公就不可的?#32622;妗?br />
    白起点点头,随后道:”小小姐,我接到了新的奏报,如今形式错综复杂,很快西狄就会再派人过来,赛缪尔他们已经将西狄西线兵团给围堵在了龙关山脉之中,听说国公爷已经和西狄二?#39318;?#30340;正面大军暂时休战,赛缪尔问咱们是不是要与西狄西线兵团停战。“

    西凉茉闻言,沉吟了片刻,忽然问:”赛缪二有没有说全歼西狄西线兵团需要多长时间?“

    白起眼底?#20937;?#19968;丝异光,随后笑眯眯地道:”西线十万大军已经被咱们之前一战打得七零八落,如今剩下六万人左右,但是群龙无首,而且粮草已绝,只能打猎为生,气势一蹶不振,若是赛缪尔动手,有把握在七日之内基本全歼他们。“

    没了龙头的大军,不过是一条虫子罢了。

    西凉茉唇角顿了顿,忽然勾起一丝冰冷的笑容来:”龙关山脉地形险峻,咱们与赛缪尔和晋北王都失去了联系,所以无法将?#24613;?#19982;西狄停战商议和亲的消息送到那里去,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所以赛缪二和晋北王所为,咱们一概不知。“

    白起眼中?#20937;?#20852;奋与嗜血的光芒,立刻兴奋地一拱手道:”是,小小姐英明。“

    西凉茉看了白起,轻笑:”你们这群?#19968;錚置?#23601;已经心中打定了要吞了西狄西线兵团这块肉的心思,又何必装出这种样子?“

    谁知道西狄人什么时候会再?#30031;?#33080;不认人,卷土重来,最好的方式就是大力地歼灭他们的有生力量。

    白起露出个狡黠地笑意:”哪里,哪里都是小小姐领?#21152;?#26041;呢。“

    西凉茉瞅着他有点好笑,却还是淡淡地道:”好了,且不与你们抬杠,赛缪尔若是?#19997;?#36864;出,封个彪骑校尉是一定的,但是若能将西狄西线兵团全歼,此?#20301;?#26469;封将大典之上必定有他,若是不能或者出了什么乱子,只怕是他要暂时不能领兵一段时日了,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是守成还是锐意进取,她给他们选择的机会。

    白起露出个自信的笑来:”小小姐,您只管放心就是了,赛缪尔不管选择了什么,他都会尽力完成到最好!“

    西凉茉轻笑,并不言语,只目送白起离开。

    除了要歼灭西狄西线兵团,她还需要鬼军的功绩震动天下,为这支新出炉的军队扬名立威,让某些?#26469;?#27442;动的贼子不敢随意再轻举妄动。

    ——老子是月票挺而弥坚,大大大大的萎缩分界线——

    天朝太史记

    顺帝太和元年,晋北王并飞羽鬼?#25042;?#39569;将军于龙关大破西狄西线兵团,全歼西狄五万余人,俘虏不足万人,至此并飞羽都尉西凉茉领三千飞羽鬼卫活捉西狄西线兵团统帅龙素言、十八?#39318;?#40857;素儿之龙关大捷,西狄西线兵团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其中龙关大捷更载入兵书,乃以少胜多之经典战例。”呜呜呜——!“低沉粗狂的号角声在空旷的太极殿广场之上响起,这样极富穿透力尔威严的声音慢慢地穿透了整个宫城,再向浩瀚的天宇间传扬开去。

    天边仍旧?#21069;?#38738;色,?#24418;?#23436;全亮起,但是悉悉索索的袍服摩擦的声音显示着有许多人已经顺着朱雀门进入宫城。

    飞扬的锦衣卫大旗与象征着皇权的?#22987;?#26041;旗下,身着?#21040;?#32483;七?#24335;?#34915;,头戴乌帽,腰胯长刀的锦衣卫们面无表情如在金水桥、太极殿堂前如白杨一般立着。

    官服齐整的的文武百官们就在他们冰冷的目光下,半垂着眸子,谨慎地走过,随后站立在了太极殿的广场之上。

    穿着崭新宫装的宫女与太监们手执各色隆重的仪仗物事也都各就各位地站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所有的人都安静地站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安静的广场上,只有低沉的号角声在继续回响着。

