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一百章 自寻死路的主

第一百章 自寻死路的主

    ……

    但同时,她也是?#38405;?#20010;吴校长,心中生出了极大的不满。从王庸的叙述过程,外?#28216;?#26657;长和那个什么曹主任的?#20174;?#25512;诿来看。此事,怕?#21069;?#25104;出问题了。

    贪污也好,腐败也罢。在官场里已经十好几年的她,听过,见过,已经不知道多少了。比这性质更加恶劣的,还有许多。但是,今天的事情,却是让她心中格外的愤怒和厌恶。已经暗自下了决心,等她调查完这件事情后,一定会重重地处理相关人士。

    不过在嘴上,却是不会对王庸说太多。只是郑重的点了点头说:?#32610;?#20214;事情我放在心上了,你也别胡?#20063;?#25163;了。免得吴校长利用人脉关系,?#38405;?#36827;行打击报复。?#19968;?#20146;自派人进行调查。”

    看她那副表情,王庸就知道她不是敷衍和说笑。想必,那个吴校长肯定会倒大霉。当然,从另外一种角度来讲。王庸这么一?#36947;粒?#26410;尝就不是那个吴校长的运气。所谓的倒大霉,撑死了就是吐出助学基金后,再坐个几年牢而已。

    如果王庸亲自出手的话,那姓吴的,虽不至死掉。但恐怕剥夺的他倾家荡产,捐赠给失学儿童之类的事情是绝对免不了的。而且,过程也很难平和,恐怕会充满着血淋淋的。

    “那很好,这件事情既然交给你处理了。”王庸淡然自若的拍了拍她肩膀说道:“我就不管了,处理完后,给我来个电话就?#23567;!?br />
    看他那副派头,还真的很像是大领导在交代任务一样。惹得蔡慕云,又是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说:“?#26657;?#29579;大人。奴婢办完事情后,一定会和你好好汇报的。”不过心头并不郁闷,反而隐隐有些轻松和欢愉。

    毕竟,在自己那个圈子里,是不可能有人能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而偏生这?#19968;錚?#35980;似对权势这个东西,丝毫没有感觉一样。嗯,非但如此,似乎对钱也不是太过热衷。否则,?#36816;?#22312;部队中的经历,转业后再学习下,进入警察系?#24120;?#37027;是抢着要的。就算不当警察,做个私人保镖什么的,赚钱也不是太难。随?#27966;?#20250;越来越发达,有钱人在个人安全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了。

    不对,似乎有些不对劲。旁的部队不敢说,但是那个边境军队中的特殊缉毒大队,蔡慕云貌似有些耳闻过。拧着螓首,仔细想了一下,眼神一凝说:“王庸,你认得市公安局副局长李逸风吗?”

    王庸有些漠然,呵呵一笑,没有回答。

    “李局长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据说,他似乎曾经也是一个什么边境缉毒大队出身的,还担任过大队长。”蔡慕云?#36335;?#25235;住了些什么东西,说话之间,盯着王庸的眼睛说:“自从他转业来了我市,一开始担任的是市缉毒科副科长,短短两三年之间内,屡立奇功。现在已经是副局长,主管缉毒,兼管部?#20013;?#20107;案件。而且?#19968;?#21548;说,他的身手,枪法,在整个警察系统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厉害。深得下属,同事们的尊敬。即使是市委那个层面上,对李局长也十分看重。”

    本想从王庸的眼睛?#26657;?#21457;?#20013;?#20160;么。这是她在处理问题时,经常会用到的手段。眼睛,是?#27515;?#30340;心灵窗户。如果善于捕捉的话,经常能得到意料之外的情报判断。

    “你啊,呵呵。认识你的人,知道你是区委书记。这要不认得你的人,还以为你是哪个八卦周刊的记者呢。”王庸笑着调笑说,又是点了支烟:“换做别人,?#20063;?#24819;提到这个话题。但我们两个,可是好……”在蔡慕云的凶恶眼神之?#26657;?#29579;庸总算是咽回了炮友两字,干笑着继续说:“我们可是‘好朋友’来着,还约定了可以吐槽而不准外泄秘密。既然如此,我就满足一下你的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吧。”

    “磨磨唧唧的,爱说不说。”蔡慕云也是被他那加重了音,意味深长的‘好朋友’三字,弄得是心头尴尬又酸酸麻麻的。俏眸一横:“别以为我?#19981;?#20843;卦,只不过我发现你这个好朋友,似乎隐藏着很多秘密啊。身为好朋友,我当然要关心一下你。你可别不领情,把我的一片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她也是蛮享受和王庸在一起,那可以抛开一?#24615;?#24565;的轻松自如?#23567;?br />
    随之刚才的那个小小误会和事件,?#36335;穡?#23545;王庸的信任程度,?#36136;前?#39640;了一个层次。

