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八百一十七章 魔法师托尼

第八百一十七章 魔法师托尼

    ……

    搞得旁边一个球员闻声看去,见得戚蔓箐一身雍容华贵般,职业装束更显她的知性美,一个不小心球被抢走,连人被撞出好远,跌坐在地上。

    戚蔓箐哈哈一笑,片刻的放松,如同和她刚才判若两人。一旁的苏舞月对她这样情况更是少见,一脸疑惑道:“戚总今天找我过来,不是只是为了和我一起看球吧?”

    只见戚蔓箐慢慢收住笑容,一副郑重地讲:“车上聊。”

    两人相继上车,戚蔓箐首先打开话题道:“我让你查X组织活动的情况,有进展吗?”

    “就知道你戚总不会那么简单过来。”苏舞月一脸不情愿地回答道。

    “别耍小孩子脾气了,说正事。”戚蔓箐明显没了?#25176;裕?#21385;声道。

    苏舞月被这个?#31080;?#30340;女人吓坏了,心想刚才还满脸笑容,现在说变就变,这女人怎么了这是。平常也挺好一人,看来是出什?#21019;?#20107;了。

    难免心中有所顾忌,小心翼翼地回答说:“还没有,她们用的防火墙太严密了,?#39029;?#35797;了很多次,病毒程序根本?#25512;?#22351;不了,全失败了。”

    听得苏舞月给的结果,戚蔓箐不禁一阵失落。

    只见苏舞月继续说道:“除非……”

    戚蔓箐抬头看向她说:“除非什么?”

    “除非我再帮你?#19994;?#19968;个高手,他兴许有办法。”苏舞月回答道。

    “高手,那个高手,我一直以为你是高手,他人在哪里?”戚蔓箐一连几个问题,迫切之心?#19978;?#32780;知。

    只见苏舞月扭头向窗外看去,略有所思一般,嘟了一下嘴说:“我的师父,魔法师托尼,人在沃尔夫公司。你应该有办法的哦。”其实苏舞月也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戚蔓箐略有所思一下说:“我去?#25165;牛?#20320;先和我去公司吧。”

    “?#19968;?#19978;学呢,怎么可能说走就走。”苏舞月慌忙说道。

    戚蔓箐淡淡一笑道:“我已经和你们校长打过招呼了,她准你十天假期。”

    苏舞月一抖薄肩说:“厉害。”

    球场上几个男孩子还在抢夺着篮球,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更显一种自由自在,校园外的世界好像与他们无关一样。戚蔓箐留恋似得看了一眼。一阵机动声,轿车驶出了校园。

    一杯香醇的清茶,静静地放在竹制木桌上,丝丝白雾向上慢慢爬升,片片如同竹叶的茶叶沉寂在杯?#20303;?#26049;边放着?#21018;?#29031;片,层层叠叠显示着X组织。下属执行官赵玉成的头像。艾达陈躺在竹藤椅上,身穿一件白色旗袍,手持一把折扇,轻轻摇着,半眯着眼睛,脸上一张蝴蝶面具给她披上了更多神秘。

    “夫人,都已经?#25165;?#22909;了。”走来一大汉。俯身对艾达陈汇报道。

    只见她摇扇轻轻停下,挣开微闭的眼睛,一?#21487;被?#22312;她眼中闪过,瞬间又被妩?#38590;?#30422;。嘴角微微一挑,轻笑了一声。心中徒生一阵痛快,像是看到计谋成功,戚蔓箐狼狈不堪的样子一样。

    没有人能猜到这个女人又在酝酿着什么,只是从她种种表现来看。好似自己是个垂钓者,诱饵以下,只等鱼儿上钩起钓了。

    ……

    另外一边。

    穿梭而过的车流,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从上面下来一个男人,年龄大约三十岁的样子,身穿一身黑色运动服装。肩跨一个双肩黑色背包。高高鼻梁,脸?#31456;酝梗?#32473;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一双深邃泛蓝的小眼睛。黄色头发呈偏分状态,瘦瘦高高样子。

    只见他从口袋中摸出一张名片,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左右看了一眼,锁定目标后,径直向一栋高楼建筑走了过去。

    此人便是苏舞月提及的,沃尔夫公司网络系统高手,魔术师托尼。别看他一副疲惫不堪,好?#36843;?#19981;禁风的样子,但在?#30340;?#24050;让很多大型集团亲昧。只是他个人性格孤僻,多数时间智力于自己的项?#22570;?#22909;上,加上又曾多次涉嫌入侵各国国家高度机密平台,也就难怪拒绝了很多公司的邀请。

    能加入沃尔夫公司,是因为王庸当初帮助自己摆脱了牢狱之?#37073;?#26356;重要的是哪里比较自由,可以提供更多的?#35797;矗?#36866;合自己的性格。但也不得不顾及公司?#25165;牛?#36825;次专机出差来华夏,本就是受公司委派。

    “你好,我是托尼,是约好的。”托尼走到一个秘书旁边道,明显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顺手递上一张名片。

    秘书接过名片,上面三个大字赫然写着‘戚蔓箐’,瞬间转变刚才不削的表情道:?#20843;?#21733;,你稍等哦。”

    一番沟通后,两人来到一个办公室旁,秘书轻敲一下门,对身旁的托尼说:“你稍等,待会儿会有人开门。”说完转身离开了。

    不出所料,门应声而开,托尼疑惑地打量眼前开门的女孩,慢吞吞地道:“你是,苏舞月?”

