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十四章 很老很冷的笑话

第十四章 很老很冷的笑话

    (新书上传,多多支持~)

    ……

    “我勒个去!这货还真心没完没了了。”迟jǐng官回头远远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暗道,猥琐无耻的流氓,老娘记住你了。趁着人准备拿手机拍的时候,她飞快的发动?#22235;?#25176;车,狼狈不堪的风驰电掣而去。

    ?#20154;?#31163;开之后,那群?#24187;?#30495;相的围观群众,缓过神来。准备找另外一个当事人王庸好奇的八卦一下事情的经过时。却发现刚才还在叫着老婆不要走的男人,已经很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紧了紧风衣,王庸已经不知不觉,重新出现在了小区门口,心情大好,暗想,那个女jǐng察,还真是呃,淳朴的可爱。连这点点脸皮都没有,还当什么jǐng察啊?

    ?#36824;?#36825;么欢乐的事情。让他把之前被这条街勾起的不愉快回忆,一下子冲散了许多,心情也为之畅快淋漓了起来。

    有人说,快乐虽然是美好的,但往往能持续的时间却不长。在他生命之中,这条定律尤其适用。

    “毛毛,乖,不要哭了。我带你去买好吃的,然后回家睡觉好不好?”一个温柔恬静的声音,飘忽之间,落到了王庸的耳朵里。

    他猛地雷击般扭头望去,宽阔的马路边上,蹲着一个穿着白色羊绒衫,灰色过膝西装裙的女人。正屈膝半蹲着,柔?#25237;?#32784;心的哄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

    即使是隔了很多年,即使是只看到了她的侧脸。王庸还是在第一瞬间,就认出了她。就像是一道电流,流经了他的四肢百骸,让他酸酸麻麻,呆立着,动弹不得。

    心脏和呼吸,也近乎是在这一刻停顿了,让他的脸色微微有些发?#20303;?#25554;在裤?#36947;?#30340;手,不可控制的,有些颤抖。

    在过去的五年里,一次次?#26469;?#30340;时候,他想过很多,想过很多次与她的重逢的场?#21834;?#21363;使是刚才在这条路上走着的时候,那?#21482;?#24656;?#35805;?#30340;期待感,未尝就没有在心底畅徊。

    张了张嘴,想叫她的名字。但是,声音到了嘴边,却是怎么都吐不出来。他曾经以为,凭着自己多年的历练,心性早已经到?#22235;?#20197;被外物影响的地步,甚至能达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地步。

    恐怕,太过高看自己了。王庸的心底,流淌过一丝害怕,害怕她会回过头来。怕再一次见到,她那充满着无尽的悲伤,却又要强颜欢笑的眼。

    碰到问题,他很少会逃避。虽然知道,只要大家都活着,迟早有一天还会碰面,可他只想这一天来的越晚越好。王庸的脚步,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了些。

    “好,我要买和那个叔叔一样,枣泥糕。”那个小女孩眼尖,一下子看到了王庸手?#24515;?#30528;的枣泥糕特有的包装盒,nǎi声nǎi气的叫了起来。

    就在王庸暗?#21862;缓?#30340;时候,她撩了撩长发,露出了她那张恬静自然的脸庞,抬头向王庸看来。

    希望,自己五年来的大变化,以及晦暗的灯光,让她认不出自?#39608;?#29579;庸心头忐忑,就像是做贼,即将被主人抓住了?#35805;恪?br />
    但是,自己能在一瞬间认出她。她何尝不能在第一时间,认出自己来?她的眼神,扫过了王庸的脸庞时,脸色顿时一僵。心口就好像是被?#35805;?#38180;子,狠狠地撞了一下。不经意间,伸手捂住了胸口,面色一下子煞白如纸,眼神?#21482;?#38388;而充满了痛苦。

    王庸见状,也是下意识的心中一痛。他知道,这个柔弱的女人,从小就心脏不太好。一旦过份激动,便会心绞痛。虽不致命,却会让她产生疼痛而窒息?#23567;?br />
    一跨步,刚想扶住她的时候。那个粉嘟嘟而挺可爱的小女孩,也是发现了她的异状,急忙抱住了她,焦急道?#39608;?#22920;妈,你的心又疼了?是毛毛不好,毛毛不要吃枣泥糕了,毛毛一定会乖乖睡觉的。你的心,不要再疼了。”

    小女孩的话,就像是一道雷?#35805;悖?#36720;在了他的头顶上,让他浑身颤悸了起来。妈,妈妈?她,她已经……想去扶她,但已经嫁人了的她,怕是不可能会让自己再碰她了吧?

