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十章 母爱无疆

第十章 母爱无疆

    (明天周一要第一次冲冲榜,大家帮忙留一下票票。另外,多登陆后点击点击)

    ……

    王庸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话呢,欧阳菲菲就满脸同情悲切的坐在了她身旁,揽住了赵老师的肩膀,柔声安慰歉然说:“赵老师,我刚才是不知道您家里出了这么个事情,实在抱歉。还有,您也别太伤心。现在的医术很发达,尿毒症虽然?#27465;?#22823;病,但如果换肾及时,好好疗养一阵,还是能够康复的。如果国内不行,可以去国外。对了,我在米国认识一些医生朋友,可以委托他们联系一下?#38405;?#27602;症治疗较好的医院医生。”

    赵老师先是眼睛一亮,但旋即就黯淡了下来。略一犹豫,仿佛是下定了什么重大的决心,拉住了欧阳菲菲的手,感激不尽的说:“欧阳小姐,您看这件事情,我已经给您招惹了很大的麻烦。怎么好意思让您,让你如此费神呢?”

    “赵老师您别?#25512;?#36825;是治病救人的大事。我?#36824;?#26159;打几个电话,联系一下医生而已,没什么费神的。?#24944;?#20320;家小姑娘,刚考上名牌大学,前途不?#19978;?#37327;,小小挫折,熬过去就是了。”欧阳菲菲温柔的一笑,这副模样。倒是和她在公司里时,被誉为侩子手时候的霸道冷漠,有着天壤云泥之别。

    王庸也是上前好言安慰说:“?#21069;。?#36213;老师。欧阳小姐在米国留学过,这点门路还是有的。你就好好准备一下,毕竟出国治疗,还?#20999;?#35201;办理一下签证手续之类。赵老师如果有什么不方便,我可以拜托一下朋友问问。”

    “小王,你肯原谅我把房子?#31859;?#31199;出去,阿姨已经很感激你了。至于签证,阿姨会自己去准备好,就不用劳烦你了。”赵老师神色略见好看了些,只是眉头依旧是紧锁着。

    王庸已经猜出来了,她应该还是在为钱发愁。毕竟在国内治疗,已经让她陷入到砸锅卖铁的地步了。如果去米国治疗,费用肯定很大。王庸?#21862;?#30528;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卖房子了。华海市的房子价格一路高涨,十分离?#20303;?#22914;果把房子卖出去,确实足够支撑米国那边的治疗了。

    ?#36824;?#20182;记得母?#33258;?#32463;说过一句话,房子是家庭扎根的土壤,一个家,如果没有一套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就像是无根浮萍,风雨飘摇,内心不得安定。

    所以,母亲才会一直都省吃俭用,拼着命攒钱也要买下这套小房子。目的,也就是想?#31859;?#24049;有一个稳定的家庭,给曾经年幼的自己,支?#29260;?#19968;片成长的天空,

    唉~母爱无疆。自己的母亲如斯,苗苗的母亲赵老师,何尝又不是?

    “欧阳小姐,今天您给的钱,我,我都拿去支付最近的医疗费了。”赵老师转而又对欧阳菲菲羞愧歉然的说:“这样吧,我给您先写张欠条。给我些时间,?#39029;?#21040;些钱后,就立即还给您?”

    ?#23433;?#29992;了,不用了。”欧阳菲菲从小就长在?#36824;?#23478;庭里,一直都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在国外的?#20999;?#24180;,也是凭着家里的支持和自己的本事,从没缺过钱,rì?#24248;?#24471;滋润的很呢。区区几千块钱,连买个?#19981;?#30340;包包都?#23545;恫还弧?#23545;钱,她也是从来没有太过在乎过,眼见着赵老师为了女儿治病,如此呕心沥血,甚至是低声下气的去求人。同情心顿起,摇手说:“?#20999;?#38065;,你就留着应急吧。”非但这样,她还直接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坤包,从里面掏出了一沓几千块的现金,递给赵老师时说:“赵老师,这些钱你拿去给苗苗买些吃的吧,过两天周末,我再去医院探望她。”

    “这,这怎么可以?”赵老师一惊,慌乱的站起身来推却说:“欧阳小姐,你我素不相识,你肯那?#31383;?#25105;,我已经很感激了。我又怎么能不还你钱,还收你的钱?”

    “赵老师,人总有?#37096;啦?#39034;的时候,与人为善,也?#20999;?#21892;积德的事情。说不定,以后我困难的时候,赵老师?#19981;?#24110;我一下呢?”欧阳菲菲轻笑了起来。

    “嗯,赵老师你就领下这份好意吧。欧阳小姐家境富裕,不差这几个零花小钱。你看她的那只小包,卖了都能换辆面包车了。”见得欧阳菲菲似乎想做好事,王庸自然不会阻拦。?#36824;?#24590;么说,当初自己母子两人初来乍到,的确蒙受了赵老师处处维护照顾的恩情,于情于理,他和赵老师的关系,都要远超和这个刚认识的欧阳菲菲。

    “嗯?”听得王庸这句话后,欧阳菲菲才猛然醒悟,自己似乎也是没有什么钱了。糟糕,房租付三押一的钱,是她最近二个月的象征性薪水。而包包里的这三千多块钱,是酒店里退回来的押金和预付款。