    直到天边的第?#23462;?#38451;光落在了宫殿金黄色的琉璃顶上。

    一身掌事大总管锦袍的连公公忽然一扬手,只听所有的号角声全部都停下,司礼监掌礼鞭的太监一扬手中数米的长鞭,在空中划出一个极为优美尔富有气势的弧度。

    空气里瞬间想起了鞭子划破空气和鞭打地面的三声锐响:”?#23613;⑴尽?#21866;!“

    连公公尖傲然地扫了下面的百官一眼,随后?#30473;?#21033;到几乎能穿透所有人耳膜的嗓音道:”恭迎西狄大使并千军封赏大典开始,万岁爷到,千岁爷到!“

    百官顿时齐齐地跪了下去,高声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千岁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百里青坐在小小的顺帝旁边,淡淡地一抬手:”众卿平身。“

    他一身八龙深紫官袍,腰束翡翠玉带,极长的一头乌发垂在蟠龙明珠官帽后,指尖戴着精致华美的黄金护甲,气势威严而阴郁,让人不敢直视他倾国倾城的面容。

    如今他随意地一抬手,百官皆恭恭敬敬地道:”谢千岁爷隆恩。“

    这等非凡霸道的气势与其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倒不如说,九千岁早已经凌驾于皇权之上,只是从前还有先帝做个挡箭牌,如今便是再无遮掩的无冕之皇。”宣西狄使节觐见!“连公公再次高声道。

    不一会,就见太极殿外有人?#33324;?#24999;,数人慢慢地踱步进来了太极殿大门,顺着?#23376;?#22823;道?#23462;?#21521;前到了九龙?#23376;?#22721;前,方才停住了脚步,?#24187;?#23481;貌粗狂的男子上前一拱手,倒也没有跪下,只扬声道:”西狄使节胡支,携西狄镇贞元公主前?#31383;?#20250;顺帝陛下,拜会九千岁殿下。“

    从前的西?#23016;?#20351;不过是个传令的人,如今他们才是正式的西狄大使。

    众人的目光早已经停留在那西狄使节中间的红衣女子身上,她蒙着脸,头上只戴着一串金色的华美珍珠,长及脚踝的乌发垂在身后,让人看不清楚她的容貌,但是一身千金难求的鲛珠纱红裙足足拖曳了三四米有余,让她看起来华贵如异域仙妃。

    而且贞元公主的衣衫依照着西狄女子较为开放仿唐的衣式,领开至肩,露出了雪白的肩头和高?#24066;?#21069;的一抹深深雪?#25285;?#32420;细得?#36335;?#19968;手能够掌握的细腰更加突出了她胸前的雄伟诱人,呼之欲出。

    即使蒙着脸儿,也足以吸引去所有人的目光。

    自然也有那老学究?#24213;?#21822;骂西狄人就是西狄人,罪人之后,再?#30475;?#20063;改不了骨子里的低贱,真是伤风败俗!

    但是更多的人是艳羡,宁王果真有福气,这样的美人,哪怕没有看到脸儿,暖床就已经足够让人想要死在她身上了。

    而随着那西狄使节胡支说完话,贞元公主?#37096;?#27493;上前,她伸出雪白纤细的小手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纱,恭敬却又不失大气地抬起脸儿对着坐在上首的天朝权者们从容一笑:”西狄贞元公主参见顺帝万岁、千岁爷。“

    她顿了顿,看向坐在九千岁右手边的九?#39318;櫻?#22914;今的宁王司承宇一笑:”参见宁王殿下。“

    原本大使们只需要参见掌权者,是不需要再向其他人行礼的,如今看来这位贞元公主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要嫁的人是宁王了,竟然毫不避讳地提到了宁王。

    这种落落大方在大部分老古板守旧的大臣的眼里,看起来就是——轻浮。

    但是在众人看清楚了贞元公主拿下面纱之后露出的那张脸蛋后,瞬间让更多的?#35828;?#25277;一口凉气,也忘了再去?#24179;?#36825;位公主殿下是不是太过轻浮。

    只因为那张脸足已让色授神予。

    鹅蛋脸,凤眸妩媚,斜飞的眸子里?#36335;?#38544;含着天边最美丽的琉璃彩霞,琼鼻,朱唇,明艳不可方物,但是这样的容貌却没有一丝一毫让人觉得艳俗,她比雪还要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只让人觉得这样的女子美丽得脱俗绝尘,所谓的瑶池仙子也不过如此了。

    虽然这样的美色,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九千岁的容貌甚?#24088;日?#20803;公主更要美丽与精致上三分,但是九千岁的阴骇森冷,妖异盛大的气势根本让人不敢直视。所以贞元公主这样极富女子美的容貌身段几乎完美地体现了什么叫做倾国倾城,惑人心神。