    ?#36335;?#26159;那个叫毛毛的小女孩儿惊惶的喊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让她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些血色。拉着女孩的小手,轻声呢喃着说?#39608;?#27611;毛,妈妈没事,妈妈带你去买枣泥糕。”

    她的眼神,已经从王庸身上?#37096;?#20102;,?#36335;?#24050;经变得很不经意的样子。拉着毛毛的小手,低着头,与王庸错身而过。

    时间,?#36335;?#24050;经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两人的身形,就好像五年前一样,就这么交错而过。

    好像是察觉到了王庸的眼神,那个粉雕玉琢的可爱小女孩儿,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穿着风衣的王庸。

    “毛毛,给你。”王庸的声音有些沙哑而低沉,努力装出了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但他,在亲和力这方面似乎毫无天?#22330;?#25226;小女孩儿吓了一跳,躲到了她的后面。忽闪忽闪的眨巴着水汪汪的可爱眼睛,有些jǐng惕的看着王庸。?#36824;?#22905;的眼睛,却时不时的会挪到枣泥糕上。

    “已经最后一份枣泥糕了,张大嫂那边,已经没得卖了。”王庸?#36335;?#20063;微微有些释然,既然她已经结了婚,得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幸福。那么,自己对她的内疚之心,可以消散许多了。虽然自己曾经给她造成过很大的伤害。当初,既然是以一份枣泥糕开始。那就,以一份枣泥糕真正结束吧。

    “啊?”毛毛的眼神露出了失望之色,更是眼巴巴的看着王庸手中的那份。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嗲嗲地说?#39608;?#22920;妈,可以吗?”

    “那就,谢谢叔叔吧。”也许是想努力装出不经意,但她那柔和之中,?#21019;?#30528;颤抖的声音,?#36335;?#20986;卖了些什么东西。

    “谢谢叔叔!”毛毛没有觉察到两个大人之间,那些无比微妙而尴尬的气氛。欢快的接过王庸的枣泥糕,甜滋滋的说了一句。

    “真乖,毛毛再见。”

    “叔叔再见。”

    王庸双手插着兜儿,微笑着对她颔了晗首。大步流星的,朝着小区里走去。而她,也是牵着毛毛,一步步的向前走着。直至王庸的身形,彻底消失在了夜色之?#23567;?#22905;强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大滴大滴的沿着脸庞落下,泪水迷蒙住了双眼,让她看不清眼前的路,索?#36828;?#20102;下来无声的呜?#39318;擰?br />
    “妈妈,你,怎么了?”毛毛有些焦急的抱住了她?#39608;?#20320;怎么哭了?是毛毛不好,毛毛不应该拿陌生人叔叔的枣泥糕的。”

    “不是毛毛的错。”她紧紧的抱住了毛毛,边落泪,便颤抖的安慰说?#39608;?#26159;眼睛落了沙子,眼泪冲冲就没有了。”

    “妈妈,吃一块枣泥糕吧,可甜了。吃了它,你的眼睛就不疼了。”

    “嗯,毛毛真乖,真懂事。”

    ……

    “呼!”王庸就像是战场上逃跑的?#32478;?#19968;样,一口气撤?#35828;?#20102;他的家门口。刚?#25293;?#22330;不经意间的邂逅,耗尽了他的所有精神。心灵有些虚脱般的,抽空了他所有的力气,依靠在了门上。他突然想起了个很老的冷笑话,走在街头,突然碰到了心中视作女神?#35805;?#30340;初恋情人,结果,被她孩子叫了叔叔。想及此处,王庸也是忍不住暗自自嘲的笑了下。感应灯熄灭,楼道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23567;?br />
    只有他叼在嘴上的烟,如星星一样,忽明忽暗。

    也许,只有在这黑暗之中,?#25293;?#35753;他的心,感觉到真正的安宁和自在。沉沦吗?也许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震动了起来。微微一皱眉,自己回来没多久,知道自己手机?#24597;?#30340;,寥寥无几。心中闪过几个人名的同时,拿出手机一看。呃,果然是老慕那?#19968;鎩?br />
    接了电话,听得老慕在那边嘻嘻哈哈的说了一通后。王庸的脸色有些冷漠了起来,声音低沉而沙哑的说?#39608;?#32769;慕,你敢算计我?”

    ……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127期历史图表 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足彩胜负彩开奖时间 六肖中特100准 开奖历史记录表2019 彩票河北十一选五开奖 双色球蓝球有什么方法 中国足彩网打不开 腾讯体育nba 甘肃十一选五规律 河内三分彩哪里有的玩 新疆11选5任一推荐号 加拿大卑诗快乐8官网 体彩36选7中五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