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十七章 更霸气的王庸

第七十七章 更霸气的王庸

    (嘿嘿,我最喜欢的作者之一,鹅考大大终于发新书了《老师有枪》,我勒个去,真是内涵书名啊~?#24066;?#30456;惜啊~本章节最后面,有链接~)

    ……

    这种刺激和舒适感,让王庸舒适的差些呻吟了起来。毫无疑问,眼前这个模样成熟端庄,又不失妩媚的美娇娘,简?#26412;?#26159;个难得一见的极品。尤其是她的眼神,让王庸印象十分深刻。

    除了有限的几次,略闪过一丝慌张之外。绝大多数情况下,她都是很漠然,透着冷静。不知为何,王庸在看她的第一眼时,就在她身上?#24826;?#21040;了一些别样的气质。骄傲,倔强,又隐?#21152;?#26377;一丝令人不容置疑的气势。

    由此,他选择了相信。很难想象,像她这样的一个气质和气度都不错的女人。会做人的小三。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她是个小三,兴许对方必然是个位高权重之辈,或是超级大能,而不会是外面那种撒天泼地悍妇所能拥有的家庭。

    她站着的时候,由于小西装的做工样式之故,酥胸较为内敛,无法判断出真实的尺寸。只能是依据?#26412;?#26469;?#21862;猓?#24212;该不小。可挡她以曲腿方式坐下来后。羊绒小西装已经向外展开,里面的纯白小衬衫,再也阻挡不住她那波涛汹涌的势头。让王庸?#24826;?#21040;了,一个身材火辣的成熟女子的霸气。

    当她?#24826;?#21040;了王庸的变化后,娇躯也是?#31181;?#19981;住的娇颤了一下,随之一阵紧绷僵硬。喉咙里,差些吐出了呻吟来。急忙将娇躯前倾,将螓首埋在了王庸宽阔的胸膛上。嘴唇紧闭,死死的贴在了他的肩膀上,努力的不让?#32422;?#21627;吟起来。

    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女人在情欲方面,和男人的曲线是恰恰相反的。随着年龄?#27426;?#22686;大,欲望会越来越强烈。毫无疑问,她是个十分成熟而有气质的女?#21360;?#32780;从外表来看,她应该三十出头。但也不排除她因为保养的好,体态?#25512;?#32932;比较好,实际年龄,还要略微再偏大些。

    但不管如何,她处在如狼似虎的年龄层次,是毫无疑问的事情。生理原因之故,让她的情欲很容易就会被挑逗出来。从理论上来说,她比之王庸还难把持得住,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就在王庸很享受的时候,砰砰,两声用力砸门的声音响起。外面传来一个彪悍的女人?#26032;?#22768;:“贱人,还不快开门。你以为你躲在里面,我们就不知道了?老老实实的?#32422;?#20986;来,别让外面姐妹?#27493;?#21435;,拽着你头发把你拖出来。”

    “他妈的!”王庸眉头一挑,当即火冒三丈的爆骂了起来:“老?#23588;?#20320;们这帮贱货好一会儿了,拉个屎也不让老子?#32431;焓前桑?#22920;的,一群欠x的贱x,x痒了跑男厕所来找x?#21069;桑?#37117;他妈的给老?#24248;?#19968;边去洗干净了屁股撅着。等老子办完事了,再出来一个个x爆你们的贱x。”

    王庸那一连串的火爆?#26032;?#22768;,又熟练又霸道。完全充满了市井流氓式的?#26032;睢?#24694;心?#36864;祝?#19979;流到一塌糊涂。比之那几个女人的?#26032;睿?#26377;过之而无不?#21834;?br />
    很多年来的办事经验,让王庸早就学会了什么时候,扮演什?#21767;?#33394;。以各种各样最实际,合用的手段,去完成各种不同的任务。这是他身为一个行?#30340;?#26368;顶级的佣兵,所必须具备的素质。做雇佣兵,能做到最顶尖,神话般,被无数同?#20852;?#33180;拜的程度,可不仅仅?#26538;?#20973;打仗厉害就?#23567;?br />
    在雇佣兵的世界之中,并不是每一桩生意,都是上战场的。尤其是刚出道的那阵,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活,王庸干得多了。带着他的?#28216;椋?#20805;当过保镖保护过形形色色的人,也充当过站在保镖对立面的那种角色。

    总之,当初的王庸,为了某些原因,也为了带着?#32422;?#30340;兄弟们能够活下去,并?#19968;?#24471;很好。他什么脏活累活,都会做的。直到后来名气越来越大,才渐渐的只做那些报酬丰厚,同样难度也很大的任务。

    他当然清楚,以现在这种状况。从气势上面,一定要压住外面那几个泼妇。否则气势越弱,那几个女人就会越疯狂。刚才那个撒尿被吓得落荒而逃的小弟弟,就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如果?#32422;?#21183;头一弱,很有可能引得她们更加乱来。到时候,被逼迫的动用武力来解决,就得不偿失了。王庸可不想用武力去对付一群市井泼妇,那样实在太跌份了。一旦传到了?#32422;?#20804;弟耳朵里,岂不是要害得他们都进医?#21512;?#29273;齿?