    这样一下子都拿了出去,自?#21644;?#21518;的生活怎?#31383;歟?#22905;是不缺钱惯了,刚才同情心泛滥之下,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现在也?#27465;?#31351;鬼。

    欧阳菲菲一想到这个残忍的事实,脑袋就开始?#24187;?#26377;些发晕了。俏脸微微变色,暗?#20113;?#31095;,赵老师啊赵老师,不是我欧阳菲菲小气,只是都怪我那无良老爹,一下子把钱全部卷走了。麻烦您老再继续推辞一下,我就好顺手收回来了。

    谁知,赵老师估计最近缺钱缺狠了。原本拿欧阳菲菲的?#21543;?#27454;”,总觉得颇为不好意思。毕竟她看起来就像是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大学生,还要出来租房子住。

    但是,听得王庸的话后,她心中的愧疚感消散了许多,原来是一个好心的千金大小姐。取而代之更多的,却是对欧阳菲菲?#27597;?#28608;,双眼之间含着泪花,拿过了钱,紧紧握住了欧阳菲菲那对柔软而完美的小手:“欧阳小姐,您非但长得比?#20999;?#22823;明星都好看,还?#27465;?#22823;善人啊。这个人情,我赵蓉记下了。以后您要有什么事情,例如说亲戚家里的孩?#26377;?#35201;补补课什么的,我和我们家老李都没问题的。”

    赵老师的激动,也不是装出来的。以前她家没出事的时候,这万儿八千的还真不会太放在心上。但是欧阳菲菲现在的举动,就等于是雪中送炭。这年头,都习惯了锦上添花。

    欧阳菲菲?#25991;?#22278;睁,心头颤颤的,都快哭了出来。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老师把钱收了起来,拉着她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一想到自己最后一?#26159;?#23601;这么散了出去,心头酸甜苦辣齐上了阵,翻滚不休。

    赵老师,您怎么就不多推辞一下啊?咱国人,尤其是文化人,不都?#19981;对?#19977;谦让的吗?#35838;?#21596;,我的钱,都怪这姓王的混蛋,非得帮着自己炫富,说什么自己?#27465;?#21253;包抵得过面包车的钱。什么破品味嘛,?#20999;?#30772;面包车,能和自己心爱的包包相提并论吗?

    不好嗔怪赵老师,只好把所有的?#33041;?#37117;转嫁到了王庸头上,回头恶狠狠地瞪了王庸一眼。一想到自己在一番瞎折腾后,变得几近身无分文,她连揍人的心思都有了。

    王庸也是被她瞪得有些莫名其妙,暗忖自己又是哪里招惹这个千金小姐,“女王陛下”不满了?貌似刚才她准备做善事,自己帮腔夸赞了几句吧?

    女人啊女人,?#31080;?#21834;?#31080;洹?br />
    一想到赵老师家里估计还有一大堆事情呢,王庸便对她说道:“赵老师,您最近cāo劳也太累了,不如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两天等我安定些下来,就去医院探望一下苗苗那孩子。”

    “那好,小王啊。这个欧阳小姐是好人,你千万别欺负她了啊。”赵老师用欧阳菲菲看不见的角度,对王庸挤了挤眼睛说。这才又对欧阳菲菲千恩万谢之中,告辞了出去。

    直到她走了之后,王庸才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叹了口气说:“这人呐,旦夕祸福,还真是没个准。以前赵老师家呢,虽然算不上怎么富裕。也是生活安定,美美满满地。这风浪一来,就能把人折腾成这样。”

    此时的欧阳菲菲,也是有些感慨万分,同样叹息的接口说:?#23433;?#38169;,这人生就像是大海上航行的一艘船只,别看今天还风平?#21496;?#30528;。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之间?#25512;?#20102;风浪,让人措手不及啊。”她一想到自己早上还?#27465;?#21315;万富婆呢,这才一天的功夫,就变成了个穷鬼。也容不得她不感慨一下。

    王庸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39029;?#39281;了撑着和你这种衣食无忧的?#26102;?#23478;小姐说这个干什么?你又能懂个屁?#21487;?#22312;这里和老子?#21543;?#27785;,忧郁。”

    欧阳菲菲自认也?#27465;?#31934;修心理学,对自我有着?#30475;?#25511;制力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姓王的一个表情,一句话,往往就能挑的自己怒火蹭蹭蹭的往上窜,俏脸含煞的说:“姓王的,麻烦你说话文雅些。本小姐感慨一下人生关你什么事情?”

    “是?#36824;?#25105;的事情。”王?#24191;?#25042;的躺在了沙发上,挥手说道:“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麻烦你可以走了吧?”

    ……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
<noframes id="xzrvv"><ins id="xzrvv"><span id="xzrvv"></span></ins>
<del id="xzrvv"></del>
<cite id="xzrvv"></cite>
<th id="xzrvv"><del id="xzrvv"><noframes id="xzrvv">
<cite id="xzrvv"></cite>
<noframes id="xzrvv"><progress id="xzrvv"><dl id="xzrvv"></dl></progress><ins id="xzrvv"></ins>
体彩20选5奖金 内蒙古时时彩号吗统计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nba比分赛事 亚洲彩票投注平台 劳尔皇马总进球 年马会一肖中特三码准 山东11选5软件破解 体彩北京11选五 代玩好运快3犯法么 极速快3彩票下载 福建快三开奖号码查询 六肖中特准免费资料 平注技巧 浙江十一选五任八