    与所有人?#25104;下?#20986;的惊艳与痴迷,甚至连素来冷静自持的宁王都有一瞬间的恍惚不同,百里青至始至终,脸上都没?#26032;?#20986;过一丝情绪的波动,只是淡漠地看着阶下的尤物公主。”起,赐座。“

    贞元公主习惯了众人看到她时候的痴迷和失魂落魄,对于天朝众人的注目礼丝毫不显局促,她落落大方地微笑着,反倒是对于九千岁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有些略微的讶异。

    她借着起身时候,抬眼看向那传说中恐怖的操控一朝生死,连皇帝都在掌心之中的人,这一抬眼,她便忍不住呆了一下。

    西?#19968;?#23460;一向以美人著称,?#24515;?#22899;女多半都生就一副好容貌,而如贞元公主这般容貌的已经是艳名震宫廷,甚至流传到了海外,素有南海明珠之美名。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比她还要美丽,而且是个男子,或者说是个太监……

    百里青看着贞元公主怔然的模样,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容来:”公主殿下,这是怎么了,莫不是?#24736;?#35753;咱们天朝的?#39318;?#27809;有你们西狄的好,会让公主您坐不安?#39286;兀俊?br />
    元公主习惯了众人看到她时候的痴迷和失魂落魄,对于天朝众人的注目礼丝毫不显局促,她落落大方地微笑着,反倒是对于九千岁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有些略微的讶异。

    她借着起身时候,抬眼看向那传说中恐怖的操控一朝生死,连皇帝都在掌心之中的人,这一抬眼,她便忍不住呆了一下。

    西?#19968;?#23460;一向以美人著称,?#24515;?#22899;女多半都生就一副好容貌,而如贞元公主这般容貌的已经是艳名震宫廷,甚至流传到了海外,素有南海明珠之美名。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比她还要美丽,而且是个男子,或者说是个太监……

    百里青看着贞元公主怔然的模样,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容来:”公主殿下,这是怎么了,莫不是?#24736;?#35753;咱们天朝的?#39318;?#27809;有你们西狄的好,会让公主您坐不安?#39286;兀?br />
    这番语带双意,话里有话的言辞顿时击破了贞元公主美貌带来的震撼?#20381;?#24187;境,让所有人瞬间回到了现实,想起来如今的场合乃是两国在战争之后政治上初次面对面的交锋。

    胡支眉头一皱,随后冷笑:“千岁爷勿怪,不是公主殿下会在天朝这张?#39318;?#19978;坐不稳,只是给点时间让诸位选一张好?#39318;櫻?#30475;着各位方才都在发怔,别一不小?#38590;?#20102;张破?#39318;櫻?#35753;人笑天朝待客不周,没了脸面。”

    百里青眼中危险的光芒?#23462;櫻?#23425;王司承宇便赶紧抢在他之前发话了:“呵呵,胡支大使说笑了,您和公主殿下的位子都已经摆好了,请就座罢。”

    如今他已经发现九千岁似乎对于西狄人没有任何好?#26657;?#19978;?#20301;?#24046;点杀了西狄送信使者,如今还是不要?#20204;?#23681;爷开口将事情弄糟。

    这也是之前西凉茉曾经特意来寻过司承宇,让他稍微注意若有不对劲,便要做个和事?#23567;?br />
    百里青冷冷地嗤了一声,难?#22969;?#26377;再多话,让那西狄使节们顺利地坐下了,只是不少人的目光依?#36175;?#37027;位公主殿下的身上飘荡而去。

    而这一头,贞元的目光却悄然不动声色地在在场所有天超人的身?#19979;?#36807;,最后停在了百里青的脸上,?#20937;?#19968;丝深思的神色。

    此时,连公公进来,恭敬地对着百里青道:“千岁爷,您看,封赏大典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百里青淡淡地点头:“既然西狄使节们都在这里,本朝也没有什么时兴的歌舞,便让诸位看看封赏大军的大典,也算是?#38431;?#21508;位前来了。”

    再次一扬手,尖利的声音响起。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极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 湖南幸运赛车赢赢赢 贵州快3和值和尾走势图 双色球中几个红球有奖 北京快乐8几点开始 波数一波中特A4058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nba火箭赛程1819 每天早上打排球英语 67期天线宝宝平特一肖 北京单场吧 期一肖平特 黑龙江十一选五规则 南国彩票论坛开心网 英国网络赌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