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二十章 那些曾经的热血和**

第二十章 那些曾经的热血和**

    ……

    次rì醒来,早清澈的阳光已经温柔的照拂着大地,王庸轻抬眼皮瞄了下时间,貌似已经九点了。一路去了公司,自是不提。

    当王庸敲开保安队长的办公室门,应声而入时,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一道凌厉的目光,射在了自己身上,?#36335;?#29369;若实质一般,让他感受到了些许异样。王庸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是微微一讶,抬头向那人看去。

    只见盯着自己看的那人,约莫有二十七八岁,清爽的寸头,健康自然的古铜色皮肤。他站在了办公桌后,笔挺的如同一杆标枪。整个人,显得干练而沉稳,只是那对眼神,凌厉之极。

    王庸敏锐的从他身上,嗅到了一些味道,一些十?#36136;?#24713;,甚至是熟悉到了骨子里的味道。这是一个同类,一个兵,而?#19968;?#26159;一个很厉害的兵。这不禁让他微微有些奇怪,像这样一个出色的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哪怕是充当一个保安队长?

    王庸见过无数兵,有厉害的,有不厉害的。以他的眼光来看,可以毫无疑问的断定,这人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精锐。像这种人,多半会留在部队里,当职业军人,至少也是个精锐部队的教官级。

    就算不待在部队里,出来社会上讨生活。那么,以这样的身手,素质,至少?#37096;?#20197;当个年薪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私人保镖。

    黄勇站在办公桌后,背负着双手,冷漠的盯着那个叫王庸,新来的保安。据说,这是一个欧阳总裁亲自?#34218;?#26469;的保安。他相信,以欧阳总裁的眼光,亲自?#34218;?#26469;的一个保安,肯定不会是简单货色。虽然履历中说含糊的说是在后勤部队服役,但以欧阳菲菲的挑剔,他情愿相信是某个保密单位退役的老兵,或是有某种特殊技能的特长兵。

    但凡是精兵,都有着一股旁人难以理解的骄傲。

    他很期待,那个新来的保安,和自己一样是个精锐。至少,?#37096;?#20197;让自己在这里当保安的生活,不是太过无聊。手下不是些老兵**,就是刚义务兵退役出来的毛头小子。

    但是,黄勇很失望,从他第一眼看到王庸起,就没有在他身上发现半点同类的气息。这人身上有的,只有懒散,懈怠,?#32422;?#19968;股子得过且过的颓废。也许在他当兵的时候,很厉害。但是黄勇很清楚的知道,一个再厉害的兵,退役后一旦对自己放松了,不出两年,一身本事会退化掉七七八八。

    黄勇还保有一线希望,希望这个让自己直皱眉头的?#19968;錚?#19981;是自己麾下新来的保安。只是,随之王庸一脸老社会油条般的笑呵呵向自己走来,伸出手来招呼说:“兄弟,我是新来报到保安,我叫王庸。”时,希望便彻底粉碎了。

    不可?#31181;?#30340;,黄勇对他产生了一丝厌恶,鄙夷。因为在他看来,一个军人,一个兵,不管是在任何地方,都必须要有一个军人的样子。哪怕已经退役十年,二十年。

    “你就是王庸?”黄勇虽然穿着保安服,但站姿却和军人没有区别。双腿?#25163;保?#23567;腹微收,两手背负,微微皱着眉头。对王庸,丝毫不加掩饰的流露出了鄙夷而不满的神色:“你迟到了半个小时。”对王庸伸过来的手,也是直接视若无睹。

    “呵呵,公交堵?#24608;!?#29579;庸笑了笑,无所谓的收回了手:“你就是人事部同事说的,黄勇,黄队长吧?”对他流露出来的不屑,?#36335;?#19997;毫不以为意。反而是将报到用的文件资料交了过去:“麻烦黄队长签一下字。”

    任何一个强者,都是骄傲而自信的。黄勇也不例外,他的自信,来自于他曾经服役的某军区某王牌部队的侦察大队,那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和光荣传统的部队,尤其是其中的侦查大队,每一个成员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他黄勇本人,也曾经荣获过军区?#20219;?#22823;赛十六强,?#32422;?#20854;他各项荣誉。退役之后,他在前辈的邀请下,加入到了一家?#21040;?#24456;著名的保全公司,担任私人保镖一职。

    从事那行业数年一来,他都是以严谨,认真负责而出名,深受客户好评。也同时让他在?#21040;?#22768;名鹊起,年薪一度高达五十万以上。他甚至在这当保镖的数年里,不断钻研业务,极为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升能力。比在部队里时候的巅峰状态,只进不退。要知道,社会不同于部队里,哪怕是保持住能力和状态,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何况,还要进步?

