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二十一章 老江湖

第二十一章 老江湖

    ……

    “你……”黄勇满腔的鼓励煽动话,被活生生的噎了回去。不由得眼神一怒,手一扬,气势汹汹的作势想揪住他胸脯。

    王庸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是微笑着说:“黄大队想动手打人?”

    在部队之中,向来是强者为尊,谁的战斗力强,谁就能受到尊敬。但在这里,却是公司。哪怕是他麾下的保安,也只是拿着公司里薪水上班的一员而已。不是他想打,就能随便打的。

    “哼。像你这样的人,打你都嫌脏了我的手。不过,我绝对不会容许我的保安?#28216;?#37324;,有你这种人。”黄勇强压住了愤怒,收了手,狠狠地盯着王庸:“你是要自动离职,还是让我来开除你?”

    “开除?呵呵,我是欧阳菲菲?#34218;?#26469;的,你想开除的话,最好是打个电话请示一下。”王庸坐在了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蛮不在乎的说。

    先不说欧阳菲菲会不会把自己开除,其实,就算她破坏约定,主动开除。王庸也是丝毫不在乎,反而会乐得轻松。至于老慕那里,也没什么不好交代的。自己在他公司里,连干一份保安都会被开除了。那他还有什么脸面,要自己去帮他?

    “好,我这就打电话给欧阳总裁。?#34987;?#20570;其他人?#34218;?#26469;的,恐怕黄勇会立即执行他大队长的职责,向人力资源?#30475;?#30003;请报告,开除王庸。但是对于欧阳菲菲,他就没那么硬气了。

    一个电话打去,先是秘书接的。过了会儿后,他才和欧阳菲菲通话。刚开口说要开除王庸,但欧阳菲菲在那头,也不知道和黄勇说了些什么话。一开始让他有些被羞辱的愤怒,?#19981;?#32531;恢复了平静,只是看王庸的眼神,鄙夷之情更甚。

    “是,欧阳小姐,?#19968;?#25353;照您的意见处理这件事情的。”黄勇以旁人难以在他身上尝到的尊重?#25512;?#35821;调,结束了和欧阳菲菲的通话。虽然他在最后关头,很想说一句,欧阳小姐你不要工作太劳累了,要多注意下劳逸结合。但那样,会不会有些僭越了?会不会给她留下不稳重轻浮的印象?

    在种种疑虑重重下,黄勇最终还是咽下了这句话。能在她的背后,默默地为她付出,保护着她,已经是自己最大的幸福了。

    仿佛是在回味着欧阳菲菲优美动听的声音一样,他面色古怪的愣神了好一会儿后,才冷漠地看着王庸:“欧阳小姐说,要给你一?#20301;?#20250;,希望你能好好表现,别辜负她?#38405;?#30340;器重。”这才签下了王庸的报到文件后,像是打发恼人的苍蝇一般挥手说道:“你先出去,我呼副队长江虎带你去后勤库房,领一套保安用品。你的工作,?#19968;?#36879;过江虎给你安排。”

    可怜的黄勇,他是不知道昨晚欧阳菲菲在这人身上的遭遇,否则的话,他就算拼了老命。也不会让王庸完整的走出这办公室。

    ……

    黄勇呼来的江虎,已经在门外不远处等着了。这人,年纪已不轻,约莫已经四十岁左右了。不过在一身黄勇特别定制的黑色保安服下,显得还算精神。

    他一见到王庸,就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弯着腰伸出了手:“兄弟,你就是新来报到的王庸,王兄弟吧??#19968;嶁一帷!?br />
    王庸这人,别人对他?#25512;?#20182;当然不会不给面子。同样是笑呵呵的与他紧紧握手说:“这位就?#33108;?#21733;吧?以后就要在您手下当差了,请多多照顾啊。”

    “诶~别虎哥不虎哥的,大家在同一个槽里嚼?#24120;?#37027;就是缘分,就是兄弟。如果你看得起我这个老兄弟,就叫一声老江吧。以前走掉的一些老兄弟,都?#19981;?#21483;我老浆糊。”江虎?#25512;?#38750;常的说道。

    “行,老江。我年龄小,你就叫我小王好了。”王庸笑着说,暗忖这副队长老江。和那个名字和自己有些谐音的黄勇,简直是截然相反的主啊?一个看起来是个热血激昂的愣头青,一个却像是个社会这大染缸里混久了的老油条,老江湖。

    这两人刚见面,就开始称兄道弟了起来,互相热情的就好像是许多年的铁哥们一样。江虎边领着王庸去乘内部物料电梯,边压低着声音笑着说:“怎么样,刚才黄大队那顿下马威?#35805;?#20320;吓着吧?”