    王庸那副彪悍老流氓的气息,也是多少有些震住了那些人来疯般的泼妇?#24688;?#35828;穿了,她们也不过是一群家?#31243;?#20214;还不错,有些优越感的女人聚集的小团体而已,比之真正的市井泼妇还是有些距离的。遇到气势弱的,胡搅蛮缠,欺负一下还?#23567;?#21487;一旦遇到比她们还横的男人,就会气?#31080;?#24369;。

    ?#25345;?#30340;那女人,也是没料到能从他嘴里,听到这些让她觉得好羞耻,好下流的话来。微微抬起头来,俏眸忍不住诧异的看了王庸一眼。估计在揣测,这?#19968;?#20498;底是个什么人?怎么骂起人来,比流氓还流氓?

    “你,你是谁?”外面那女人,在愣了一会儿后。果然是低着头,够过缝隙,向内一看。果然见到了一双男人的皮鞋和一堆耸拉的裤子,还有一对明显是男人的粗壮脚腕。

    “我是谁关你们x事啊?”王庸继续像个老流氓一般的喝骂着说:“一群贱货,老子拉个屎你们都像狗一样的守在门口,怎么?等着吃啊?要不要老子把门打开,你们一个个跪着进?#21050;?#21834;?你要觉得老子一个人不够的话,老子可以给你们叫上一卡车的兄弟来。”

    太恶心了。饶是那?#20309;?#39068;六色的泼妇,听到这种重口味的话,也是忍不住一阵阵的犯恶心。里面那个?#30452;?#19981;堪,恶心到掉渣的男人。简?#26412;?#26159;个超?#37117;?#21697;。一想到他说的那些话,那些泼妇们,一个个?#25104;?#23601;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连王庸?#25345;?#30340;女人,都有些受不住他这些?#20658;恕?#22312;他?#25345;校?#31245;微一挣扎,又拿纤纤玉手,在他后背上不轻不重的掐了一?#36873;?br />
    “干嘛掐我?”被她那一挣扎,娇躯摇晃的王庸又是一阵心神荡漾。嘴?#30171;?#22905;耳边低声说。

    耳鬓?#22235;?#19968;般的,他那夹杂着烟草?#27573;?#36947;的热热气息,钻进了她的耳朵里。原本以这种两人如此?#29992;烈鶁靡紧贴在一起的姿势,就已经勾磨得她压抑了许久的情欲,有些失控的迹象。

    在本能的驱使下,她强忍住不扭动腰肢,?#38405;?#25830;来寻求更多的舒服感,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此刻,被他的气息一吹,一颗怦然心跳的芳心之中,又是激荡了一下。

    在好些年的守身如玉下,早已经让她的身体,对于欲望的?#26159;?#36798;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地步。只?#21069;?#20110;地位,身份。?#32422;?#37027;无数双眼睛对?#32422;?#30340;虎视眈眈,随时要?#21050;?#20986;?#32422;?#24046;错的样?#21360;?#35753;她不得不竭尽所有的力量,来控制住?#32422;?#37027;些?#38039;?#22522;本的人类欲望。

    至于小三什么的,?#30475;?#23601;是一个乌龙事件。只不过,当时这几个女人,也根本不会听她的否认和解释。见多识广的她,知道和这群几乎失去理智的泼妇,是说不清?#21862;幻?#30340;。更是清楚,一旦被她们?#21862;?#25235;住,会发生多少难堪的事情。

    别?#30340;?#20123;她本身无法接受的莫名羞辱。且说一旦?#24908;?#19979;了照片,或是被有心人传了出去,会给她造成多大的麻?#24120;?#29978;至于一个弄不好,会牵连到许多无辜的人和事。

    “你的话太恶心了。”在积蓄了许久的欲望的冲击下,让她也?#26538;?#20351;神差的。如同?#20449;?#35843;情一般的,在他耳边妩媚的说了一句。低沉而略有沙哑的声音,仿佛颤抖之中,透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情欲。

    在这种情况下,和一个气质外貌都堪称极品的成熟女子,耳鬓?#22235;?#30528;?#20302;得?#25720;做些事情。这对王庸来说,貌似也是第一次。这种奇妙而诡异的姿势和气氛,也是如同一剂加强版的春药一般,?#27426;狹貌?#30528;这对成熟?#20449;?#20869;心深处的欲望。催发着他们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渴望。

    他们现在,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外面几个泼妇,一时间也是被王庸那些强势霸道的话给吓住了。又?#25317;?#19979;的缝隙之?#20449;?#26029;出,里面的确是个男人,而且只有一个人。噤若寒蝉的面面相觑了一下,决定还是先?#35828;?#22806;面去。大不了,就是派个姐妹,守在这男厕所门口就?#23567;?#19981;过,?#20945;?#29616;在这种情况看来,那个骚狐狸精应该不在厕所里,兴许是躲到了某个店里去了。

    “我这是在帮你。”王庸凑她耳边,低声说:“我可不是吃素的,你要是再敢掐我,我就要掐你了。”

    话音未落,她娇躯却是突然微微一颤,腰肢继续下沉了些,惹得王庸畅快的要呻吟了起来。她好像也是尝到了某些甜头,柔软而充满弹性的腰肢,开始以极小而微不可觉的幅度,轻轻扭动了起来。

    ……

    [bookid=2779098,bookname=《老师有枪》]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