    现在,他之所以肯来担任保安队长一职位。一来是年纪逐渐大了,需要成家立业,?#38750;?#31283;定。保镖薪酬虽高,但工作强度和危险也高,还必须跟着客户,走南闯?#20445;?#23621;无定所。二来,是欧阳菲菲通过朋友介绍,亲自上门拜访来聘请,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

    最最重要的一个理由,也只有他内心深处才知道。在通过和欧阳总裁那一次长谈后,他被欧阳菲菲的容貌,气质,?#32422;?#23398;识涵养?#40522;?#32473;深深地吸引了。在他心中,欧阳菲菲就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高高在上的女神,是那样的完美无瑕。黄勇不是个刚出道的毛头小子,在职业生涯之中也是见识过各路美女的,甚至还临时担任过某一线明星的保镖。那些明星,女人,同样都很漂亮,可他?#21019;?#26469;没有真正心动过。

    哪怕,他清楚的知道,两个人并不是同一个世界上的人,有结果的可能性少到渺茫。他还是义无返顾的,辞退了拥有丰厚薪酬的王?#31080;?#38230;职业,前来担任一家大型公司的保安队长职务,管着区区二十人。虽然屈才,但他却觉得?#25285;?#38750;常?#24608;?br />
    种种理?#19978;攏?#20182;必须不?#20960;?#27431;阳菲菲的信任,为她打造一支真正的精锐保安。为公司的安全运作,提供足够保驾护航的能力。

    “王庸,站好了。”黄勇极为看不惯他身上那一丝无所谓的慵懒之色,厉声一?#24120;?#37027;对凌厉如剑的眼神,凶狠的向王庸瞪去:“我看过你的履历,你曾经也是?#24187;?#20891;人,虽然只是在后勤部队中服役,但是,就算是部队中做饭的,养猪的,都是?#24187;?#20891;人。你身上的军人素质,到哪里去了?”他知道自己的眼神和气势都很厉害,当教官的那一两年里,也整治过不少桀骜不驯的刺头。胆小一些的人,往往会在他一瞪之下,吓得腿肚子发软。

    “呵呵,黄队长,我不在部队已经好多年了。军?#20284;?#36136;什么的,早就在残酷的现实社会中被消磨掉了。”王庸无所谓的笑了笑,拿出烟,看黄勇没有要接的意思,便悠然自得的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美滋滋的吸了一口:“大家来这里,不过都是当个小保安,混口饭吃吃而已。这里又不是部队,值当那么严肃吗?”那黄勇的所谓气势和眼神镇压,对王庸没有造成丝毫实?#24066;?#30340;压力,?#36335;?#37027;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保安,保安又怎么了?”黄勇?#40644;?#24471;眼神一挑,怒声厉斥道:“保安同样是公司的一?#20445;?#32780;且,我们身为保安,肩膀上挑着整个公司数十亿资产,上千名同事的安全,这份责任非常重大。王庸,我jǐng告你。如果你是抱着混饭吃的目的,加入我们公司的保安?#28216;?#20043;?#23567;?#25105;请你还是早早的自己走吧。免得到时候,你被驱逐出去这么难看。我的责任,是要为公司打造一支优秀,精锐的保安?#28216;椋?#33267;少要不逊色于正规军的普通部队。以不?#20960;?#27431;阳总裁顶着巨大压力?#25032;?#32473;我的期待和信任。”

    这一番热血激昂的话,惹得王庸白眼一翻,心中暗道,原来是欧阳菲菲那丫头亲自点的将啊?难怪,都是一副一本正经的德?#23567;?#25171;造一支优秀,精锐的保安?#28216;椋?#36824;要和正规军的常规部队?#25970;饋?#21571;,还蛮有理想的。

    其实,黄勇对自己这一番?#37027;?#34065;和?#28552;齲?#24182;没有惹怒王庸。在这黄勇大队长身上,竟然还保留着强烈的军人风格,热血和理想。如果他不是在演戏,那就足以让王庸对他?#25991;?#30456;看了。

    由此,他非但没有愤怒,反而隐隐有些羡?#20581;?#36825;样的慷慨激昂,这样的热血沸腾,这样的单纯,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在自己身上了?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和他一样,一样有热血,一样有激动,渴望改变自己,?#37096;?#26395;改变这个世界。可是,正如他自己所说,社会很现实,也很残酷,他会把你崇高,理想,热血什么的,一一消磨,吞噬。最后,它会把你的灵魂也吃掉,留给你一具空洞?#37027;?#22771;,如同一个行尸走肉,rì复一rì毫无目的的游荡着。

    “呵呵,黄队长说的好,真是让我好生佩服啊,我个人从精神上支持你去实现自己的理想。”王庸笑眯眯地说。

    黄勇凌厉的眼神微微一松,暗忖这人,心中还是有一丝血性的,不至于无药可救。只要?#35980;?#37239;的训练和严格的纪律对他改造一下,说不定rì后也能成为麾下的?#24187;?#24378;兵?#26041;?br />
    只是,就在他刚想给出几句勉励的时候。王庸却是打着哈欠,精神有些颓废的说道:“不过,你的理想,你自己去想办法实现好了,千万别捎上我,我只想安安稳稳,混吃混喝的拿份薪水而已。一把老骨头了,经不起折腾喔。”

    ……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cba直播吧 足彩进球彩3球以上 极速时时彩那里开奖的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北京快三最快开奖直播 百人牛牛游戏规则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新濠江堵经 新浪体育彩票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推荐任五 500彩票网股票走势图 体彩北京11选5玩法 福利快乐双彩走势 3d2019年288期开号码 河北11选5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