    “呵呵,是挺吓人的。这黄大队看起来不简单啊,好像有些来头?”王庸随口和他闲聊着说。

    ?#29677;牛?#21548;我老表说,黄大队是欧阳总裁亲自挖来的。以前是王牌部队侦察连的尖兵,还当过几年的私人保镖,手上有些真功夫的。你千万别和他对着干,不然给你来上那么一两下子,岂不是要吃眼前亏?”江虎脸上微微露出了忌惮之色,显然对黄勇还是有些害怕和敬畏的,吸着冷气说:“我们以前的老同事,都给黄大队向欧阳总裁申请,遣散了一大半。要不是我老表帮着我在欧阳总裁面前说了些好话,我肯定也被开了。”

    “这么猛?”王庸笑着说:“老江,看起来你后台挺硬吗?不但没有在风暴中被开除,还混了个副队长当当。不错,不错。”

    “后台再硬也没有小王你硬啊,我老表昨天就私下告诉我说。你的后台,可是直达主上啊。”江虎眼神有些讨好的看着王庸,低声说:“你不过是在面试时候得罪了欧阳总裁而已,回头和慕董说说,肯定能往高处走。到时候,千万别忘记我这老兄弟啊。”

    这?#19968;錚?#29579;庸好笑了起来,原来他口中的老表,就是唐永年,唐主任啊。这江虎的性格,倒是和他的老表唐永年一脉相?#23567;?#20063;是?#21387;鄭?#20197;唐永年的马屁功夫,即使是在欧阳菲菲这样的人面前,也能混得风生水起。力保自家老表,倒也不稀奇。

    “行啊,老唐人不错,回头叫出?#21019;?#23478;一起?#26579;啤!?#29579;庸也没推辞,既然打定了主意。解决完横隔在心头的那件事情后。就要遵从母亲?#26049;福?#24403;个普通人。就不能搞得自己太清高,和社会层次脱节太多。至于老慕的委托,对王庸来说,不过是顺手为之。

    “好,我老表说,小王你是个明白人,没架子,很好相处。”江虎也是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我就怕来了个和黄大队一样的人物,一个就够让人头疼了。”

    电梯向上走的时候,王庸笑着问:“怎么?黄大队的作风很不得人心啊?”

    ?#26263;?#20063;不能这么说,那些黄大队亲自挑选来的新保安们,都挺年轻热血的,又对黄大队的本事和很崇拜和敬佩,所以他在队里的威望很高的。”江虎实事求是的说:“只是有几个和我一样,年纪有些大,只想平平安?#19981;?#21475;饭吃吃的,却有些吃不消他的风格。不过?#35805;?#27861;,他手头拿着欧阳总裁的尚方宝剑,看不惯眼后,逮谁灭谁。所以,我们这把老骨头,也只好任由的他cāo练了。”

    对此,王庸也只是说:?#21543;?#24494;cāo练一下也是好的,就当是锻炼身体了。这人要一懒散,骨头就松了。”

    “小王你说的不错,我们干保安的,身体也不能太虚了,适当的cāo练也是有必要的。”江虎唉声叹息的说:“不过,我看那黄大队明显是看上了欧阳总裁,想要巴结讨好她呢。你说,这讨好就讨好吧,每天玩命cāo练我们这帮老骨头做啥?这不是拿我们当梯子使么?#30475;?#23478;都拿着这可怜巴巴的两三千块工资,总不能干着飞虎队的活吧?”

    “这倒也是。”王庸懒洋洋的笑着说:“不过这种事情我也是无能为力啊,我和慕董事长其实关系也不深,要不然欧阳总?#27809;鼓?#32473;?#39029;?#36825;种排头啊?”

    仿佛被王庸识破了用心一般,这江虎脸色微有些尴尬,有点心虚说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一说而已。哟,电梯到了。我带你去领装?#28014;!?br />
    江虎边领着他进去,边介绍说:“这里三楼面积大,算是整个公司的仓库,是综合部下面的后勤科管的。科长姓李,和我们算是自己人。走,我带你去?#20808;稀!?br />
    他所谓的自己人,怕就是唐永年的人了。

    王庸虽?#24187;?#26377;在公司里上过班,却也清楚,任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像这?#21019;?#30340;一个公司,绝对不可能会没有?#19978;?#21644;争斗。江虎如此招呼自己,显然是拉拢自己成为他们的人了。

    不过,他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他的目标,不过是想好好地休息一下,做个平平淡淡的人而已。什么?#19978;?#20043;类的,完全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不过是借着老慕这个地方,深?#28909;?#20837;一下社会而已。

    无所谓的跟着他而去,只?#33108;?#27809;走到那个李科长办公室门口呢。就听到了一个彪悍的女高音在喝骂:“老李啊,你倒是长本事了啊。连我们公关部的物料也敢?#19997;?#20102;啊?敢情?#35805;?#25105;周琴放在眼里啊?”

    那声音又尖又锐,听得王庸顿觉刺耳。

    ……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