    “?#26657;?#25215;蒙蔡大人关心,我领情,领情总行了吧?”王庸眼神之?#26657;?#20805;满了笑意:“其实说起来,?#20063;?#20294;认识李局长,还很熟悉。的确如你所料,以前我们是战友。”

    “李局长?以前?”蔡慕云也不愧是堂?#20204;?#22996;书记,敏锐的抓住了几个关键词汇,皱着眉头说:“听起来,你和李局长似乎有些生分啊,是有什么矛盾吗?”她这方面多少也懂些,战友的情谊,一般都很深厚的。如果是在那?#20013;?#35201;拿命去搏的特殊部?#21448;校?#37027;么战友之间的感情,极有可能比亲兄弟还亲。因为那必须要做到绝对信任,生死相依。

    战友之间,别说是退役了。就算是到?#27515;?#27515;,关系依旧会极铁。如果王庸和李局长关系很好,肯定不会用李局长这个称呼,更加不会用以前,这两个字。所谓以前,那就是指以前。也就是说,现在他们不是战友了,甚至可能连朋友都不是。也许,这也是为什么,人家现在混到了市局副局长的级别,但他王庸,却好像很惨兮兮的当了个保安。

    “蔡书记,麻烦您能不能把这种分析八卦的劲头,放到工作中去?”王庸没好气的说:“说不定你将来还有机会混个国家主席当当。”

    “小气的男人,一被我戳中弱点了,就开始转移话题了。”蔡慕云俏眸之?#26657;?#30053;过了些许笑意:?#25300;也?#20320;肯定是实力不?#26657;?#26368;后被部队刷下来了,才以?#21155;?#28151;得很不好。不像李局长,成熟稳重,严肃认真,个人实力又非常?#30475;蟆?#19981;知道迷死了多少人。我可是听说,在公安系统?#26657;?#26377;不少女孩子都?#21069;?#26446;局当做实力派偶像崇拜的。”

    “就老李那货,还能当实力派偶像?”王庸眼睛一翻着说:“我勒个去,我看你们华海市的公安系?#24120;?#23454;在是没人了。还个人实力非常?#30475;?#21602;,老子让他一只手外加……算了算了,不说了。不然你又会嘲笑我?#19981;?#21561;牛了。”

    “呵呵,我看你本来就是在吹牛,还让人一只手呢……”蔡慕云也是被他那副样子给惹笑了。

    两人说说笑笑间,已经走出了茂密的树林圈子。到了外面后,蔡慕云的行为举止,就一下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得端庄,严肃,不苟言笑了起来。摆足了领导派头,开始四处巡视,对王庸问了很多关于这个学校的事情。?#36335;?#21040;了这个时候,她才开始真正进入工作状态。

    王庸几次调笑,也没能把她惹笑,便只好放弃了这个行为。便老老实实的,给她正正式式的讲解起这个学校的种种事情来,顺便带着她,几乎参观了整个学校。

    时间一晃,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在外嘻嘻闹闹的学生们,?#21482;?#21040;了班级里上课。王?#24191;?#32844;的,带着她从一些班级外面,看了一下学什么上课的状态。还旁听了一下老师们的?#37096;巍?#20063;许是已经接到了吴校长的通知,无?#27515;?#24178;扰他们的听课。那些老师,?#37096;?#36215;来,反而更加卖力,积极了起来。

    随后,在她要求下,王庸领着她往校长办公室走去。

    ……

    几乎是与此同时,就在不远处的一间办公室里。原本应该是去上课的秦婉柔,却是神色有些黯淡,眼神毫无神采的坐在了办公桌前。她以身体不适,?#25512;?#20182;老师换了一堂课。

    此时的她,心乱如麻,面无血色,只是默默地发呆。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小秦老师?”捧着些材料的一位头发秃了小半的?#24515;?#22823;叔,路过时,见?#35282;?#23113;柔时,便站住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见四下无人时,便走了进来。还顺手关了?#29275;?#19968;脸关心道:“你的?#25104;?#24456;不好看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如果不舒服的话,我给你批个假,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秦婉柔微微有些惊慌失措的起身,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厌恶,但她,却依旧是温婉的点头说:“多谢曹主任的好意了,我,我只要在办公室里休息一下就?#26657;?#19979;午还要给学生上课。”

    ?#32610;?#20010;,婉柔,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曹主任托了托眼?#23548;?#23376;,以一副领导派头,关切的说:“如果不舒服的话,还是去医院一下比较好。这样吧,我这会儿刚好没事,开车送你去医院吧。”藏在眼镜片后面的眼神,却是不经意间,对她露出了一丝贪婪之色。秦婉柔,可是个非常有气质的大美人啊。他早就垂涎好久了,只是几次三番的试探和接近,都被她化解了。

    ……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