    苏舞月见来人是托尼,欣喜之余心中暗道:“戚蔓箐还真?#25250;?#23475;。”

    急忙张开双手给了托尼一个大大的?#24403;В?#35828;道:“终于见到活人了,托尼师父,我就是苏舞月。”满脸惊喜之意,丝毫不带掩盖,说着把托尼请了进来。

    房内灯光不算昏暗,但也谈不上明亮,周边全部被封闭着,没有窗户,一个半圆型桌面上摆放着三台电脑,对面是个大约十平米的LED显示屏。布置简单,但很明显,这以后就是他的工作室了。

    苏舞月激动过后,稍平息了一下情绪,端过来一杯咖啡,讨好道:“师父在上,请喝咖啡,咱们在外是同事,在内咱们是师徒,咱们亲上加亲,请师父以后要多多?#23637;恕!?br />
    托尼呵呵一笑,道:?#20843;?#33310;月你是个小精灵。”虽?#40644;?#36890;话不标准,但也明白她的意思。

    苏舞月一本正经双手抱拳,一副作揖像道:“师父高见,小女子一定谨记在心。”

    “呵呵,以我之前教你的东西,完全可以处理一些问题,不知你遇到了什么难事。”托尼道。不喜敷衍交际的托尼直接进入了话题。

    苏舞月微微一笑道:“情况是这样的……”

    两人交谈的画面慢慢隐化,出现在一台室内显示器上,只见戚蔓箐坐在皮椅上,仔细地观察着,听到最后,略显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笑容。

    如果苏舞月没有讲错,不出意外,三天之内就有可能攻破对方系统防护,那样就能清晰地了解他们的动态。戚蔓箐慢慢闭上眼睛,玉指轻柔了一下太阳穴。这些天的准备已将让她感到疲惫,加上身体中毒害的侵扰,她本妩媚的眼睛已经布满了条条血丝。

    “嗯……”,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一声震动,一条信息传了近来,信息打开一排字让戚蔓箐猛地一振,坐着的身体突然起来。

    一旁的毒液转身问道:“蔓箐,怎么了?”

    戚蔓箐看了一毒液,略有所思的讲:“赵玉成传简讯过来,说蝴蝶夫人今晚,要暗中转移在E岛仓库的货物,明显是为后面行动减少损失。”

    “如此说来,倒给了我们动手的机会。?#27604;?#36125;莎道。

    “如果消息准确,倒是这样,但?#19994;?#24515;没?#24515;?#20040;简单。”戚蔓箐道,隐?#20960;?#35273;好像哪里不对似得。

    继续对站在旁边的瑞贝莎说:?#21543;?#33678;,帮我把高海找过来。”

    瑞贝莎应声走了出去,门外一间会议室模样的房间,高海等人早已全服武装等候,只等戚蔓箐一声令下,直捣黄龙。听得毒液来请,?#38378;?#36215;身,走了进去。

    “戚总。”见戚蔓背对着门口,面视着窗外好像在想什么,高海轻声道。

    “高海,都准备好了吗?”没有转过身体,戚蔓箐问道。

    “戚总放心,基地已经进入一级戒备状态,只要您下令,就可马上动身。”高海果断地讲道。自从上次戚蔓箐被困蝴蝶夫人基地后,高海也料定今日必?#20013;?#21160;,便提前下令狼堡营地开始进入?#21018;?#29366;态,随时听从调?#30149;?br />
    戚蔓箐转过身来,低头看了一下时间,眼神中透漏着一份坚定道:“据内线汇报,今天蝴蝶夫人要秘密取走仓库的货物,我需要你带队破坏掉她们的行动,时间定在明天凌晨一点行动。”

    “明白,我马上去?#25165;擰!?#39640;海一声应道,转身走了出去。不由心中一阵兴奋,对于他这样一个职业军人来讲,战争就像是埋在身上的毒瘾,越是战斗,精神越是振奋。

    戚蔓箐看了一眼显示器,只见苏舞月两人各自忙碌着,自语道:“希望你们尽快查出,不要让我失望。”犀利的眼神中虽然布满血丝,但丝毫掩盖不住一股杀气,反而显得更加恐怖。

    一处临?#38381;?#31735;内,高海带着纳宇在一张图纸上讨论着什么,金雄在门口大口地啃着一个猪肘子,满嘴流?#20572;?#29978;是满足,不时拿起一?#31185;?#37202;咕嘟下肚。别人一副紧张待战的氛围,他却好像平常一样。

    纳宇看了一眼他那吃相,不禁向高海感慨道:“鬼哥,金雄真是好命,生的一个好胃口,马上就要大战了,还能这样坦然,实在令人佩服。”

    高海说笑道:“你以为他那蛮力是凭空而来的吗,眼前那些食物就是源泉。”

    ……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综合版站中国福彩网 彩票开奖查询七位数 32张小牌九大小比法 香港六合彩一肖特平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5 澳洲幸运8开奖是什么 尤文图斯是德甲球队吗 大乐透幸运赛车系统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提示 东方6十1开奖结果玩法 极速6合开奖规律软件 江西时时彩骗局有哪些 广东彩票36选7结果 14场胜负彩预测推荐 3d资讯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